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杨广急诏
    “师兄!”

    正阳老祖与夕阳老祖齐齐一阵悲呼。

    怎么弥补?

    滔天国运,汉族万世之根基,这等因果怎么弥补?

    冥冥之中,一层黑烟缭绕的血光顺着某一种玄妙感应,向着纯阳道观的弟子降落而去。

    沁水

    看着冥冥之中降临而下的血光,张百仁冷冷一哼:“我非纯阳道观修士,此事理应牵连不到我!诛仙剑气给我斩!”

    诛仙剑气,乃是超越法则的先天剑气。

    一剑下冥冥因果被斩断,瞧着退去的因果,张百仁摇摇头:“祸及子孙!祸及子孙啊!”

    确实是祸及子孙,殃及后代子子孙孙无穷无尽,因果不能化解、业障不能偿还,必为天地唾弃,霉运连连,永无出头之日。

    张百仁可不敢叫因果沾染己身,不过话虽如此,但冥冥之中的那种力量难免会牵连到自己。

    上京龙庭

    杨广正在一位爱妃身上耕耘,忽然猛的胸口一痛,金黄色血液喷溅而出。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那妃子一声惊呼,连忙穿戴衣衫。

    “陛下!”

    杨广醒来后,发下自己躺在床榻上,御医恭敬的立于下手。

    在杨广身前,满朝文武俱都是低垂着头,扫过场中,将目光落在御医身上:“为何朕会晕倒?”

    御医略作迟疑,然后道:“回禀陛下,陛下身子骨坚朗的很,并无疾患。”

    “哦?”杨广眉头皱起,一边皇莆议上前恭敬一礼:“陛下,昨日运河完工了。”

    “完工了?朕这也算是做下千古伟业……”说着说着杨广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话语逐渐止住。

    一边皇莆议咬了咬嘴唇,硬着头皮道:“陛下,运河建成祭祀上天之时,发生不祥!有雷光击落,打翻了祭台!同时运河地震,损害了不知多少良田。”

    杨广眼中目光越加阴沉,似乎能滴出水来:“虞世基。”

    “老臣在”虞世基上前一步。

    “赈灾之事由你全盘主持,切莫在出纰漏”杨广话语阴沉。

    “老臣遵命”虞世基领命而去。

    “都下去吧”杨广摆摆手,示意群臣退出,然后才看向角落,却见一道黑影走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悲怆:“陛下!大隋完了!大隋完了!”

    杨广脑袋‘嗡’的一声巨响,似乎失去了知觉,过了一会才逐渐恢复感知,声音焦躁道:“怎么回事?”

    “昨日运河出了天大纰漏,运河龙气反噬,都督强行接续的数百年气运被消耗一空,如今只怕三十年都未必有”黑影瑟瑟发抖,声音里带着哭腔。

    亡族灭种,多么令人深沉的话题!

    “噗”一口殷红血液喷出,杨广脑袋一阵发晕,强自忍住道:“此言当真!”

    “陛下,小人哪敢在这件事上开玩笑”侍卫眼中含泪,泪水滴落却化作黑气,消散于空中。

    “混账!这群混账!大不了鱼死网破!大不了鱼死网破!”杨广口中咳血:“速传张百仁!速传张百仁!”

    龙庭震怒

    天下间不知多少道观、真人受到波及,被冥冥之中的气数反噬,累及子孙。

    马车辘轳,十万人马气氛沉闷。

    张百仁坐在马车中,手掌抓着金简,面色苍白到了极点。

    “混账!混账!该死!都该死!尔等具为毒瘤,都该死!”张百仁脸上涌现出一抹异样潮红,花费了浩荡无数人力物力建造出的运河,本应该延续命脉,化作中华万世之根基,但却偏偏在一群野心家的暗算下成了要命的东西,实在是罪该万死。

    “莫非天下大乱尔等就高兴了?终有一日本都督要将尔等连根拔起全部杀光!金顶观……尔等安敢如此!安敢如此!”张百仁嘴角一点点血渍殷红而出。

    “都督”裴仁基显然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骑马来到马车外,眼中露出一抹沉重。

    张百仁眼中杀机四溢:“我势必与这些混账势不两立!势不两立!”

    正说着,忽然远处一道人影走来,停在大营外,声音远远传来:“陛下急诏,张百仁何在?”

    张百仁将金简塞入袖子里,起身走出马车,来到阳神真人身前,抱拳一礼:“张百仁接旨。”

    “都督,陛下召你速速入京”阳神真人面色严肃。

    张百仁了然,看向身后的裴仁基,无奈一叹:“本官先走一步。”

    “都督自去,朝堂大势要紧,还望都督施展通天之力扭转乾坤”裴仁基无奈一叹。

    张百仁点点头,一步迈出已然在十里外,天地胎膜不愧是天地胎膜,对于张百仁土系道法的加持是几十倍的增幅。

    从沁水至洛阳,不过小半日便已经赶到。

    风尘仆仆的进入皇宫,此时皇宫中气氛凝滞,远远便听到一阵咆哮传来。

    内侍对着张百仁一礼,转身进去通秉。

    不多时,内侍走出来:“大人,陛下邀你进去。”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内侍走入大殿,只见一道道身穿道袍的男子站立在大殿中,有老有少,此时都和孙子一般,周身汗水已经褟透了衣衫。

    “尔等六宗享我大隋香火,执掌我大隋神道,以前运河被人钻了空子,朕就不说了,如今运河居然又出现这等异象,尔等有何解释?”杨广怒吼。

    “陛下,非我六宗无能,而是天宫中有人暗中施展手脚,我等六宗在天宫中处处受人肘制,还请陛下恕罪”浮屠道的一位男子走出来,此人三十多岁,周身异象缭绕,口鼻内有金光流转,显然道功入了火候。

    “这就是理由吗?尔等说背后有人推手,那可有证据?”杨广眼中怒火勃发。

    听闻此言,众人噤声。有证据早就拿出来了,关键是没有证据啊。

    “如今大隋亡国灭种近在眼前,你等高兴了?一群废物,还不给朕滚出去”瞧见张百仁走进来,杨广怒骂了一声。

    众位道人心中松了一口气,恭敬一礼赶紧退出去。

    “陛下”

    与六宗的人擦肩而过,张百仁对上方杨广行了一礼。

    “爱卿来了”瞧着群臣走出大殿,杨广顿时萎靡在龙椅上,有气无力的道了一声。

    “事情经过下官已经知道了!”张百仁略作沉吟开口。

    “爱卿,可还有逆转乾坤的良策?”杨广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心中叹了一口气,你真当我是神啊!不对,就算是神面对着这种情况也没有任何办法。

    张百仁摇摇头:“之前下官已经逆改天数,不曾想居然出了如此纰漏,大隋命数合该如此啊!下官即便在次逆改天数,这些混账依旧会出手破坏,天数如此倒不如放弃挣扎,折腾来折腾去倒是无趣。”

    “是朕的错,朕识人不明!若非朕识人不明,怎么会给这些逆党可乘之机”杨广面色苍白。

    张百仁苦笑,却没有多说。

    “爱卿当真没有回转天时的良策了?”杨广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

    “气数之说虚无缥缈,天时、地利、人和,岂不闻人定胜天,陛下若能得民心,修仁政,诛杀各路高手,未必不能逆改了气数。”

    杨广闻言苦笑:“爱卿也知道,朕的名声早就被那些鼠辈给毁了,想要重新挽回人心何其难也。可还有别的法子?”

    “别的法子?”张百仁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道:“陛下给下官争取时间,下官正要闭关修炼,我若能道功圆满,或许可以逆改天数,一人压天下!”

    杨广闻言摇摇头,满是失望道:“许多事情并非武力强盛就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