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势若雷霆,百花楼之劫
    听了张百仁来信,观自在还挺好奇,貌似这小子从来都没给自己来过信。

    有白莲社弟子递过书信,观自在放下鱼食,慢条斯理的拆开书信,过了一会眉头皱起:“怎么和醉花楼杠上了?”

    “湘南有多少家醉花楼?”观自在看向那弟子。

    那弟子长着一双王八眼,左右转转,然后迅速道:“一共七十二家!”

    观自在面带沉吟,张百仁来信说不日朝廷将会撤出在湘南的各路高手,这对于白莲社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不过叫自己夺了醉花楼在湘南的产业,却是有点难办。

    “醉花楼可是有何不妥之处?”王八眼的弟子低声道。

    “醉花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有人要找他麻烦!”观自在将书信化作灰烬:“一山不容二虎!醉花楼布局太大,湘南是我白莲社的地盘,这些年醉花楼发展的太快,若非怕朝廷注意到,本座早就对醉花楼动手了。”

    “社主要对醉花楼动手?醉花楼不可怕,可怕的是醉花楼背后的锦绣谷!还请社主三思!”王八眼的弟子面带惊容。

    “无妨!本座只自有考量,看来要前往锦绣谷走一遭了!锦绣谷那老妖能知难而退最好,不然本座不介意将其镇压”观自在脚下步步生莲,六品莲花缓缓绽放,随风飘荡。

    洛阳城

    大内皇宫

    张百仁站在大堂中,杨广批改着奏折。

    “陛下,醉花楼居然勾结满朝文武,将其训练好的女子塞入公卿府中,如今醉花楼遍布大隋无数州县,不可不防啊!”张百仁声音郑重。

    “醉花楼?朕好像在哪里听过!”杨广停下笔,抬起头看了张百仁一眼。

    “爱卿的意思是?”杨广看着张百仁。

    “醉花楼遍布大隋各地,上至郡府、下至普通县城,俱都有醉花楼的影子,陛下可想醉花楼拉起来的网有多大,一旦大隋有变,只怕……”张百仁声音凝重,他知道君王最忌讳的是什么。任何威胁到自己江山的东西,都只有毁灭一途。

    “爱卿看着办啊!”杨广缓缓闭上眼睛。

    “下官遵旨!”张百仁退出御书房。

    洛阳城醉花楼前

    无数好手将醉花楼层层围住

    “哟,各位官爷,我醉花楼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居然惹得各位劳驾”老鸨脸上堆满了笑容。

    醉花楼被围,惹得无数过往路人前来围观。

    对于老鸨的讨好,那官员露出一抹狰狞贪婪的笑容,猛然出手扣住了老鸨的琵琶骨,有侍卫手脚麻利的上前用炮制好的特等牛皮筋将其绑住。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老鸨终于变了颜色。

    那壮汉在老鸨胸口狠狠揉了一把:“这可是醉花楼啊,往日我等连站在门前观望的资格都没有。你放心,等官爷办完正事会好好疼爱你的!”

    “王都统,这是什么意思?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围困醉花楼?在醉花楼里拿人?”楼上传来一声呵斥,只见面色威严的宇文化及自楼上走了出来。

    “原来是左翊卫大将军,不知将军有何高见?”王都统并不畏惧。

    “为何来醉花楼捣乱,谁给你的胆子?惊扰了醉花楼中的贵客,小心扒了你的狗皮”宇文化及面色阴沉,背负双手迈出大堂,站在了王都统身前。

    “将军好大的威风,只可惜这里不是左翊卫,将军权利在大,难道还能管到我巡天司不成?”王都统毫不示弱,来之前王都统得了张百仁指使,自然不会惧怕满朝权贵。

    一边说着,那王都统转身在那老鸨身上又狠狠的抓了一把,转过身看向左翊卫大将军宇文化及:“若是你老子宇文述在此,本官或许会畏惧三分,至于你嘛……此事由军机秘府大都督张百仁示意,你可敢管大都督的闲事?”

    张百仁!

    宇文化及瞳孔一缩,但此时这么多人看着呢,自然不甘示弱:“混账,你敢拿他来压我!莫说只是张百仁的手令,便是张百仁亲至,本官也分毫不怵!”

    呵呵

    王都统只是呵呵一声:“你若想救人,回头去诏狱要人吧!”

    “你要将他们关入诏狱?”宇文化及顿时变了颜色:“好狗胆,还不快快放人,即便你等巡天司,也不能乱用私权。”

    诏狱,不论是谁,都会闻之而变色。

    不理会勃然变色的老鸨,官员手中拿出一卷明晃晃卷轴,高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醉花楼勾结满朝文武,欲要图谋不轨。今彻查醉花楼产业,缉拿醉花楼主事一干人等,所有产业上缴国库,钦此!”

    念完之后,王都统上下打量宇文化及:“陛下圣旨在此,宇文大人有何话说?”

    “冤枉!冤枉!妾身冤枉啊!”老鸨吓得脸都白了,就算自己有天大本事,一旦进了诏狱,也明白便再无出头之日。

    “知道你是冤枉的,可惜谁叫你醉花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王都统好生得意:“今日起醉花楼产业全部收入国库,由我巡天司接任!所有管事大的投入诏狱,小的先关起来再说。”

    话语落下,无数侍卫纷纷冲入了醉花楼,一时惹得醉花楼鸡飞狗跳。

    不单单是洛阳城,此时大隋其余各地俱都纷纷出手,查封醉花楼产业。

    压着一车的人浩浩荡荡路过大街,那一群哭哭啼啼的女子叫人好生爱怜,不断喝骂军机秘府之人不懂怜香惜玉。

    远处某座酒楼上

    张百仁手中端着茶水,俯视下方过往的街道,袁天罡轻叹:“为了一个女子,值得吗?”

    “这不是女子问题,而是脸面问题!”张百仁面无表情,眼神阴冷:“唯一抹除影响的办法就是所有知道小草身份的人都死掉,魂飞魄散最好!”

    袁天罡打了个哆嗦,一边萧家兄弟苦笑,露出理解之色。

    张百仁名扬天下,威震大隋内外,若爆出自家未婚妻居然在醉花楼里献舞,这是何等恶劣。

    袁天罡默然不语,这事放在谁身上,谁都受不了。尤其是位高权重之人,更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莫说古代,就算二十一世纪,你媳妇跑去烟花之地献舞,你能受得了?或者说是你未婚妻!

    管事的抓起来,醉花楼内姑娘顿时没了主心骨,一个个哭哭啼啼的坐在那里。

    张小草也没跑得了,直接被人赶上了囚车。

    王都统看了张小草一眼,不敢动手动脚,心中却道:“女人果真是祸水,谁都不会想到醉花楼今日灾祸为的是一个女人!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去诏狱!”张百仁面色阴沉的下了酒楼,上了马车,向着诏狱而去。

    诏狱!

    天下人闻之而变色,因为进去的人只有万分之一概率出来。

    “对了,醉花楼产业接收好,这也是可以暗中监视各地方动静的眼线”张百仁回过神对着骁龙吩咐一声。

    听了张百仁的话,骁龙点点头领命而去,只有骁虎、左丘无忌、袁天罡随着张百仁进入诏狱。

    诏狱内一片漆黑,阴森森的令人心生畏惧。

    “大人,您来了!有些年没见到先生了,小的给大人请安!”赵德宇面带谄媚的凑了上前。

    “去将那老鸨提过来,本都督要亲自审问”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看出了张百仁情绪不佳,赵德宇不敢多说,转身去了诏狱之内。

    “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咱们被抓住!”

    “完了!完了!这里可是诏狱啊,宗门不会来救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