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四剑通灵
    血流成河!

    什么是血流成河?

    眼下便是血流成河,土壤已经化作了殷红色。

    诛仙四剑划过对手的身躯,瞬间带走对手一身精华所在。

    张百仁抱着双臂,对于下方众人的话毫不在意:“何为正?何为魔?我用即为正,敌用即为魔!”

    说到这里,却见张百仁面色冷然:“尔等道法,在朝廷看来便是祸乱大世的旁门左道,莫非还要将你等尽数斩尽杀绝不成?”

    此言一出,顿时怼的众人说不出话,天子当面有些话说了便犯忌讳。

    战场上杀戮依旧在继续,朝廷大军过处血流漂橹。

    无数吐谷浑部落被血洗,不分男女、不辨老幼,尽数斩尽杀绝。

    大军屠杀了七日,才见张须驼杀气腾腾的走入大帐,跪倒在地:“陛下,西突厥那边增兵了!”

    “嗯?”杨广动作一顿:“已经快要杀到西突厥领土了吗?”

    “再有三日,便是西突厥领土,西突厥终于坐不住了”张须驼点点头。

    杨广笑了:“那便暂缓杀戮,汇聚大军,搜刮吐谷浑的宝库!”

    搜刮吐谷浑的宝库!

    宝库没有,宝藏倒是有不少。

    牛羊之类拖家带口走不了,全都便宜了大隋。

    张百仁眼中精光闪烁,闭目感应冥冥中的四把法剑。

    “居然返回来了!”张百仁看向大帐外“将军,那持剑四人是否就在大帐外!”

    张须驼苦笑:“正要找都督,这四人没了感情,仿佛木头一般,如今大战结束,还请都督收了四把法剑。”

    张百仁点点头:“稍后我便将其唤醒。”

    众位大臣商议着吐蕃赔款之事,商议完毕后出了大帐,回到自家营帐,却见四位汉子面容呆滞的拿着四把寒光闪烁的宝剑站在大帐内。

    诛仙四剑饮血二十万,彻底化作了宝剑的样子,不复之前粗糙。

    拿过诛仙剑,却见诛仙剑光亮可鉴,犹若是一湖春水,波光涟涟,寒芒四溢。

    “好剑!”拿住诛仙剑,只见诛仙剑轻轻抖动,似乎在迎合张百仁的话。

    “这是通了灵性!”张百仁惊喜的看着诛仙剑,没想到诛仙剑已然通灵。

    手掌轻轻一扶,诛仙剑没入剑匣内。

    在拿住绝仙剑,绝仙剑亦如诛仙剑一般,在其内魔胎形成,已然通了灵性。

    随手将绝仙剑抛入剑匣,在拿住戮仙剑,却见陷仙剑周身隐约有一缕缕微不可查的红光。张百仁心中了然,陷仙剑已经通了了灵性,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戮仙剑上。

    拿住戮仙剑,看了一会张百仁心满意足的将四把法剑收入剑匣,此时这四剑不应该称之为法剑,唤做法宝才对。

    四把法剑经过二十多万人的血液精华灌注,俱都已经彻底化作了真正宝剑,而非之前圆滚滚的样子。最关键的是诛仙四剑魔胎已经形成,日后大有可为。

    “诛仙剑阵是我准备给天下群雄的一份大礼包,最后收官时候的大惊喜”张百仁眯着眼睛,四位武者身上玉符破碎,双眼朦胧的睁开,似乎不知为何自己站在了这里。

    之前不是奉命去拿四把宝剑了吗?怎么到了大帐里?

    接着便感觉周身血气涛涛,似乎有无穷力道,连这苍穹都能打破。

    诛仙四剑汲取生机为几人洗毛伐髓,这四个家伙好大的运道,日后修行起来必然一日千里。

    “你等任务已经完成,去找张须驼大将军复命吧!”张百仁将剑匣背负在身后。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一会,对着张百仁一礼,转身走出了营帐。

    张须驼营帐,四人对着张须驼行了一礼:“见过大将军!”

    “你四人感觉如何?”张须驼道。

    听了张须驼的话,四人你看我我看你,俱都摇摇头。

    “怎么回事?”张须驼眉头皱起。

    “回禀将军,我等除了感觉气血充盈外,再无任何感觉”其中一位偏将挠挠脑袋,脸上满是迷糊。

    “额……”张须驼愕然。

    “都督,据说大军打入吐蕃深处的时候,发现了一座寺庙!”有暗探来到张百仁营帐内。

    “寺庙有什么稀奇的,吐蕃以佛为国教,以佛法教育治下民众,吐蕃若没有寺庙,我倒是奇怪呢”张百仁把玩着金简,不以为意道。

    “可是如今各大门阀世家的人都来了,并且暗中封锁了消息,据说那寺庙有扎手的点子,里面有上古真佛的宝物”探子道。

    “什么?”张百仁眼中目光闪烁:“张须驼知道吗?”

    探子摇摇头:“怕是不知!那些士兵都中了术法,忘掉了那段记忆。”

    “有些意思!”张百仁拿着金简站起身:“去请将军过来,这等有意思的事情不去搀和一脚,岂能对得住门阀世家的苦心。”

    不多时张须驼到来,进入大帐便将目光看向了挂在一边的剑匣。

    “好宝物!”张须驼赞了一声:“只是这宝物太邪性,都督还需谨慎收藏,莫要泄露出去。一旦流落在外,那便是一场浩劫。”

    张须驼亲眼所见,持着宝剑的偏将在战场上连见神不坏武者都能杀退,可见其凶猛。

    见神不坏武者确实是厉害,但诛仙四剑更邪性。

    即便剑主受了在重的伤势,也能通过杀戮不断复原

    战场上最不缺的是什么?最不缺的就是生机,最不缺的就是杀戮之物。

    在战场上活活将见神不坏武者给耗的体力殆尽,这是什么鬼?

    “听下面人说,在吐蕃发现了一座寺庙,乃上古真佛留下来的传承。之前返回来的士兵都被人抹去了记忆,不知大将军可愿与我同去一探究竟?”张百仁看向张须驼。

    “有这等事?”张须驼一愣。

    “咱们在前面拼死拼活,那些门阀世家却暗中捡便宜。据说门阀世家已经将那地方给围住了”张百仁看向张须驼:“我自己怕是独木难支,不知将军可否愿意蹚浑水?”

    听了张百仁的话张须驼忽然笑了:“自是没有错过的道理,本将军点齐兵马,咱们一起过去瞧瞧。”

    张须驼与张百仁点齐了兵马,直接向着那古寺扑去。

    走了大概五十里,便遥遥听到一阵钟响。

    “好一处世外桃源,之前咱们清缴此地,居然将这寺庙漏过,果真有些门道”张须驼坐在马上,却见远处炊烟缭绕,乃是数不尽的人家。

    “大家小心,莫要冲动,这些人家按照了阵法布置,若是贸然陷入进去,只怕有些麻烦”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扫过那炊烟淼淼的人家,转头警告身后的大队人马。

    “莫要耽搁,直扑寺庙!只要灭了这寺庙,难道还怕不能踏平这小镇?”张百仁声音冷厉,瞧着那人家中一个个面带怒色的吐蕃男子,上至老者下至妇孺,俱都满是仇恨的目光。

    张须驼打马而行,直接穿过小镇,向着山上的寺庙而去。

    佛光缭绕

    无尽佛音传唱响彻天边。

    钟声缭绕,犹若晨钟暮鼓。

    “果真门阀世家捷足先登了”瞧着天空中漂浮的一道道阳神,张须驼面色阴沉下来。

    张百仁轻轻一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佛寺有些门道,这些阳神真人不得其门,倒要看看咱们手段。”

    一边说着,已经来到了寺庙下方。

    有知客僧人瞧着那铺天盖地的人马,面无表情道:“佛家圣地,乃清净所在,各位将军身上杀伐业重,还是请回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说的是吐蕃语,张百仁听不懂,看向了身边的张须驼。

    张须驼摇摇头,也是一脸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