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屠戮
    观自在自称为道家的人,但行事手段狠辣,丝毫没有出家人的慈悲,张百仁只是说杀人,这厮到好,直接将人家打的魂飞魄散,你叫张百仁该说些什么?

    观自在修为高绝,化作烟雾消散在空中,留下张百仁站在院子里看着满院死尸,犹自还有余温带着温热。

    “今晚注定是杀戮之夜,今夜无眠!”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端起酒杯站在官船上喝着酒水。

    “大人,出动了一千五百军机秘府侍卫,神机弩一百把,就算是见神不坏强者也能将其逼退,不知大人在哪里弄来的神机弩,这玩意可是朝廷的禁品,墨家机关大师打造起来也是相当的困难”左丘无忌面带好奇之色。

    张百仁哼哼唧唧坐在庭院中不语,手中拨开一粒花生:“秘密!”

    听了张百仁的话,左丘无忌知道张百仁不想多说,也不再追问,只是轻轻一叹:“不知今夜过后,湘南会卷起多大风波。”

    “风波肯定很大,但至于究竟有多大效果,还真不好说,湘南此地民风彪悍,要么杀的对方心中畏惧,要么就会激起湘南武林更加强大的反弹”张百仁自袖子里摸出在白帝府邸附近水神府邸内得来的宝物,缓缓拿在手中开始把玩,拿出细软的黄色绸缎慢慢擦拭着宝物的本体,一层层污垢在缓缓被擦拭掉。

    左丘无忌告退,留下张百仁一个人在灯火下擦拭书简,随着一层层泥垢被洗刷,张百仁的眼睛逐渐瞪得老大:“我的天!”

    湘南衡阳城

    王家府邸

    深夜,王家家主与王家老祖端坐在大厅中,在二人身前摆放着一盘黑白厮杀惨烈的棋子。

    手指轻轻敲击案几,白色棋子在手中散发出细腻的光泽,王家老祖满头银发,在灯火下格外醒目:“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些不安。”

    “爷爷,湘南是咱们的地盘,就算那小都督来了又能如何?只要咱们愿意,管叫那小都督横着走出湘南”王家家主落下一枚黑色棋子:“朝廷都奈何不得我湘南,难道张百仁想要单单凭借一己之力便可逆改我湘南局势,未免太过于异想天开了。”

    “张百仁不可小觑”王家老祖磨砂着手中棋子:“这小子出道以来便不断搅起狂风闪电、血雨腥风,大隋为之震动,中土各大门阀世家对其恨之入骨,但那又如何?至今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不但活得好好的,反而越活越强大。”

    “爷爷,这里是湘南!到了湘南就要守我湘南的规矩,即便这小子也不例外”王家家主眼中露出一抹不以为然,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厉害?纵使是他听人说起过张百仁的种种威能,但只当做笑料罢了,无他……就因为这件事充斥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就像是一开始听人说能将一辆汽车掀翻般,你以为你是超人啊?但实际上确实是如此,确实有人能够举起一辆汽车。

    对面王家老祖眼皮子狂跳,猛然抬起头看向远方,然后阳神瞬间出窍。

    还不待阳神升空,虚空中一只袖子遮天蔽日,将陈家老祖的元神遮盖住,一只柳条抽来,只听得阳神一声惨叫,缩回了肉身中。

    “何人暗算于我?”王家老祖肉身一口逆血喷出。

    一袭白衣的观自在自虚空中走出来,脚下步步生莲缓缓来到庭院内,面色从容的走入大殿。

    “白莲社主”王家家主一愣:“你来我王家作甚?”

    “二位别来无恙”白莲社主声音轻柔。

    王家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白莲社主,暗中对王家家主道:“白莲教主忽然登门,并且一击将我创伤,怕是来者不妙啊!”

    听了老祖的话,王家家主心中一惊,面上不动声色的对着外面喊了一声:“还不速速上茶!”

    一语落下,庭院内寂静无声。

    观自在眼中露出一抹嘲讽:“别想着叫人过来,整个庭院除了你们二人,所有人都已经成为了死尸。”

    “什么?”王家家主与王家老祖悚然一惊。

    “为什么!”王家家主‘腾’的一下站起身:“为什么?我王家可曾与白莲社有过冲突?”

    “王家与白莲社不但没有任何冲突,反而时常供奉,我白莲教崛起王家出了不少财力物力”白莲社主面色坦然。

    “既然没有对不住白莲社的地方,那不知社主为何灭我王家满门”王家家主呲目欲裂:“为何?”

    “因为有人想要你们的命,但偏偏那个人的命令我又无法拒绝,所以只能委屈你们王家了,王家树大根深,你们尽管放心,作为对于王家往日支持的回报,本座会给王家留下血脉的”白莲社主面色淡然。

    “混账,我与你拼了”王家家主纵身跃起,卷起层层音爆,向着观自在胸口打了过去。

    一只洁白、细腻、无暇的手指缓缓屈起弹出,时间似乎静止,哪一只手指穿破了重重音爆,轻飘飘的落在了王家家主的额头上。

    王家家主如遭雷击,身子猛然一抖,在惯性的力量下撞在了远处的假山上,一头栽入湖水里。

    看也不看王家家主,在自己当头棒喝之下,王家家主纵使是易骨大成武者,也必然魂飞魄散下场。

    “我与你拼了!”王家老祖周身神光迸射,便要驾驭着元神出窍。

    “临!”观自在口中呵斥了一声,时空仿佛凝固,王家老祖的元神居然被镇压于体内迟迟无法出来,肉身似乎化作了一个磁石,不断黏着王家老祖的魂魄,眼睁睁的看着观自在一只手掌缓缓伸出,动作轻柔无比,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孩子。

    “砰!”

    冥冥中一声巨响,王家老祖只觉得一阵晕眩,下一刻陷入了无边黑暗。

    白莲教主站在王家客厅中,然后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慈悲:“尔等作恶多端,今日正好借助军机秘府的名声斩了,也算为被枉死的百姓出一口恶气,只可惜这些百姓的感恩戴德香火之力便宜了张百仁,本座只能发些凡俗财物。”

    搜刮了王家的宝库,观自在脚步不停,继续向下一处走去。

    与此同时,暗夜中一群群黑衣人影迅速在大街上走过,不断飞檐走壁在墙壁上来回穿梭。

    “前面便是刘家府邸了,衡阳刺史的死亡与刘家脱不开关系,都督有令,陈家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府中除了妇孺之外,所有男性一个不留,陈家血脉斩尽杀绝”有一位千人长眼中冷光闪烁:“神射手暗中戒备,其余人随我杀进去,屠戮陈家满门。”

    “砰!”

    与观自在的温柔相比,军机秘府就霸道许多,只见军机秘府高手一刀轰碎了陈家的大堂,然后就见众侍卫一窝蜂的冲入刘家,不分老幼只要是男性便一刀落下,了结了对方性命。

    “何人胆敢来我刘家放肆!”刘家好歹也是当地大族,府中绝对不缺高手,一道道音爆卷起,向军机秘府的高手冲来。

    “结阵”

    一声令下,身后的军机秘府高手瞬间结出兵家战阵,将刘家的侍卫纷纷困住,然后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军机秘府高手俱都是万中无一的好手,能被选入巡天司然后再由巡天司选入军机秘府,这层层选拔极为严格,不单单本事过人,更要有一颗超乎常人的头脑,一颗誓死效忠大隋的热血之心。

    所有加入军机秘府的侍卫,都会得到朝廷全力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