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大都督印信
    天下间的灵物、妖兽,还能有比蝎子精更强大、更有灵性、更有价值的吗?

    看着手中的蝎子精,张百仁眼中放光:“小家伙,你整日里吃我的、用我的,该为我出力了吧?下次若遇见气机不对之人,你还需提醒我。”

    “知道了主公!”蝎子精委委屈屈的道。

    听了蝎子精的话,张百仁面带笑容,眼睛扫视大内皇宫一眼,回转自家府邸。

    刚刚来到府邸,就听左丘无忌道:“大人,王通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通?他来做什么?”张百仁一愣,心中思忖间向着大堂走去。

    尚未走入大堂,就见王通端坐在大堂中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不得不说大儒的气势确实非同寻常,张百仁一眼看去只觉得浩然之气扑面而来,好在自己体内有神胎相助,又有血肉护持,不然在王通面前必然会被其气势压制住。

    “王先生登门,小子府中蓬荜生辉,不知哪路春风将先生吹来了”张百仁脸上带着笑容,一边走着双手抱拳一礼。

    见到张百仁走进来,王通站起身回了一礼:“都督如此却是折煞老夫了。”

    双方见礼,有侍女捧上香茶,张百仁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然后一双眼睛看向王通:“先生如今气色更胜往昔,气势逼人,周身带有法令气息,想来修为已经更进一步,不知距离圣人大道还差多少。”

    听闻张百仁所言,王通一阵苦笑:“你小子这不是打老夫脸嘛,圣人之道岂是那么简单,想要成圣必须要立言、立功、立德,老夫于天下苍生虽有功绩,斩妖除魔,立下德行,但距离立言还差得远呢!”

    立功、立德只要努力有机会,说难不难说容易不容易,说到立言乃是天赐灵机,具有不朽之功,一言立而流传天下,万世不朽!此谓之立言!

    再张百仁看来,立言已经是至道阳神境界,儒家圣人与道家的至道应该是一个境界。不过对于儒家张百仁接触不多,所以这种划分是否准确他也说不好,不过儒家修炼精神境界,同等境界下多有克制其余各家法门。

    大儒王通乃儒家大儒,道门的伪阳神真人在其面前只能退避三舍,双方之间乃压倒性的压制。不论儒墨法道兵也好,还是其余各种偏门也罢,至道之前俱都分强弱、高下、生死。一旦突破至道,便是天难灭、地难葬的神魔境界,已经跨越超脱了生死轮回界限,虽有强弱但却没有高下。

    至道境界何其难也,纵使王通也只能望而兴叹!

    张百仁沉默,王通道:“老夫今日来此,是劝谏都督的。”

    “嗯?”张百仁一愣。

    “湘南的事情,老夫已经听说了”王通脸上满是唏嘘:“大小家族二十几个,死了不知多少人头,先生手段未免太过于狠辣,那些妇孺何其无辜?只怕都督如今剑走偏锋,入了左道。”

    听了王通的话,张百仁动作一顿,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唉!”

    张百仁一声长叹,然后无奈道:“我也不想啊,只是此事半点不由人!我若只诛杀主谋,我且问先生,那主谋之人的亲属、兄弟、朋友是否恨我?日后若有机会是否会找我报仇?”

    这话没法接,王通愣在那里看着张百仁不说话,张百仁自顾自道:“我若不心狠手辣,日后这些家族内出现什么天骄来复仇,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王通觉得张百仁的话语不对劲,却也不知该如何辩驳。

    张百仁继续道:“我将各大家族主家斩尽杀绝,那些支脉却留了一线生机,先生道我为何如此?为何不将所有人都斩尽杀绝?”

    听了张百仁的话,王通下意识道:“为何?”

    “因为本都督不想在起杀戮啊!”张百仁无奈一叹。

    古时候门阀世家的嫡系与旁系关系并没有那么好,众位旁系巴不得嫡系都死光,然后占了嫡系的财产。至于说复仇?有机会或许会复仇吧。树倒猢狲散,主家一死,所有麾下势力作鸟兽散,门阀世家已经完了。

    “都督高义!”王通虽然觉得不对劲,但却不得不违背心思来夸赞张百仁一句,张百仁心中嘿嘿一笑,知道王通被自己绕蒙了,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如今儒家蹿为大隋第一势力,不知先生有何感想?”

    造纸与活字印刷术两大杀手锏,外加科举考试彻底打破门阀世家的垄断,儒家兴起已经无法阻挡,诸子百家面对儒家纷纷退避,儒家各类天骄开始喷井式的爆发。

    “气运之下好修行,就连对于经意的领悟,都比平日容易了不少。都督被我儒家尊为‘师’,为天下儒家气运的开创者,若都督肯入我儒家,必然可以成就圣人之位”王通眼中满是唏嘘,话语中带有一抹诱惑:“都督的路走偏了,不如弃了剑道转修我儒家**如何?”

    听闻此言,张百仁只是笑了笑:“可能长生否?”

    王通笑容一僵,儒家最大的短板就是寿命,道家也好武道也罢,都可以修炼灵魂或者打磨气血来延续寿命,唯有儒家最尴尬,只能修炼那一股浩浩荡荡的精气神,也俗称为浩然正气。

    “长生!”王通感慨一句果断闭嘴,与张百仁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大通,然后留下王通吃过晚饭,才将其糊弄过去。

    走出了张府,王通上了马车,摇头晃脑的来回琢磨:“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上来。”

    打发了王通,张百仁才长出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水后方才消失在密室内。

    第二日天刚刚亮,就听一阵雄鸡啼叫,张百仁穿好衣衫开始处理各种事物。

    “大人,还请大人接受印信”门外传来骁虎声音。

    在奏折中抬起头来,瞧着萧家兄弟,张百仁愣了愣:“什么情况?什么印信?”

    骁虎满面兴奋的端着托盘自骁龙身后走出来,托盘上盖着一层红绸布,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大人猜测里面是什么!”骁虎嘿嘿一笑。

    张百仁诧异的看着骁虎,这小子居然还敢卖关子:“本官又没有透视眼,如何知道托盘里装的是什么!”

    “大人,这里面装的是印信,下官在外面不是说了嘛!”骁虎将托盘放在张百仁案几前。

    “印信?什么印信?”张百仁缓缓扯开绸缎。

    “这是当年杨素大人留下的印信,当年杨素身死,军机秘府大都督一职便空缺下来,杨大人麾下的势力也隐匿入暗中,这股力量便被雪藏起来。都督在湘南做下的事情大快人心,娘娘知道都督手下人手不够,又被陛下扁职,于是便寻思将当年杨公留下来的的势力交托与你,也能发挥出更大的效用。也就是说都督如今是没有大都督头衔,但却有大都督实权的存在,手下实力何止膨胀了几十倍上百倍”骁龙在一边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听闻此言,张百仁顿时眼睛一亮,拿过那印信以及名册,眼睛仿佛一颗小星星。

    张百仁虽然将木简传遍天下,而且天听中人也准备散出去,但一切都在搭建之中,没有个三五年绝对难以发挥出其作用,眼下接受了杨素生前留下的势力,对于张百仁来说可谓是及时雨。

    “替我谢过娘娘”张百仁面色激动道。

    ps:盟主更第十更加更完毕,感谢“半夜无声匿鬼神”同学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