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奇异玉简
    身为曾经的至道强者,虽然张百仁仅仅只做了几个月的至道强者,但对于至道的威能、玄妙,他在清楚不过了。

    在他眼中,此时的观自在修为或许及不上至道,但若论神通手段,即便至道高手当面也未必不能与之争锋。

    观自在身形妙曼逐渐走远,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背影,消失在水天之间。

    看着河水中面带绝望之色的水妖,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立在河面,青木不死神功意外进阶,又多了些许玄妙,张百仁有一种感觉,此时就算将自己大卸八块,只要不击碎脑袋、心脏,自己就不会死亡。

    感觉仅仅只是感觉,有的时候感觉特准,有的时候感觉也就只是感觉罢了,真的相信会将自己活活给坑死。

    “所有水妖抓捕干净,差人将水府内的宝物送上来,大家将水神的宝物分了”张百仁一步迈出,河水自动辟开,只见其一步步领着军机秘府众人向河神府邸而去。

    上次一役,真水玉章在白帝府邸内吸纳了多少种真水,张百仁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此时操控起水流来举重若轻毫不费力,不然之前的伏波咒也不会有如此威能。

    有归顺的水妖在前面领路,直接进入水神大厅,张百仁目光扫过大厅内的装饰:“所有宝物尽数搬走,一部分人去库房搜刮,带本都督去水神修炼密室。”

    水妖点头哈腰,领着张百仁一路上弯弯绕绕,来到了一座假山前:“大人,水神修炼密室就在假山中,入口打开的方法小人不知。”

    张百仁点点头,一抹剑光迸射,屠龙剑插入了假山内,犹若刀切豆腐般,山石化作块块整齐的豆腐跌落。

    没有想象中的机关,一路直接来到密室最深处,却见墙壁上悬挂着一尊尊水晶,角落堆积着各种数不清的杂物,亦或者说是宝物。

    上好的明珠、上了百年的珊瑚石,各种海中奇珍数不尽数,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看不出底细的宝物。

    扫过那宝物,虽然价值连城,但都不被张百仁看在眼中,非张百仁所需求之物。

    “看来是我想多了,区区一位小神,又能有什么好处?不过一些凡俗中的宝物罢了”看着眼前的堆堆杂物,张百仁脚掌一动,感觉有些硌脚,低下头却发现一道铺开的木简正垫在自己脚下。

    “不是木头”张百仁一眼扫过脚下木简,本来正在漫不经心的四处打量,但忽然间却来了兴趣,弯腰将木简捡起来,放在手中观摩。

    木简上蒙了一层灰尘,看起来呈现土黄色,本以为是木头,但细细打量却知道,这书简绝非木头,非金非铜非铁亦非钢,看不出什么材质,但拿在手中却有一种沉重的感觉。

    拿出一块丝巾,缓缓擦掉书简上的灰尘,只见一道道高山、水流浮现于眼前。

    看了一会,张百仁面露沉思,想了许久也辨认不出这宝物的来历,但总归是一件宝物没错了。

    “寻常宝物落在我手中,若仔细盘寻一圈,总归能找到一些跟脚亦或者线索,像是书简这般的宝物,我还真第一次见到”张百仁小心翼翼的将书简收起来,眼中带有一股怪异之色:“也不知这书简是何来历,但材质却端的不凡,回去还需好生研究一番,这般奇异之物必然有些好玩的地方。”

    将书简塞入袖子里,张百仁继续在府库中行走,因为书简的原因,在府库中转悠了许久,但却在没发现合心的宝物,张百仁走了一圈后退出去。

    此时陆续有军机秘府高手进入水府,大肆搜刮水神府库内的各种宝物。

    过了三个时辰,一箱箱各种宝物运送到船上,水神府邸搜刮一空后,才见张百仁登临船头,俯视着下方的水妖,手中拿着一卷木简,看向下方瑟瑟发抖的群妖,对着那螃蟹精摆摆手:“你且过来。”

    “大人,不知有何吩咐”闻着锅里的香味,螃蟹精瑟瑟发抖。

    “你表现不错,可愿归顺朝廷,替朝廷掌控附近方圆三百里的白帝府邸山脉、水域?”张百仁声音威严,异常凝重。

    “嗯?”螃蟹精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莫非你不愿意”张百仁从鼻子里挤出了音调。

    “愿意!愿意!小妖愿意!”螃蟹精‘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激动:“小妖愿意!小妖愿意!”

    只要不是傻子,就都愿意接受神位。

    神位不单单意味着正统,更意味着长生!

    得神位者长生不死!

    “赐你五神御鬼**一卷,望你好生修行,替朝廷看守白帝府邸,莫要叫人惊扰了白帝大人的安宁”张百仁示意,有侍卫端着木简走下去。

    至于说神位,此地群雄汇聚,张百仁当然不会现在就赐下去,等这螃蟹精什么时候修为在做提升,亦或者练成五神御鬼**后,在赐下也不迟。

    若此时直接将宝物赐下,待朝廷撤退后杀人夺宝惨剧便会上演,神位涉及到长生,谁能面对这种诱惑?

    “小妖必然誓死效忠大人!誓死效忠朝廷!”螃蟹精感激涕零。

    恭敬的接过五神御鬼**,螃蟹精恭敬的退下,张百仁扫视全场所有妖兽:“尔等可愿投靠朝廷,接受朝廷管束?”

    万类霜天竞自由,除非脑袋抽筋了,不然谁会愿意被人给束缚管住?

    不过看着寒光闪烁的钢刀,那只妖兽敢说一个‘不’字?

    “我等愿意归降朝廷、愿意归降都督!”群妖齐刷刷的伏倒在地,面对着生死存亡,没有妖兽会选择所谓的傲骨。能开灵智、修得妖法已然不易,若非情非得已,哪个愿意死亡?

    “好,既然如此,那本都督就赦封尔为大将军,你等受我朝廷符诏,日后尊我朝廷号令!”张百仁拊掌称赞。

    正说话间,远处旗幡招展,一队大船徐徐而来。

    “来者何人?”有军机秘府侍卫起步上前呵斥一声。

    “我等乃衡阳官府人马,船上的乃是衡阳刺史,听闻都督前来特意过来拜见都督”有官差应答了一声。

    “大人,衡阳刺史来了”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双方的问话。

    “请衡阳刺史过来,好歹也是主政一方的大员,能来拜会本官也是给脸,不能推拒出去”张百仁转身走向船舱:“剩下的事情你们看着处理吧。”

    左丘无忌抱拳一礼,张百仁来到船舱,不多时就听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听闻都督来此,下官特来拜会,还请都督莫要觉得下官冒昧。”

    “大人说哪里话,本官来衡阳公干,理应拜会大人这位父母官才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张百仁主动起身出来迎接,却见一位发丝略带花白的中年男子走进。男子高额头,鼻孔比寻常人大了一号,双手指节宽大,看起来格外引人注目。

    “都督有礼了”衡阳刺史放低姿态,按理说就算大都督降临,也未必能叫衡阳刺史这般讨好,但官职并非一切,决定一切的是其手中权柄、受宠的程度。

    “下官贸然来到衡阳,还要大人多多照应”张百仁还了一礼,双方分主次落座。

    衡阳刺史苦笑:“都督上次来衡阳,理应提前和官府打过招呼,虽然有门阀世家、湘南本土势力肘制,但官面上的力量不容违逆,绝对不会发生那种事情,都督太过于冒险了,本官想想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