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零二章 见神之死
    被天地遗弃,生无可恋!

    三军可以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志也!

    见神不坏武者,乃是匹夫中的匹夫,居然被张百仁一击夺了心神,可见这一击的厉害。

    张百仁也不曾想到,自己随手一击居然有这般威能,居然可以调动方圆几十里大地山川、江河龙脉的力量,这一方天地的力量为自己掌控。

    伪阳神强者不过掌握天地间与自己相合的某一种能量罢了,而张百仁却掌握的是这方圆几十里全部力量,全部法则、全部道。

    这与至道阳神的力量相仿,但绝对不是至道阳神的力量!

    身为至道阳神境界,曾经的至道阳神强者,张百仁心中有清楚的对比。阳神只是涉及到更高层次的法则,并没有这般掌握天地乾坤的力量。这是属于先天神祗的力量,当然了,先天神祗只掌握了某一种,而张百仁靠着包容天地孕育万物的大地胎膜,执掌的是一切。

    说不上谁强谁弱,只能说各有特点。

    而且张百仁掌握的只是力量,并不是能量。这种力量或许可以作用于物质,却无法脱离物质显现出来。而伪阳神、阳神强者却不然,他们的力量可以脱离物质,直接化作能量。

    之所以张百仁能将大地之力显露出来,还要多亏了番天印的伟力。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再次掐了印诀:“你乖乖束手就擒吧!若是肯投靠朝廷,或许陛下会法外开恩饶你一命。见神不坏得来不易,如今至道之路已经打开,你自己好生思量。”

    “投靠?我就算是投靠朝廷,难道难道朝廷敢收留我不成?”那汉子不屑一笑。

    见神不坏武者就是人形核弹,根本就没有办法约束住。

    “嗡!”

    番天印再次卷起,大地在张百仁脚下似乎没有了时空限制,一步便来到了那武者身前,裹挟着天地大势,方圆几十里大地之力,狠狠镇压下去。

    “你既然不肯投降,那我便先打服你!”张百仁面带冷笑,倒未曾想到大地胎膜居然这般猛,连见神不坏的武者也能压服。

    “混账!休想辱我!”知道张百仁一拳的厉害,武者根本就不与张百仁拳头正面接触,方寸之间避开了张百仁的拳脚。纵使张百仁拳头上蕴含着击破苍穹的力量,打不到人家也是白搭啊。

    “砰!”反而那武者仗着自己的灵敏,一拳落在张百仁护身的光罩上,但却激不起丝毫涟漪。

    张百仁面色阴沉起来,他不愿干耗,体内道功虽然深厚,但却熬不过见神武者。

    张百仁牵制住眼前的见神不坏武者,周边各路朝廷高手不断逼近,神机弩闪烁的寒光令人头皮发炸。

    “嗡!”

    见神武者不敢纠缠,便要脱离场中,瞧着见神武者的动作,张百仁忽然脸上露出莫名之色,手中金简猛然一抛,居然自动悬浮于虚空中,形成一个圆形光罩,笼罩住了见神不坏武者。

    “砰!”空气爆鸣,武者逃出百米,脚掌刚刚落地,还不待其发力,只见周边虚空一转,自家已经回到了原地,来到张百仁身前。

    那见神武者见鬼一般,满面不敢置信,再次猛然窜了出去。再次飞出百米后,脚掌落地,只见其脚下泥土散发出一股玄妙波动,已然又回到了张百仁身前。

    “这不可能!这是什么鬼神通!”见神武者瞧着周边寒光闪烁的箭矢,顿时面色狂变向张百仁当头打来。

    “嗡!”脚掌刚刚落地,张百仁干脆动也不动,眼见着那开山破石的拳头靠近自己的脑袋,甚至于下一刻就可见到自己脑袋开花,张百仁却是依旧面不改色,在见神武者绝望的目光中,又回到了原地。

    这一幕不单单那见神不坏武者惊呆了,周边围过来的侍卫也惊呆了,天空中的阳神真人、各路高手俱都鸦雀无声睁大眼睛。

    “嗖”

    脚下缩地成寸,张百仁出了包围圈,有大都督举起手臂,瞧着那被困在原地的武者,眼中冷光闪烁。

    “我有何罪!朝廷为何诛我!”那见神武者满面不甘,却逃不出方寸之地。

    “你等投靠门阀世家即为罪!”大都督面色冰寒,手掌猛然挥舞。

    “嗡!”

    铺天盖地的箭矢向着场中的人影射去,张百仁手掌一招拿回玉简,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他此时受到之前灵光的启发,忽然研究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神通。

    “画地为牢”

    张百仁拿着金简,露出一抹怪异之色,以金简挑动大地韵律,谁能逃得出自己掌心?他日自己修为大成,天涯海角一念之间。

    “砰”

    见神不坏不愧是见神不坏,犹自困兽挣扎,避过了第一轮箭矢,但还不待其反应过来,第二轮箭矢已经射出。

    三轮过后,一只被箭矢穿成刺猬的男子满面不甘的仰头看向虚空,周身殷红色血液缓缓流淌。

    他不甘心!确实是不甘心!

    自己好不容易成就见神强者,一直以来受家族命令暗中藏匿,韬光养晦,尚未来得及大展身手,名扬天下,便死在了这里!他不甘心啊!

    “唉,可惜了!”张须驼轻轻一叹。

    “这具尸体我要了”张百仁遥遥的看着那武者,不敢上前。别看眼前见神不坏武者被穿成了刺猬,但却还没死透,一旦被对方反扑,那可就笑话大了。

    对于张百仁的话,众人没有反对。

    大都督露出眼馋之色:“这等尸体乃是炼尸的上好材料,可惜我大内无人精通炼尸之术,只能便宜你小子了。”

    张百仁笑了笑,张须驼走过来:“都督之前那一手神通玩的巧妙,见神不坏武者都能困住,当真厉害!”

    “我也是有了一点灵感,尚未完全创造出来,只能借助法宝施展”张百仁谦逊一笑。

    张须驼看着张百仁,露出感慨之色,正要说话,忽然见到天边一道流光闪烁,一位身穿道袍的阳神飘忽而来。

    “来者何人!”大都督喝问一声。

    “贫道南天师道修士,今日忽然来了心血,卜算一卦,此地一物与我有缘,还请各位大人成全!”道人道仙风道骨,周身凝聚与常人无异,显然道功入了火候。

    “南天师道的高真,不知想要化解什么宝物?”大都督一愣。

    那阳神真人打量场中一圈,看到了被穿成刺猬的尸体,感受着那阳刚的气血,顿时面漏喜色:“便是这具尸体!各位大人拿去这具尸体也是无用,倒不如成全了贫道。我上清正法若将其祭炼为僵尸,当可化为最上等的金尸。就算是超图天地法则的旱魃也未尝没有机会。”

    见神武者的尸体太珍贵了,一般见神武者死亡,都是直接坐化,肉身分解回归天地,哪里容许他人亵渎。

    大都督一愣:“尸体给你倒也无妨,只是我等却做不得主,如今这尸体的主人乃是小都督的。”

    道人顺着大都督目光,看向了张百仁,道骨仙风的行了一礼:“还请小都督割爱。”

    南天师?

    张百仁扫过眼前道人,嘴角微微翘起,那岂不是上清一脉?

    “道人可识得徐汝镇?”张百仁面色温和。

    “徐汝镇?”道人一愣,随即道:“莫非都督识得徐汝镇?”

    “我自然是识得”张百仁点点头:“不但识得,而且还有些交情。”

    道人闻言顿时拍掌大喜:“哈哈哈,果真是与我有缘,老道我机缘到了。实不相瞒,那徐汝镇乃是老道的至交好友!我二人老交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