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金简隐秘,杨广动作
    裴仁基走出大帐,留下张百仁在夜明珠下独自看着地图发呆。

    大军明日开拨返回洛阳城,可是张百仁心中却犹自不甘,眼下距离自己闭关的日子越来越近,本想着闭关之前集齐五行灵物,却不想燧人府邸居然是空府。

    燧人府邸可以是空府,那别人的府邸也有可能同样是空府。

    “不知时间还够不够,火行灵物顶尖的便是燧人氏钻出来的文明之火,除此之外纵观中华历史,不曾听人说有什么火属性灵物诞生”张百仁犯难了,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面色平静,似乎没有丝毫波澜。

    过了一会,张百仁低下头仔细的对比着手中金简与大隋地图,忽然手中动作一顿。

    “嗯?”夜明珠下,古铜色的金简上似乎有一层淡淡金光逸散而出。

    “怪哉!”张百仁一愣,金简并不是金色的,而是青铜之色。,看起来就像是用青铜串联而成的书简。

    “哪里来的荧光?莫非看错了?”张百仁将那金简拿开,遮掩住夜明珠的光辉,随即面色愕然:“确实是没有什么金光。”

    再将金简拿到夜明珠下,随即张百又是仁一愣,眼中满满愕然,在夜明珠的光辉下,金简上确实是有一层金光闪耀而出,将青铜色的书简照耀成了金青色。

    张百仁略作迟疑,好生将那金简拿在眼前细细打量,却是一层毫光自金简内投射而出,虽然不甚明亮,却也能察觉,若不细看绝对难以察觉到那一层微不可查的金光。

    “金光?莫非这金简外面包裹着一层青铜?里面也不知道是何宝物,居然有神光能透过青铜映射出来”张百仁心中一跳,能透过青铜照射处的光,那该是有多明亮。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腰间屠龙剑出鞘,慢慢在金简上缓缓削过。

    一层一层,细微的摩擦剥削,过了一会张百仁心头一惊,居然是土黄色的光华,这土黄色光华并不耀眼,但却偏偏能穿过那一层青铜,端的不可思议。

    尽管土黄色光华只是透漏出一层层缝隙,但张百仁却能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自土黄色光华内扩散而出。

    “法!这是法的气机!我从未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法!这金简定然是了不得宝物”张百仁手掌一个哆嗦,缓缓放下手中屠龙剑,手指触摸着缝隙,自夜明珠下将金简拿开,只见金简光辉消失,露出的那一道米粒大小缝隙透漏出乳黄色,一股玄妙气机自那土黄色材质内传来。

    张百仁心神激动,虽然此行没有获得燧人洞府内的宝物,但却另有收获。

    “咦”忽然张百仁愣住,瞧着金简外的那一层青铜,面上表情化作惊骇之色,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巴掌:“首阳山青铜?”

    自己早该认出首阳山青铜,但这金简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已经被岁月侵蚀演化,若非看到那崭新缺口处的熟悉气机,张百仁绝对想不到这外面的铜皮居然是首阳山青铜。

    用首阳山青铜来做伪装的表皮,未免太奢侈,这里面宝物又该是何等惊天动地?

    念动之间,张百仁心脏砰砰狂跳不止,拿着那金简,一缕法力顺着缝隙灌注其中,猛然一股意境传入心间。

    厚重

    厚重如山,能承载万物,善养天地众生。

    “没了?”张百仁愕然,除了感受到这股意境外,再无任何动静。

    张百仁愣住了,此时金简神华内敛,瞧得张百仁目瞪口呆。

    忽然

    体内四道神胎微微一动,被张百仁祭炼而出的神胎内一道神力流转而过,顺着张百仁的法力,流转入书简之中。

    下一刻犹若开天辟地,一道道虚影传入张百仁心中。

    “这是!”张百仁睁大眼睛,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心脏彭彭狂跳:“发达了!发达了。”

    外界

    沁水龙宫

    黄河龙王看着沁水龙王,轻轻一叹:“人族势大,如今又打破常规,有至道强者诞生,我龙族的压力可想而知,稍有不慎便是亡族灭种的下场,四海龙王已经开始寻求突破,进入了闭关状态,眼下我等必须隐忍,待到四海龙王突破至道,我等才有抗衡人族的实力。”

    沁水龙王面色阴沉,手指攥着龙椅,留下了深深的爪印。

    “大哥放心,小弟一定隐忍!一切以龙族大业为重,绝对不会坏了龙族的算计”说到这里,沁水龙王眼睛充血:“只是希望大哥答应,若有朝一日反攻人族,张百仁一定要给我留着,小弟定要将其千刀万剐。”

    “你放心,若张百仁死,一定是死于你手中!”黄河龙王说完后化作龙身破开水面离去,留下沁水龙王面色狰狞狂笑不止,笑容阴森无比。

    过了许久,大殿内落针可闻,才见沁水龙王自袖子里掏出一卷木简,缓缓将木简打开,五神御鬼**六个大字逐渐映入眼帘,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先天神祗气机扑面而来。

    “这!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天书,看木简材质不像燧人时期的产物,但不管那么多,如此神功若能练成,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这是传说中上古先天神祗的气机,莫非这是神祗的修炼方法?”沁水龙王眼中神光流转,露出狂热之色,起身向着闭关密室走去。

    洛阳城

    一道信鸽扑腾着翅膀,落在了巡天司的大门前。一位面容阴冷,肌肤细腻的太监缓步上前,将那信鸽拿住,一道纸条送入龙庭。

    “陛下,暗探来报,沁水河畔足足出现五位见神不坏高手”太监尖细着嗓子道。

    “嗯?呈上来”杨广自抬起头,放下手中奏章,将书信拿在手中,过了一会才道:“天下草莽多英雄,没想到一次燧人府邸居然引出这么多大鱼。”

    “陛下,根据情报这五位见神强者有三位属于门阀世家,还有一位难以辨认,剩下的一位似乎来自天南”太监压低嗓子:“三十年前有三位门阀世家的大高手忽然暴毙身亡、一人被人斩杀、一人犯了族规千刀万剐,可是根据咱们的信息比对,再根据那几位出手的招式来看,这三人就是三十年前始终的那几个家伙,居然诈死!”。

    “诈死?那就叫他变成真死!”杨广眯起眼睛:“不惜一切代价,暗杀也好,强杀也罢,朕只要这三人的人头。”

    “要不要派遣大将军?大将军出手必然十拿九稳”太监略带犹豫道。

    杨广摇摇头:“区区三位见神罢了,何须大将军出马?”

    “见神终究不是至道,杨素强横一时威名赫赫,那又如何?还不是死了,被人家憋屈的用神机弩给射死。我朝廷力量是门阀世家的几倍、十几倍,难道连三位见神武者都诛杀不得吗?”杨广不虞道。

    太监不敢多说,只是恭敬一礼:“老奴定为陛下办理妥当。”

    太监退下,过了许久,才见阴影中走出来一个光头:“陛下,三位见神非同小可,一旦失手再想诛杀可是难了,要不然贫僧替陛下走一遭?”

    “不必,相信朝廷的力量”杨广摆摆手:“法师怎么看燧人府邸?”

    “怕是走漏消息,被人捷足先登了”和尚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惋惜。

    “这大内还是不干净啊”杨广面色一沉:“还需清洗一番,大内绝对不容任何异党。”

    “下官失职,请陛下责罚”一道扭曲的影子自角落里走出来。

    “惩罚就不必了,你去将此事办好,万万不可再出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