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章 横推!杀戮!
    张百仁面带无奈,声音幽幽:“若我出手,也就是大闹一番罢了,如今既然将军出手,断然不会轻易了结。”

    转身瞧着张须驼:“本以为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不曾想到高估了自己。”

    说完后张百仁无奈的话语中带着一抹冷酷,冷到人的骨子里,叫人骨髓在那一刻似乎冻住:“还请大将军宣读陛下圣旨吧!”

    话语落下,张百仁转过身,脚踏着月色,缩地成寸来到了远处的一座山峰峰顶俯视着下方众人。

    张须驼面色冷酷:“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陛下有旨,诛杀纯阳道观大小修士五十之数,以儆效尤!”

    五十,已经是纯阳道观的四分之一了!

    话语落下,场中众人霎时间面色一阵惨白,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张须驼已经冲入了人群,一掌裹挟着呼啸拍了下去。

    纯阳三祖终于知道张百仁脸上那一抹无奈的由来了,若只是张百仁大闹一番,顶多削了纯阳道观面皮,而不会发生这种大肆流血事件。

    当然了

    杨广也不会将纯阳道观真个诛绝,有阳神的势力,总是令人多了那么几分忌惮。

    “砰!”

    一道道肉泥四处纷飞,张须驼下手毫不留情,所过之处卷起阵阵腥风血雨。

    “住手!”纯阳三祖化作阵法,仿佛一个大火球般向着张须驼袭击而去。

    徐汝镇手中雷电交织,当头向张须驼打了过去。

    “砰!”

    空气化作了液态,仿佛一颗小炸弹般,道法也近不得张须驼的周身。

    只见张须驼举手投足间无边巨力跟随,空气不断爆鸣,小炸弹般卷起无数碎尸,一时间纯阳道观化作了屠宰场,血腥沾染了这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远处山峰,张百仁面无表情,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

    今晚注定是无眠之夜,不单单张百仁,军机秘府各路高手纷纷找上各大门阀,一场杀戮在所难免。

    军机秘府不显露于江湖,行事诡异莫测,谁也不知军机秘府侍卫的身份,众人吃了亏也只能捏着鼻子人了,这件事上不得台面,抓不住军机秘府的把柄,自然也就无法和杨广分辨。

    下方

    杀戮在继续,纯阳三祖与徐汝镇也不过是拖延一下张须驼的速度罢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张须驼收手,一拳挥出破灭道法,抬头看向天空的徐汝镇:“上清道传人徐汝镇,本将军记住你了,希望你能将肉身藏好!”

    说完话看着远处的张百仁,声音震动山岳:“都督,本将军已经完成任务,还要赶着去下一个道观清扫障碍,咱们就此别过,改日你我在聚。”

    说完话后张须驼突破音爆而去,留下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纯阳道的哀嚎,瞧着纯阳道观的三位老祖将目光望来,张百仁冷冷一哼,身形消失在山顶。

    瞧着张百仁消失,场中气氛才松了下来,看着那满地肉泥,众人面色难看。

    三位纯阳道观的老祖直接施展道法将血肉残肢烧得一干二净,再看向一边道人:“多谢大师出手相助。”

    徐汝镇苦笑:“我这是好心办了坏事,若无我相助,纯阳道观也不会出现这等惨剧。好处没捞到不说,如今又被朝廷盯上了,只怕那都督不是易于之辈。”

    朝阳老祖面色惨白,过了一会才道:“不管如何,道兄都是好心。老道与张百仁有些渊源,不如老道前去说和如何?”

    徐汝镇无奈道点了点头:“若能说和,自然再好不过。”

    一边张斐却是摇摇头:“此子睚眦必报,想要说和根本就不靠谱,还是莫要浪费时间了。”

    一边正阳老祖面色奇异,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对了,这小子怎么和百义长得一般无二?”

    此言落下,众人齐齐转头看向人群中的张百义,此时张百义已经吓傻了眼,呆愣愣的坐在那里,嘴唇哆嗦瞳孔无光。

    “不像!虽然面孔相似,但气质却相差太远,简直是天地之别”徐汝镇摇摇头。

    听了徐汝镇的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朝阳老祖苦笑:“不错,这张百仁与我纯阳道观大有渊源,与百义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此言落下,众人哗然。

    朝阳老祖摇头晃脑,眼中满是唏嘘自嘲:“老道早就该想到,张百仁怎么可能会不顾及香火之情?好事办成坏事,这都什么事啊!”

    “老祖,弟子与如夕师妹情投意合,还请各位老祖成全”一边张斐紧紧攥住赵如夕手臂,面色一阵清白,露出劫后余生之色。

    “你与如夕我等俱都看在眼中,断然没有阻止的道理。只是如今纯阳道观遭此横祸,待事情缓一缓再说其他吧”正阳老祖点点头。

    一边徐汝镇没脸呆下去,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然后抱拳一礼:“各位道友,老道我如今被朝廷盯上了,还需寻一处隐秘之地将肉身藏好,咱们就此别过。”

    说完后徐汝镇身形消散,留下满面悲痛的纯阳道观弟子处理后事,夕阳老祖扫视场中,过了一会才道:“我纯阳道观遭此横祸,又沾染了因果,不知该如何是好?”

    “分家”朝阳老祖略作沉默,随即面色坚定起来:“纯阳道观是纯阳道观,金顶观是金顶观。二者不可混为一谈,或许能为我纯阳道观延续几分香火。”

    “李阀哪里一定要叫其付出足够的代价!”夕阳老祖面色阴沉:“不单单我金顶观,只怕其余道观也遭受横祸,被朝廷找上场子。我等联合起来向李阀施压,不怕李阀不屈服。”

    太原李家

    李家主事之人齐聚一堂,李渊面色阴沉:“各位,事到如今如何才能不叫这些道观迁怒我李家?”

    “大哥,这事本来就是天下门阀世家一起合伙算计起来的,如何让我李家独扛?我看这些门阀世家也没安好心!速去通传各大世家如何应付各大道观。当年上古先秦便是诸子百家合力坏了长城,才使得诸子百家遭受重创,至今依旧没有彻底缓过劲来。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咱们这般做都值得。各大道观只需等其开出价码,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李神通话语铿锵:“而且我听说元霸那小子居然练就了金身,见神武道已经在望,只要元霸突破见神,各大道观不足为虑。”

    听了李神通的话,李渊面色也逐渐舒缓下来:“你也莫要耽搁,努力修行参悟见神之道,莫要被元霸比了下去。”

    听闻此言,李神通苦笑,见神不坏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李渊面色犹豫,过了一会才道:“我其实是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安然无恙的。但陛下身为门阀世家的一份子,居然想要消减我门阀世家的好处,已经动摇了我门阀世家的根本。这天下必然大乱,陛下虽然身为天下第一人,但却弹压不住。江河锦绣,我等若不取,自然有别人来取,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落在自己口袋。”

    看着李渊脸上的那抹无奈,李神通不着痕迹道:“大哥可要小心行事,陛下哪里早早准备好应付手段,张百仁那小子早就盯上了我李家,切莫叫其找到把柄。”

    听闻此言,李世民道:“如今各大道观就够他忙的,哪里还有心思来管我李家。”

    众人议论纷纷然后散去,李世民府邸,一道黑袍人影身形缥缈:“李二公子,可是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