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返回塞北
    石破惊天!

    堂堂阳神境界高手居然在无声无息中被人家给控制了,莫名其妙的与人做过一场,这绝对是令人毛骨悚然惊恐至极的事情。此事若传出去,能震惊整个修炼界。

    阳神高手是什么?

    虽然只是伪阳神高手,但那也是能与见神武道周旋的存在,此时居然被人控制了,若不能查明其中的原因,只怕众人饭都吃不下,觉都睡不好。

    禹王鼎的事情自然被人抛掷于脑后,禹王鼎虽然重要,但却及不上自身出现问题令人惊恐。

    今日被控制的可以是几位阳神真人,明日便可以是自己,霎时间修道界人人自危。

    李二公子面色阴沉的站在断崖处,一边的春归君道:“禹王鼎既然落在此人手中,想要夺回却是难上加难,此人掌握袖里乾坤,又练成了句芒真身,即便花费代价将其拿下,朝廷日后若是追究起来,李阀也扛不住;既然此事吃力不讨好,倒不如就此打住,禹王鼎有九,这不过其一,还是你的武道修为要紧,老夫这里有些上古凤血的线索,不如先找到上古凤血练成真正的天凤朝歌,在与这小子较量也不迟。”

    “先生知道凤血的下落?”李世民顿时眼睛一亮。

    春归君点点头:“自然知道,不过想要将其掌控在手,还需花费巨量的人力物力。”

    “即便花费再大的代价也值得!”李世民眼中满是狂热:“只要能找到凤血,便可凭借天凤朝歌里的凤凰涅槃练成真正不死之身,到时候谁都杀不死我,天下之大尽可去得。”

    说完之后郑重的对着春归君一礼:“一切有劳先生了!”

    “无妨,我既然收你为徒,自然要好生教你,张百仁乃我心中一根毒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我自知此生无望,但你却不然。你有天子命格,一旦登临九五统摄天下龙气,无敌于世间,诛杀此贼不过弹指之间”春归君面色淡然。

    李世民拍着胸脯道:“先生放心,若世民能登临九五,必不会叫先生失望。”

    一行人走出山谷,李世民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使了个眼色,压低嗓子道:“派人去查查春归君的底细。”

    侍卫领命而去,李世民笑着跟上了春归君,不管此人有什么目的,自己先将凤血糊弄到手再说。

    此时峡谷大乱,自然没有人去追踪张百仁,却见张百仁被众侍卫护持着登临官船,然后扬帆起航向着洛阳城而去。

    “怪哉,这些家伙居然没有纠缠”左丘无忌面带怪异之色的站在船头。

    张百仁闻言笑了:“这些家伙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来找我麻烦,禹王鼎既然已经到手,此行算是大功告成。”

    说到这里,看着秋风笼罩的大地,树叶枯黄逐渐坠落,张百仁道:“禹王鼎暂且先放在我这里,尔等回京城复命,来年开春我在将王鼎交给朝廷。”

    “先生不回京城?”左丘无忌一愣。

    张百仁摇摇头:“回塞外避避风头,如今功法突破,许多微妙之处尚未掌握,有些事情还需请大将军指点一番。”

    说着话大袖一挥,却见一条小船落于江水之上,张百仁犹若一片落叶脚踏轻舟,化作离弦之箭消失在远处。

    涿郡

    如今刚刚入秋,塞外却已经有了几分寒风凛然的样子,与靡靡湿润的江南不同,塞外空气干燥舒爽,有一种令人头脑清澈的凉意在不断回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塞外风沙有点大,如今才刚刚入秋,却已经有灰尘扬起铺天盖地。

    一路上参悟句芒真身,祭炼着剑胎,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涿郡地界。

    “可惜了!”张百仁摇摇头,句芒真身虽好,但诛仙剑道乃是杀戮大道,诛灭万物,与春归大地的句芒真身恰好相反。施展句芒真身便动用不得诛仙四剑的剑胎,明悟此中道理之后张百仁差点哭了。

    句芒真身具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妙用,张百仁自然舍不得放弃,甚至于句芒真身的状态下张百仁敢和见神不坏强者叫板。

    “眼下诛仙剑胎尚未练成,诛仙四剑尚不能立起,句芒真身不可放弃,这或许是我保命的最大手段”张百仁想到了拓跋愚的一拳,将自己打得缺胳膊断腿,但却霎时间肉神回复活蹦乱跳,若非有青木不死真身,只怕自己当时凶多吉少。

    “句芒真身!不愧为魔神武学”张百仁感慨一句下了船头向城南庄园走去。

    缩地成寸,不过半刻钟城南庄园已经在望。遥遥的看着张百仁,过往的侍卫、仆役纷纷打招呼。

    “先生回来了”听了动静,张丽华最先跑出来,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欢喜。

    “丽华安好”张百仁来到张丽华身前,瞧着身姿动人,头发乌黑犹若锦缎一般的张丽华,一拳向对方肩膀拿了过去。

    “砰!”

    张丽华手臂仿佛是一双灵蛇,顺着张百仁的手臂锁住了咽喉。

    “不错!不错!”张百仁拊掌称赞:“丽华武道修为进步斐然,已然得窥易骨门槛。”

    “托先生的福”张丽华笑着让开路:“老夫人在大厅等着呢,先生今年回来的可是够早了。”

    “今年没事早点回来,打算寻一处闭关所在。我当年与孙思邈打赌闭关五年,许多事情还要提前准备好”一边说着走入大殿,张母已经站在大殿门口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

    见到张百仁进来,张母迎了上来:“有些黑了,想必在外面吃了不少苦。”

    这话一出张百仁鼻子一酸,随即笑笑:“哪里,孩儿整日里锦衣玉食不知多快活。”

    叙旧完毕,吃了张母亲自下厨煮的饭菜,张百仁与张丽华来到了地下密室。

    天听大本营

    看着苦修道法,闭目打坐的一个个孩童,张丽华在一边道:“这些孩子进步很快,在训练三五年便能撒出去独当一面。”

    “组建暗中势力,最重要的是训练、忠心,一定要训练成手,免得到外面被人家暗算掉,反而牵连了大本营”张百仁转身看着张丽华:“所以,此事一定要慎重,不途快,但一定要稳,出去的一定是顶尖高手。那些不合格、不达标的一定不能将就,必须要达标才能出去。否则堕了我天听威名则不美。”

    “先生放心,妾身记得呢”张丽华轻笑。

    巡查了一遍天听,张百仁与张丽华走出庭院,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天听灌注了张百仁很大的心血,未来五年时间自己闭关,天下大势便要靠天听在暗中掌控。

    组建一个大势力需要很多钱,但恰恰张百仁最不缺的就是钱。

    楼兰古国、各大密藏、水神府邸为张百仁提供了不可估量的财物,现如今张百仁最不缺的就是钱。

    来到竹楼,张丽华揉捏着张百仁的肩膀,此时张百仁低头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百仁身后的张丽华面色纠结,欲语还羞最终叹了一声没有说出口。

    “丽华为何叹气?”张百仁问了一声,打破小楼平静。

    张丽华摇摇头没有多说。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阵脚步声响起,门外传来侍卫通秉:“老爷,纯阳道观有人过来了,老夫人请您过去。”

    “嗯?纯阳道观?”张百仁眉头皱起:“来者何人?”

    “张斐……张大爷”侍卫迟疑了一下。

    “我这便宜老子又来作甚,还要请我过去?莫非金顶观又要玩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