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君主
    上京城

    杨广立于城楼,作为大隋武道第一人,亦或者是天下武道第一人,这般大的动静当然逃不过杨广感知。

    “陛下,死阴王朝出世不可大意,何不速速出手镇封?”钦天监的一位官员站在杨广身后。

    杨广摇摇头:“不急!这些家伙坏我运河大事,今日正是报应之时!先消耗一番各大家族的气势,在言其他。”

    死阴王朝在世上多肆虐一会,便会多消耗一番各大门阀世家的气数,杨广何乐而不为?

    至于说死阴王朝出世会影响到阳世秩序,甚至于反攻阳世,将阳世化作无尽炼狱,杨广一点都不担心。

    外界

    此时北邙山一片大乱

    各路阳神高手法天象地,虚空中火焰、寒流、雷电、毒气各种术法神通流转,不断拖延着鬼神大军的脚步。

    张百仁手指缓缓敲击着大腿,此时场中乱成一片,下方茅山的某位阳神真人一声哀嚎,呆呆的看着自家金尸化作齑粉,随风飘散,眼中满是不解。

    发生了什么?不过是抵御了一会死亡大军而已,居然灰飞烟灭了?一位可以比拟见神武道的强大存在就这般莫名其妙灰飞烟灭了,顿时令其心中一片大乱,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其余众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种情况,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莫名其妙。茅山术千百年传承的炼尸,经过无数次血与火的考验,居然就这般莫名其妙的灰飞烟灭了,简直太吓人了。

    “莫非我茅山无上典籍有什么不知道的缺点存在?”那位阳神真人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张百仁脸上满是得意,诛仙剑气尚未大成,想要诛杀金尸当然不可能,但金尸乃逆天存在,违背了天地大道的死物,不过靠着茅山秘法存在于世。张百仁的一缕诛仙剑气当然诛杀不了金尸,但却可以破坏金尸体内‘法’的秩序,只要其法崩溃,在自然的伟力下,金尸瞬间分解为灰烬。

    “我是不是太残忍了?”瞧着那失魂落魄的阳神真人,张百仁眉毛抖了抖,此时下方各路强者节节败退,纯阳道观三位老祖可谓是尽心尽力,不断借助太阳之力压制着死亡军团的脚步,以期望能获得功德,化解了业力。

    天边

    一道道佛音传唱,有佛光自塞北而来,却见一尊金身横渡虚空,口中梵音传唱,所过之处鬼气犹若雾气般消融,一尊尊鬼怪在佛光的洗礼下面色狰狞、挣扎,不多时已然戾气尽去,满面慈悲的看着和尚,鞠躬一礼没入和尚脑后光轮之中。

    在那光轮之中,似乎有一方朦胧世界,宝树婆娑无边极乐。

    “和尚好深厚的道功,居然想要凝聚佛国,好大野心!”张百仁面色动容,这和尚若能凝聚佛国,谁也不知道这厮道行会增益到何种境界。

    不过自己好歹也是道家一脉,瞧着那无量佛光,眉头微微皱起:“这和尚若继续修行下去,不知日后还有没有人能制住他!”

    只见金身落脚之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和尚脚步过处多多洁白莲花缓缓绽放。

    步步生莲!

    远处一袭白衣,面色朦胧的人影幻化走进,身材消瘦,似乎随时都能被那无边的狂风刮跑。只见此人手中拖着玉净瓶,纤纤玉指拿着杨柳枝,缓缓对着下方的鬼怪一点。

    甘露洒落,无数鬼魂瞬间被净化,然后对着白衣人一拜,进入了白衣人的玉瓶之中。

    “观自在!”有人暗中一声惊呼。

    观自在来了,北邙山发生这等大事,白莲社当然没理由放弃这种刷名望、积功德的机会。

    似乎察觉到了张百仁的目光,观自在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不管不顾度化鬼魂。

    茅山

    有道人施展灵宝施食法,一把黄豆洒出,只见数不清的鬼魂纷纷冲天,居然脱离了大军,争先没入黄豆之中。

    有道人施展符箓,直接将那鬼魂打的魂飞魄散。还有人以风雨雷电之力炼化死阴大军。

    随着四面八方赶来的高手越来越多,局势终究控制住了,双方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各路修士休想将鬼魂赶入身后的坟墓内,而那鬼魂也是不断咆哮,休想在扩张一分土地。

    不单单是人族

    此时有大妖自山中钻出来,也加入了抗衡鬼怪的阵营。

    有人觉得有些大惊小怪,区区一个死阴之国如何值得天下高手动容?

    却不知死阴之国俨然是真正的国度,强大的死阴之国就算比之大隋也不差分毫。

    举天下修士之力来对抗大隋,你会不会觉得过分?

    这死阴之国不论大小,终究是国度。既然是国度,就不可小觑。

    “死阴之国最强大的乃是帝王之魂,就像杨广一般的存在,有死阴龙气加持,可不是眼前这些人能低档的!”手中人种袋抛出,不断吞噬着下方的鬼魂。

    站在山顶,一双眼睛左右打量,各大道观不论是什么心思,藏着多少心事,此时都不得不全力出手镇压下方鬼神。

    功德、气数虽然说起来虚无缥缈,但却真真正正的存在。

    “吼~”

    一声吼叫,地动山摇。

    栩栩如生的鬼神大军自墓穴中阵型整齐的钻出,在之后有异兽驾驭着马车,古朴威严的战车上一尊身穿帝王服的男子周身黑色龙气环绕。

    数十万鬼魂大军,看起来都令人头皮发麻。

    “无量天尊,大王已经死去,何必在惊扰阳世!”观自在收了玉净瓶,看向战车上的男子,

    “吾要逆天而生,再活一世!世上本无灾祸,但尔等挖我坟墓、掠我凤血,简直欺人太甚!要么交出凤血,要么本王踏平阳世”帝魂声音沙哑,威严无比,一举一动无边死阴之气在流转。

    场中众人听明白了,原来是有人盗取凤血,坏了人家好事。

    本来人家鬼魂大王可以借助凤血重生的,凤血中无量生机足以够鬼魂军团用度。但你却将人家凤血盗走,逼得人家走投无路冲出阳世。

    “谁拿了凤血?”李昞面色阴沉。

    听了李昞的话,群山寂静,就算傻子也不会将凤血交还出来。死道友不死贫道,天下众生死活关我何事?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凤血能延续千万年的寿命,谁肯交出来?

    “听闻李二公子获得了四滴凤血,不如李大人叫其将凤血交出来如何?”张百仁忽然开口,一瞬间将场中目光吸引了过来,然后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李昞,想看其如何应对。

    此时天下群雄瞩目此地,李昞虽然恨不能将张百仁除之后快,但却不敢失礼!

    私下里追杀是私下里的事情,明面上还要和和气气,不可给朝廷抓到把柄。

    “听闻张大人也获得了凤血?”李昞似笑非笑,似乎对张百仁的险恶用心没有察觉。

    “可是流言最先起于李家,谁知道后面是不是李家故意混淆视听,暗中浑水摸鱼”张百仁冷然一笑。

    这话一出,李昞顿时变了颜色:“是非自有公断!”

    “吼~”

    下方帝魂却是懒得听二人磨叽,直接出手横扫当场,遮天蔽日的手掌向着张百仁与李昞扫去。

    张百仁可不想尝试一下这鬼王的力量,直接一步迈出身形后退,避开了帝魂的锋芒。

    “看其服饰类似于春秋战国,也不知是哪位君主”张百仁心中暗自沉思。

    “喝!”李昞聚敛神力,欲要与手掌抗衡。

    张百仁可以躲避,但他却不能躲避。镇压鬼神乃是李昞的职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