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七十二章 五神御鬼大法的厉害
    “凤凰涅槃”

    瞧着李世民生机恢复,伤势复原,张百仁顿时瞪大眼睛。

    “没错啊,李世民被自己夺取而来的生机依旧在自家体内,并没有流转回去,那李世民在哪里来的力量令自己瞬间复原?”感受着自己抽来的十年生机,张百仁顿时目瞪口呆。

    “这怎么打?”张百仁愣住了。

    台下

    春归君轻轻一叹:“若能将真龙骨化作凤凰血,这小子必然可以练成不死之身,到时候谁都杀不死他!真龙骨终究与凤鸣岐山不配套,能发挥出的力量有限。”

    “我不信”张百仁咬着牙齿,再次一掌向李世民打了过去。

    对于张百仁的攻击,李世民并不畏惧悍然还击,猛然纵身跃起又一式武道打了出去:“有凤来仪!”

    “砰!”

    这一次碰撞张百仁倒退三丈站稳跟脚,感受着摄取而来的生机,瞬间将其吸收化作自家养分,对面李世民再次施展凤凰涅槃。

    然后张百仁傻眼了,他终于知道拓跋愚面对自己青木不死之身的感觉了,对方打不伤战不败,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张百仁老夫送你上路,没想到这你都不死,看来今日老夫只能亲自送你上路了”拓跋愚的声音传来,在山谷内卷起滚滚音爆。

    “小子,老夫对你的青木不死真身颇感兴趣,交出青木不死真身,否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假和尚紧随拓跋愚身后。

    “诛杀朝廷走狗,今日务必不能叫这狗贼走脱!这狗贼不知害了多少江湖儿女性命,咱们今日齐心协力将这狗贼留在这里”下方有人开始煽风点火。

    “留下禹王鼎!”

    看着四面八方蠢蠢欲动的高手,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他就算在托大,也绝对不敢独面群雄,尤其还有拓跋愚假和尚这等高手。

    扫了纳兰静一眼,张百仁对着下方的群雄轻轻一笑,身形就那般消失在了场中。

    “木遁!该死的混账!”春归君面色阴沉下来,对方句芒真身小成,能施展木遁并不奇怪。

    “大家追!这小子跑不远!”群雄呼喝,呼啦啦啦的向着山谷外追了过去。

    “先生”瞧着远去的群雄,李世民看向春归君。

    春归君面色凝重:“这小子练成了句芒真身,想要杀他简直难如登天,除非有特殊功法才能克制,比如说磐石功……你的凤鸣岐山勉强能保持不败,真龙骨终究比不得真正凤凰,你若是能获得凤血,这天下除非上古大神复活,不然没有人能杀得了你!”

    “凤血”李世民面色一变:“凤凰早已消失几千年,别说凤血就算是凤凰毛都找不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老夫这里倒是知道一点线索,未必没有机会”说到这里春归君道:“行了,咱们先回去吧,这里是无尽丛林,想要诛杀他难如登天,日后想办法将其引入沙漠亦或者诓骗入水中、火中或续有几分机会。”

    “这小子当真这么强?”李世民有些不服。

    春归君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想要杀他,非天地庚金至道之物不可,亦或者是天地间奇异火焰,这小子修炼神通主木,能克木者为金、火或者奇门。”

    李家的人走了,众人向着张百仁离去方向追赶而去,纳兰静面色凝重的立于场中,一边侍卫道:“小姐,咱们怎么办?”

    “该死的李家!”纳兰静狠狠道:“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禹州落在先生手中是不要想了,咱们暂且回去再想办法。”

    密林中

    张百仁缓缓穿梭,一双眼睛扫过丛林,对于身后道道的气机犹若隔岸观火看得分明。

    “这些混账,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张百仁脚步顿住,面带冷笑,一股莫名气机流转而出:“就叫你们尝尝草木皆兵的滋味!”

    丛林中

    一群人正在快速追踪,忽然一根枝条猛然伸出将其中一人捆束住,只听得一声惨叫,那枝条居然伸出根须将此人生机吸纳的一干二净。

    亦或者地上突然钻出树根将人洞穿,血液浸染整片丛林端的恐怖。

    丛林内树木防不胜防,一时间各路武者死伤无数,即便是小心防备,却也狼狈不已。

    听着丛林内的惨叫,春归君眉头皱起:“都是易骨强者,千军辟易的存在,居然还这般容易被人算计,一群窝囊废。”

    话语落下脚掌一跺,丛林再次回复宁静,所有杀机瞬间内敛。

    张百仁不知丛林内之事,他此时已经拿住困仙绳登临悬崖,瞧着远处旌旗招展的大队人马,晓得自己赢了。

    朝廷大军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军中那一把把寒光闪烁的神机弩。

    远处有道人围观,监视着朝廷大军的一举一动。

    “大人”左丘无忌迎了上来。

    “禹王鼎已经到手,只是其中出了不少岔子,咱们速速回归京师,莫要在此地耽搁”一边说着张百仁调动五神御鬼大法。

    附近某一家道观内,正在昏昏欲睡的老道士忽然神情飘忽,阳神居然离体而去向着峡谷而来。

    同一时间

    七八位修炼了五神御鬼大法的道人纷纷阳神出窍降临此地,一道道神通毫不迟疑向着峡谷轰击而去。

    “洪继子,你莫非疯了不成”有武者抓拿绳索攀登到一半,看着打落的神通,顿时一阵惊呼。

    “砰”

    绳索断裂,武者坠入下方山崖,不死也要脱层皮。

    “洪继子,你莫非失心疯了不成,怎么对咱们自己人动手”远处岸上护法的阳神真人面色一变,立即过来纠缠住,双方斗法打成一团。

    不单单是洪继子,此时陆续有阳神真人自天际而来,加入了场中的大战。

    五神御鬼大法的威能,终于开始逐渐显露于众人眼前。

    下方山谷

    春归君吸纳着天地间草木生机回复伤势,李世民面色阴沉的施展凤凰涅槃,看着被摔成肉泥的手下,还有缺胳膊断腿不断呻吟的手下强者,一张脸开始逐渐扭曲:“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偷袭我等?”

    没有人回答李世民、各大门阀世家的疑惑,一场大战就此上演,大概过了三五个时辰,才见出手偷袭的阳神真人一阵恍惚:

    “我怎么在这里?”

    对面拦截的阳神真人闻言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会问你自己?天知道你抽什么风!

    “这是哪里?老夫好生生的在道观打坐修行,怎么会到这里?任我行你这老不死的打我作甚!”那被五神御鬼大法控制的阳神真人转醒,瞧着打向自己的任我行,顿时一愣。

    对面阳神真人一口老血喷出来,打了半天你丫的还问我你为什么在这里?

    众位被控制的阳神真人逐渐转醒纷纷脱离战圈,瞧着场中的众人、形势,心中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到了这里,而且还莫名其妙和人打一场。

    此时各大门阀世家的阳神老祖也察觉到不对劲,那个任我行盯着对面道人:“应老怪,你搞什么鬼?”

    “你当真不记得自己如何来的?”

    “简直莫名其妙,神经病啊,居然和你们打了一场!咱们无冤无仇为什么打架?”

    “就是啊,尔等到底施展什么邪法将我等哄来的!”

    众人喋喋不休的喷着,忽然一阵山风袭来,场中气氛一阵沉寂。

    众位阳神真人对视一眼,俱都感觉到了那一抹诡异。

    “这几位真人莫非中了别人手段?”此时李世民灰头土脸的从山底爬了出来。

    “那也太可怕了!”有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