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七十章 李世民与春归君
    “在下将李公子请到这里,自然是为了给李公子一场造化”春归君背负双手,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李世民。

    “造化?”李世民面带疑惑。

    “我若没看错,李公子必然修炼了一门天子武学”春归君收回目光,看向远处窃窃私语的人群。

    “什么!”李世民闻言勃然变色。

    天子不能修道,但却可以修炼武术。

    “凤鸣岐山!”春归君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世民,口中吐出几个字。

    “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李世民勃然变色,眼中杀机缭绕,天子武学除了天子之外,其余人修炼乃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自己修炼天子武学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真没想到,周武王的凤鸣岐山居然被你学了去”春归君脸上满是感慨。

    “你怎么知道!”李世民面色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

    “我怎么知道?在下家族流传于上古,对于上古隐秘自然知晓一二,李公子虽然气机内敛,但却依旧瞒不过我。李公子也莫要慌张,在下说了今日来此是为了送公子一场造化,当今天子修炼的乃是天子武学,又有天子龙气加持自然无敌于天下,公子潜龙命格,若想取而代之非要将这凤鸣岐山修炼至大成不可,非大成无可对抗帝王,难以改朝换代,而想要将天子武学修炼至大乘境界,眼下便是一次机会”春归君不紧不慢道。

    李世民闻言面色阴沉变幻不定,过了一会才对着春归君一礼:“还请先生教我,在下愿意拜先生为师!”

    “李公子快快请起”春归君扶住李世民。

    李世民却是不肯起来:“还请先生收下世民。”

    上下打量着李世民,春归君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若想拜我为师,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你还需应了我一件事。”

    “什么事?先生但请吩咐!”李世民斩钉截铁道。

    “将鼎炉内的小子给我杀死”春归君眼中露出一抹杀机。

    “鼎炉内的小子?”李世民一愣:“阁下莫非说的是张百仁?这小子落入鼎炉,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何须再出手?”

    春归君摇摇头:“错了,这小子非但没死,反而成了一场惊天造化,世上强者虽多,但想要杀死他却是千难万难,只要李公子应了此事,收下李公子倒也未尝不可。”

    “张百仁没死?这都杀不死他?”李世民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道:“阁下不知,张百仁与我李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事在下应了。”

    “好,那我便收了你这徒弟”春归君点点头。

    “世民见过先生”李世民对着春归君恭敬一礼,心中暗道:“这春归君来历深不可测,我的凤鸣岐山面对着他居然被压制住,此人必然有大本事,就算杨广的天子龙气也压制不得我,今日凤气被压制还是头一遭。”

    “今日正好送公子一场造化,当年禹王与一位上古大神通者大战,诛杀不得只能将其镇压于此地,步以周边八百里地脉,汇聚八百里龙气,生成了三条龙脉暗部三才,恰巧当年真龙陨落于此,有龙气与之相合,大地龙气化作了真龙之气”说到这里春归君道:“你的凤鸣岐山机缘便到了,素闻龙凤祥合,你当可借助这三条龙脉调和凤气,破开命格枷锁,武道修为借此机会踏入见神不坏或许也有那么几分希望。”

    听闻此言,李世民顿时面色一动:“还请先生指点?”

    “你且随我来,老夫恰巧知道龙穴所在”春归君前面领路,李世民在后紧紧跟随,二人避开众人耳目来到山谷深处,却见此地鸟语花香芝兰遍地,好一处人间仙境,各种灵药比之洞天福地也不逞多让。

    看着那遍地灵药,李世民目瞪口呆,正待弯腰去挖取,却听春归君道:“莫要浪费时间,真龙之气才是郑重之中,你若能得了真龙骨骼将其锻造成兵器,日后天下大可睥睨纵横。待你吸纳了龙气,除掉鼎炉中的小子,才算是大功告成。”

    进入洞穴,却见这洞穴并不隐晦,反而干净宽敞,溪水潺潺,空气中一股莫名契机流转,勾动着李世民体内的凤气。

    见到李世民面带不安正要压制,春归君道:“莫要压制,正好借助龙气修炼。”

    李世民闻言二话不说,立即拉开架子,开始演练武道,霎时间空中暗流涌动,虚空中一道道龙吟响起,与凤气缭绕做了一团,灌注于李世民骨骼之中。

    锻骨,锻骨大成,锻骨圆满!

    如今李世民岁数比之张百仁差不了多少,但却已经易骨大圆满,若说出去能叫人掉了一地下巴。

    即便易骨大圆满,李世民也不停止,而是继续演练武道,吸纳空气中的龙气。

    看着李世民,春归君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掌一伸只听得大地隆隆,一道枝桠破开大地,卷出一根晶莹剔透的脊骨。

    沧海桑田,当年的真龙也仅仅只剩下一根脊骨了!

    “这根真龙脊骨可镇妖邪,你若时时佩戴在身上,时刻受到加持,日后根基深厚,必然成为见神不坏第一人”春归君开口。

    李世民停下动作,看着晶莹剔透的龙骨,面上闪过一抹激动之色。

    “可惜了,弟子愚钝,难以悟透见神不坏的关窍”李世民叹了一口气。

    “时间的问题而已,机缘到了便可水到渠成”春归君将龙骨递过去,李世民小心用衣衫包好,挂在身后。

    “走吧,龙脉被你吸收的一干二净,正好趁机收取禹王鼎,将那小子镇杀,只希望那小子此时没有练成句芒真身,不然想要杀死他可就要多花功夫了”春归君转身便往外走。

    “句芒真身?”李世民疑惑道。

    “世间有真神,句芒为春之神,为生之神,掌握春之力量,可以逆夺造化号令天下草木为己用,这小子若练成句芒真身麻烦可真是大了”春归君向着外面走去。

    “先生,不知那鼎炉内的绿光是什么东西?”李世民好奇道。

    “鼎炉内的绿光乃当年句芒陨落之时一滴血液成了气候,和禹王大战于此地,最终被禹王镇压;那血液出身于句芒,掌握了一部分‘春’的力量,只要天下草木不绝,血液便可借助草木之力重生,最终禹王无奈,只能将其镇压”春归君面带感叹,眼中闪过一抹仇恨。

    却说场中,李世民与春归君去了小半个月,场中众人已经去了大半,但却依旧有人在场中啧啧不倦的等候。

    “公子!”看到李世民,李家侍卫立即上前,眼中闪过一抹放松。

    “无妨,本公子得了一场造化。这位春归君乃本公子新拜的先生,尔等日后不得对先生放肆”李世民介绍了一句春归君,然后一双眼睛看向鼎炉,却见此时鼎炉内的绿色火焰在逐渐稀少,一股莫名气机慢慢逸散。

    感受到这股波动,春归君顿时面色一变:“李公子还不速速出手,这小子怕是成了!”

    “我怕敌不过那绿光”李世民略带迟疑。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李世民乃千金之子,可不想冒险。

    “你有凤气护体,又有真龙骨骸加持,这绿光乃是死物,又有老夫在一边协助你,足以叫你收取了这禹王鼎”春归君面色如常。

    李世民闻言深吸一口气,周边众侍卫见到李世民被说动,俱都是勃然变色,纷纷出来阻止:

    “公子不可,这绿光玄妙莫测阴狠霸道,一旦出现意外只怕悔之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