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零三章 暗算
    听了徐汝镇的话,一边张须驼顿时面色怪异,双眼目光复杂的看向了眼前道人。

    “至交好友?”张百仁眼睛顿时一愣,惊喜道:“既然是至交好友,那咱们便不算外人,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能见真人也是本都督时运到了……。”

    一边说着,张百仁疾步上前张开手臂,似乎要与那真人抱在一起。

    真人有求于人,不敢推拒,只是听着张百仁的话貌似哪里有些不对劲啊。

    还不待阳神真人想明白,双方手掌已经接触在了一起。道人只觉得指尖一痛,阳神犹若刀割,一股霸道无匹的力量自指尖开始,势如破竹般直接钻入其元神内。剧痛来的如此强烈,以至于道人都提聚不得道功,只能生生受了。

    一道诛仙剑气打入道人体内,张百仁脚下大地蠕动,瞬间退到张须驼身后:“哈哈哈,你中计了!”

    “我与都督无冤无仇,都督为何害我?”道人面色苍白的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惊怒。

    “这却怪不得我,你我本无仇怨,但前些日子那徐汝镇坏我大事,欲要置我于死地,这件事本都督决不能轻饶。本想着徐汝镇躲在哪个深山老林,日后再也奈何不得他,却不曾想你这道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这见神的武者尸体你也敢想?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速速为我找到那徐汝镇的真身所在,不然日后有你好看”张百仁得意大笑,眼中满是畅快。

    修道之人无法无天,念动间阳神周游三山五岳,就算张百仁也没办法去捕捉,只能生生忍了这大亏。

    那道人面色惨白,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张百仁,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要想了,既然中了本都督的陷仙剑气,只能乖乖为我做事,不然本都督念动间便可叫你阳神锁死,化作普通人”张百仁面色笃定,心中却道:“以我的道功,这道陷仙剑气想要彻底攻陷此人体内的关窍,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休想!十天半个月后此人必为陷仙剑气所制!”

    道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随即猛然怒吼:“混账,老道我劈死你!”

    一边说着,道人手中金光迸射,便要将张百仁射杀,只听得张须驼声如雷霆:“老道士你需要想好了,这位可是朝廷正统赦封的小都督,你若是当着咱们的面动他,未免不将我等放在眼中。看来我等理应前往南天师道总坛走一遭,到要看看南天师道能不能违逆了朝廷的法度。”

    看着鱼俱罗,再看看张百仁,那道人面容一阵扭曲,随即猛地一跺脚:“好!好!好!山高水长,江湖路远,日后终有算账的机会!你这奸诈的小贼胆敢暗算贫道,日后必然不得好死。”

    说完后道人阳神消散在虚空中,张须驼瞧着空荡荡的云气,无奈一叹:“阳神就是这点爽,只要想走没人能留得住,除非找到对方真身。只是天下广大,深山老林无数,想要找到一个人比登天成仙还要难得多。你小子得罪了他,却不能施展雷霆手段将其拿下,日后道人报复起来,只怕……。”

    看着张须驼摇头,张百仁面带难以捉摸的笑容:“将军放心,这道人既然中了我的手段,不死也要脱层皮,日后休想在我面前逞威。”

    陷仙剑气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吗?

    只要中了陷仙剑气,可以说生死已经在张百仁的一念之间。待到陷仙剑气捆束了道人的阳神,这道人有天大本事也无法阳神出窍,到时候如何与张百仁做对?

    “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本将军哪里前日陛下赐了一坛好酒,都督可有时间去畅饮一番?”张须驼看向张百仁,面对着杨广的头号信臣,能打好关系张须驼当然不会错过。

    张百仁指了指不远处的尸体:“将军稍后半日,待我先将这尸体炼制一番。如今尸体刚刚死去,体内生机尚且活跃,一口怨气未散,正是炼制的最佳时机,若错过今日,再想炮制可就要花费手脚了。”

    “无妨,区区半日本将军等得起”张须驼笑着道。

    张百仁点点头,手中困仙绳飞出,将那见神武者困住。

    如今见神武者已死,就算是还能折腾,也难以逃出困仙绳的束缚。

    手中一把金针顺着武者的周身百窍插了进去,不断刺激着武者体内的潜力,要将活人潜力全部激发出来。

    金针在强大的气血推动、冲刷下不断熔炼,然后逐渐化作了元气被尸体吸收,与尸体融为一体。

    张百仁袖里乾坤内早就有准备好的各类物品,直接摆开法坛祭祀一番,灌注了一些水银之类的药物,有士兵准备好一只上好火红色的棺材,将其塞入了棺材内。

    “唰!”袖里乾坤就是方便,直接将这尸体装入袖里乾坤内了事。

    “大功告成,咱们寻个地方去喝酒”张百仁看向张须驼。

    面对着大隋名将,见神高手,张百仁是能结交便结交。这可都是未来自己的助力,即便不是助力,也不能成为敌人。

    却说张百仁与张须驼来到远处的一座山峰上,起了火焰,张百仁袖子里有现成的各种熟食,齐全的玉杯,二人在呼啸的寒风中小酌。

    “今日你出手暗算那阳神真人,只怕是有些鲁莽了”张须驼眼中带着一抹担忧,拿出婴孩头颅大小的酒坛,给张百仁斟酌了一杯。

    张百仁嘴角翘起:“无妨,长则个把月,短则半个月,我只需勤加防备,莫要叫这混账抓到我把柄。过些日子此人便是砧板上的鱼肉,任我宰割。”

    “哦”张须驼露出好奇之色。

    张百仁也不掩饰,诛仙四剑的特性迟早会暴漏出来:“是人都知我修炼剑道,之前我便施展了一记陷仙剑气。只要被我这陷仙剑气缠住,早晚要化作我的阶下囚。”

    一边说着,张百仁看向张须驼:“之前我见将军出手,举手投足间犹若拉开的大弓,此等功法实在前所未见,今日见猎心喜,还请将军指点一番。”

    张须驼一愣,随即畅然大笑:“你小子倒是有眼光。”

    说完后张须驼站起身,来到远处青石上,做出一个弯弓射箭的姿势:“都督请!”

    张百仁也不客套,周身清气流转,猛然纵身一跃,已经跳上了上方的青石:“好叫将军得知,本都督修炼的的乃是上古玄功《青木不死真身》,前些日子得了机缘,又练成了句芒真身,不死之躯。”

    “不死之躯?”张须驼一愣。

    张百仁笑了笑,身子瞬间崩开,犹若大弓拉开,向着张须驼射了过去。

    “将军尽管出手,且看能不能杀死我”张百仁面色傲然。

    张须驼心中沉吟,张百仁既然敢如此说,必然是有底气。于是不再犹豫瞬间出手,保留了三分力道,裹挟着音爆,卷起道道罡气向张百仁打来。

    “我这功法也是玄妙,待你我争斗完毕,在与都督介绍”张须驼举手投足间空气不断压缩,罡风比之利刃也不差分毫,所过之处青石化作齑粉。

    “砰!”

    二人撞击在一起,张须驼愣了愣神,虽然将张百仁击飞出去,但张须驼脸上并没有喜色:“都督好大的力道,就算比之寻常见神也不差分毫。只可惜都督的力量是蛮力、死力,活不过来,不然就算见神当面也能抗衡。”

    一边说着,二人撞击在一起,只见张须驼逐渐加力,只听得咔嚓一声响,落在了张百仁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