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九十二章 惊天霹雳,纯阳之贴
    这天下有什么宝物比得过天地胎膜?

    这世上又有什么威能比得上诛仙剑阵?

    得了天地胎膜,又寻到诛仙剑阵的载体,还有什么比这收获更大?张百仁根本就找不到失落的理由。

    手指慢慢敲击着案几,夜明珠散发出柔和光华,慢慢陷入了沉睡状态。

    没有什么比睡觉更能有效的叫人恢复精气神,即便是打坐观想也不行。

    第二日

    一阵嘈杂的脚步伴随着兵器撞击声将张百仁惊醒,慢慢坐起身,张百仁只觉得身子骨发软,肚子轰鸣犹如是道道雷霆。

    饿!饿得说不出话!饿得手脚发软!

    好在袖里乾坤内有剩下的炒面,胡乱吃了一把,肚子中饥饿感稍去,才见张百仁站起身穿好衣衫背负剑匣,走出了大帐外。

    依旧是烤鱼,烤虾。

    水煮鱼、水煮虾。

    闻着香气,张百仁直吞口水。

    裴仁基自大帐中走出来,瞧着张百仁的脸,顿时面色一变:“怎么?莫非道功出了岔子?居然精神头这么萎靡?”

    张百仁有气无力道:“饿的!我都快要饿死了!”

    有士卒递来烤鱼,张百仁二话不说大口吞咽,狼狈的样子瞧得裴仁基目瞪口呆。

    “你这几天没吃饭了?”裴仁基打趣。

    “别打趣我,道功修炼后遗症而已”张百仁瞥了裴仁基一眼,将鱼刺扔掉,掰开一只龙虾放入嘴中嚼嚼。

    一顿饱餐,张百仁终于有了精力,身上披起袍子,手掌把玩着玉简。

    “你这玉简不错,倒像是个好玩物,老夫看得眼热,不如卖给我如何?”裴仁基盯着张百仁手中乳黄色玉简,玉简材质奇特,看起来颇为不一般。

    “你倒是好眼光,此物天下独此一份,我心中喜欢得很,就算命丢了,也决不能将这宝物丢了”白了裴仁基一眼,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把玩着玉简。

    裴仁基讪讪一笑,大军吃过早饭,整装待发,伴随裴仁基一声令下,向着洛阳城赶去。

    行至半路,忽然有一道人立在山林间,挡在了大军前路。

    “前方何人?”有先锋官问话。

    “贫道乃纯阳道观修士,特来拜见张都督,奉纯阳道观长辈之命,送来书帖”道人年纪不大,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纯阳道观?张都督?”先锋官听闻张百仁字号,不敢马虎,转身向大军后方而去。

    马车辘轳,张百仁裹在熊皮中,斜倚在马车上,观看着手中书简,研究着书简中二十四节气的奥妙。

    “大人,前方有纯阳道观的修士送来书信,欲要拜求大人”先锋官站在马车前低声道。

    马车内的张百仁动作一顿,目光自金简上抬起来,隔着帘子似乎能看到外面将领的忐忑。

    “将他带过来吧,倒要看看有何话说”张百仁不置可否,自己与纯阳道观之间的恩怨纠葛,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

    不多时,那纯阳道观修士面带拘谨的走入军中,瞧着那一个个面色杀机流转的士兵,心中不由一颤。

    自己好歹也是纯阳道观的种子弟子,但却也承受不得这般狂暴的煞气。

    “纯阳观冲羽道人拜见都督”隔着帘子,冲羽看不穿帘子内的人影。

    “纯阳道观?纯阳道观为我大隋邪党,你竟然敢自称纯阳道观修士,胆子不小,若今日事情传出去,本座私会纯阳道观妖人,只怕陛下哪里不好交代……来人,将他砍了!”马车中张百仁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都督饶命,小道口误,是金顶观!是金顶观!”道人一惊,慌张改口。

    冲羽道人改口,一边士卒动作停住,等候张百仁吩咐。

    马车中的张百仁慢慢点头:“不管你金顶观打的什么算盘,有什么谋算,若安分守己背后偷偷摸摸抓不住把柄也就罢了,若被我抓到把柄,咱们走着瞧。”

    即便是数九寒冬,道人背后冷汗如雨,心中暗惊:“这狗官好大的威势!”

    “你有何事?”张百仁转移话题,心中对纯阳道观早就不满,这天下有些道观混进门阀世家之人都是假仁假义之辈,说什么怜悯众生,却作恶多端。当年北地大旱,便是金顶观三阳火符显威能。到后来张百仁才醒悟过来,那三阳火符是何等重宝,怎么会被一位弟子随意盗走?此等宝物至少要有阳神真人镇守才是。

    可惜事情已经过去,张百仁也无法去追根溯源,那金顶观弟子已死,此事查无可查。

    “金顶观有一份书信交给都督”道人自袖子里掏出一封书信。

    隔着帘子,张百仁伸出手臂将书信拿进来,收起金简缓缓将书信拆开,过了一会才猛然一声暴喝,铁青着脸道:“金顶观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暴喝惊得周边马匹一声哀嚎纷纷跪倒在地,侍立在一边的冲羽心神一颤,差点坐倒在地。

    “好!好!好!好一个金顶观,就说本都督不日便去拜见,倒要看看金顶观的威风!”张百仁话语阴冷,一边的裴仁基面色凝重,他从未见过张百仁居然有如此暴怒的时候。印象中的张百仁一直都是天塌不惊,就算杀人也是温文尔雅,何时出现过这般失态?

    “小道这就告退!小道这就告退!”冲羽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周边马匹在侍卫的安抚下逐渐站起身,裴仁基上前道:“怎么了?”

    “天塌了!”张百仁咬牙切齿:“这些方外之人都该死!本都督苦心谋划俱都化作流水!速速传召京师,责问皇莆议运河之事。”

    有军机秘府侍卫闻言立即退下,身形消失在了大营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裴仁基焦急道。

    纯阳道观

    朝阳老祖面色阴沉的看着身前二位老者,手中茶盏化为齑粉,此时怒气勃发须发飞舞:“混账!糊涂啊!尔等安敢如此擅做主张。”

    正阳老祖面色恳切道:“大哥,你一直以来都是优柔寡断,这次咱们兄弟替你做了主,彻底投靠李家。凤鸣岐山,李家乃是真主,未来必然取大隋而代之,我纯阳道观一飞冲天就在眼前。”

    “混账!糊涂!天下大势变幻莫测,李家虽然得了武王传承,有大势汇聚,但如今天机变革,尔等安敢擅自做主将我纯阳道观绑上李家战车!”朝阳老祖气的肺都炸了,恨不能将眼前的二人拍死。

    “大哥,多大风险多大收益,咱们若不能早早从龙,待到天下大势真的分明,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又能有多大好处?”夕阳老祖不以为然。

    “混账!混账!”朝阳老祖心肝都在颤抖:“稍有不慎便是灭顶之灾,灭顶之灾啊!”

    “大哥,你说什么都晚了,我等兄弟为了彻底叫你死心,已经下了帖子斥责张百仁,此人修炼了我金顶观三阳金乌大法,也算得上是我金顶观的弟子,理应弃暗投明报效明主”正阳老祖得意洋洋道:“所有后路皆已经堵死,咱们要么彻底隐遁,要么就上李家战车,朝廷那边是彻底翻脸了。”

    “蠢货!”朝阳老祖举起巴掌就拍了过去,瞬间与二人打成一团,拳脚相加:“蠢货!运河是多大的漩涡?多大的因果?也是我等能搀和的?当年上古先秦诸子百家何等辉煌,却因为在长城上做了手脚,因果反噬之下诸子百家死伤殆尽,如今运河伟业比之长城也不差分毫,你二人居然敢搀和进去,我金顶观若灭亡,必然坏于尔等蠢货之手。”

    ps:高氵朝要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