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打赌观自在
    “你倒是不客气,这壶琼浆乃我亲手炮制,天下间绝无仅有,你可要小心点喝”观自在瞪了张百仁一眼。

    酒杯端起放在鼻尖,轻轻嗅了一口,张百仁已然感觉微醺,体内大药居然在瞬间增长了三倍有余。

    仅仅是酒气便有如此神效,面对着手中琼浆,张百仁忽然失去了喝下去的勇气。

    “好酒!我却只能闻不能喝,阁下未免太过于欠缺诚意”张百仁手指捻着酒杯,咽了咽口水。

    观自在不语,只是挑拨炉火,二人端坐在凉亭中不语。

    过了许久,才听观自在道:“大隋气数将尽乃是天数,都督一代人杰,何苦看不开?”

    “你说大隋气数将近,我却说大隋气势连绵万世不倒”张百仁闭着眼睛声音犹若喃呢。

    “门阀、世家、江湖草莽,你如何去应付?这股力量联合起来足以颠覆大隋的江山,大隋即便气数未尽,此时也应该散尽了”观自在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我知道你的性格,宁折不弯的主,本座在湘南的布局绝对瞒不过你。”

    张百仁静静的听着,待感觉到观自在将一杯琼浆饮入腹中之后,才霎时间豁然变色,面露动容,观自在的修为比自己想象中要高深得多。

    “不如贫道与都督打个赌如何?”观自在放下酒杯。

    “如何赌?”张百仁睁开眼,瞧着烟雾笼罩的山野,眼中满是感叹,大自然的美妙绝非常人能理解。

    “湘南白莲社的势力,你暂时莫要动,如若大隋灭亡,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了贫道”白莲社主笑看着张百仁。

    “若大隋一直安稳,万世长存呢?”张百仁看向白莲社主。

    “那我白莲社永远都只是大隋的臣民,只要大隋存在一天,我白莲社便永无二心”观自在面色郑重。

    “不够!卧榻之地岂容他人酣睡!”张百仁摇了摇头。

    “你我赌三十年,三十年大隋必然灭亡。若三十年后大隋没有灭亡,贫道解散白莲社,臣服于都督麾下”白莲社主脸上烟雾朦胧,唯有一双眼睛精光迸射,令人不由得心神为之所摄。

    “三十年”张百仁面色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若三十年内大隋灭亡,湘南便属于白莲社了,赌约自然是本都督输了!”

    张百仁端起酒杯,轻轻一嗅:“若单单如此,却还不够,你还需助我清洗湘南道的武林、法界,所有不轨之辈尽数诛杀,此事于你也好,对我来说也罢,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事情。若能清洗湘南异党,日后若大隋真乱,你白莲社也可占尽先机。”

    “此事成交”白莲社主面带笑容:“甚至于贫道还可与都督结下盟约,若日后大隋乱,贫道可以与都督达成盟约,共同面对天下强敌。”

    “哦?你如此高手,也想与我盟约?”张百仁面露惊奇之色。

    “有什么不对吗?距离大隋灭亡还有十几年,足够你成长为一代高手了,这天下并非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先有禹王鼎现世,后有白帝府邸出世,在暗中不知多少上古隐秘宝藏俱都已经一一重出世间,未来天下英豪并起,真正不朽之机已经降临,未来的大门已经在缓缓打开,某些老家伙也开始转世投胎了”说到这里,观自在掐指一算,过了一会才道:“东华帝君转世在即,不知都督可有兴趣前去观礼?”

    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几乎可以追溯到比三皇五帝更遥远的时代,张百仁此时方才晓得之前哪里觉得不对劲,为何当年上古诸神、大能皆已经陨落,唯有东华帝君活到了如今。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的疑惑,观自在道:“东华帝君比较特殊,掌控长生之气,乃天下寿命最长的几人之一,不过为了等候今朝,已经苟延残喘几千年,现如今正要转世投胎,证就无上仙人果位。”

    张百仁一愣:“东华帝君不是仙人?”

    “谁告诉你东华帝君是仙人的?”观自在翻翻白眼:“理论上说,东华帝君乃介乎于凡人与神灵之间的奇特存在,和你说也说不清楚,你只需知晓东华帝君执掌着长生之气,寿命最长就是了,就算南极仙翁、福禄寿三仙也远远及不上。上古之时唯一证就仙道的只有广成子一人,广成子之前成就仙道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仙人!

    这不是张百仁第一次听闻这个称号。

    至道阳神虽然可以永生,但却会有种种劫数,也会陨落,唯有真正仙人才会永恒不朽,长生不死万世不灭。

    “上古仙人何在?”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眼前的观自在似乎知晓许多上古隐秘。

    仙人?

    观自在摇摇头:“仙人不朽、不磨、不灭,万古长存犹若九天浩荡烈日,我等于仙人来说不过蝼蚁罢了,只是一个刹那的景色,仙人存在于无穷宇宙,古往今来,亦或者就在你身边也说不定。”

    “广成子!”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自己得了广成子传承,不知能不能成就仙道。

    “也有人说广成子失败了,广成子已经转世投胎,谁也不知是真是假”观自在在旁边给张百仁浇了一盆冷水。

    “失败了?”张百仁眉头皱起。

    观自在沉默,看着远处的山川江河,过了一会才道:“除了道家三清祖师,世上再无仙人!广成子为皇帝师,当年带领人族披荆斩棘,自荒芜中杀出一片生天,得了一个时代的气运,或许广成子已经成道了。”

    “仙”张百仁低声喃呢。

    “你的格局太小,区区大隋不过历史潮流中的一个刹那,一朵浪花罢了,根本就不值一提,我辈修行中人,唯有长生久视才是根本的追求”观自在将酒水喝的一干二净:“东华帝君转世投胎已经开始准备,你若想要去观礼,尽管手书传信于我。”

    一只奇异玉佩递过来,观自在身形慢慢消散在天地间,化作雾气散开。

    深不可测!

    面对着观自在,张百仁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深不可测的感觉,关于白莲社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应该迟缓一些,至少也要等到先天神胎彻底转化为自己的神胎,孕育出属于自己的四道神灵法身之后,在做考虑也不迟。

    “目光太浅吗?”张百仁端着酒杯,扫视群山,过了一会才道:“仙道虚无缥缈,还是守护大隋江山来的实在,能叫天下百姓安康幸福,免去灾祸战乱,便是无量功德。”

    说完后端起酒杯,向山下走去。

    衡阳河道,十几艘官船在河面上飘荡,向着衡阳城走去。

    “大人今日见了都督,感觉如何?”师爷站在衡阳刺史身边问了一句。

    “杀伐果断,名不虚传。这回湘南怕是有难了,不知要死多少人,才能熄灭了这位都督的怒火”衡阳刺史无奈一叹:“杀性太大,本官即便坐在其对面,都感觉如坐针毡寝食难安。”

    “盛名之下无虚士”师爷也跟着感叹一句。

    正说话,忽然只见烛火下的影子扭曲,一道人影缓缓自黑影中走出来,一点寒芒照亮了黑夜。

    衡阳刺史宽大的蒲扇手臂猛然挥出,卷起层层音爆,向着那黑影打去。

    一阵交锋,不过持续了十几个呼吸,当二人停下手中动作,师爷已经死了,一把弯刀插在衡阳刺史身上。

    “为何杀我?”衡阳刺史嘴角紫黑色血液流淌:“为什么!”

    ps:盟主更第六更……手指好疼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