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失信徐茂公
    瓦岗寨下,张百仁背负双手,静静的打量着这未来乱世最为强悍的几大势力之一。

    瓦岗寨周边都用混凝土柔和糯米汤汁浇灌在一起,合成了这坚若铁壁的高墙。

    城墙宽大,足足有八九米,大概有二层楼高。

    城墙不是为了阻挡道人、武道高手,而是为了阻拦朝廷大军的围剿。

    在城墙下,乃是一堆堆铁刺,铁刺饱经风雨,已经锈迹斑斑。

    瓦岗寨的大门乃陈年老树制成,瞧在眼中便有一种饱经风雨的厚重感。

    在大门上钉着一颗颗紫色的钉子,钉子上磁场之力流转,显然这大门内玄机不断。

    “这便是瓦岗寨了!”张百仁看到了远处城楼上的士兵,城楼上的士兵也看到了张百仁。

    “铛!铛!铛!”

    铜锣之声响起,霎时间瓦岗寨内一片糟乱,接着就见那城头人影绰绰。

    张百仁转头看向身边男子:“这便是瓦岗寨了!”

    李宝面色复杂的看着张百仁,不愧是天下第一杀生剑客,这一路上诸般机关布置都被眨眼间尽数破去,一路强行冲到了瓦岗寨下。

    “来者何人?”瓦岗寨上一个汉子吼了一声。

    张百仁默然,只是测算着瓦岗寨的地势,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恍然:“这瓦岗寨果真非同寻常,居然坐落于龙脉之上。此地居然有龙脉滋生,难怪瓦岗寨会落在这种地方。”

    “徐茂公可在?”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声。

    “都督远道而来,恕贫道不能亲迎,还望都督恕罪”徐茂公身形出现在城头上。

    “哦!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当真是瓦岗寨的人!既然见到本都督在此,当知本督的来意!”张百仁眯起眼睛道。

    “都督来意在下知晓,只是谈话之前能不能将我这兄弟放了!”徐茂公看向了张百仁身边血肉淋漓的李宝。

    此时李宝被张百仁用困仙绳牵住,好生的凄惨,瞧得瓦岗寨上众人呲目欲裂,恨不能冲出来将张百仁大卸八块。

    “这小子嘴硬的很,倒是一条汉子,所以本都督没舍得杀他。你瓦岗寨没有在他身上种下大黑天法,想来也是瓦岗寨重要的人。本都督见他狗命还有些用处,不如带上山来或许还有意外惊喜”张百仁一扯困仙绳,瞬间将李宝扯飞,跌落在身前:“马家庄掌柜何在?”

    “都督先放了我兄弟,马家庄掌柜稍后自然送出去”徐茂公面色阴沉。

    “你且先将那马家庄掌柜叫出来,让我辩一辩真伪!”张百仁不紧不慢,信心在握。

    听了张百仁的话,徐茂公转身对手下吩咐几声,不多时便见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被带上了城头。

    “军师饶命!军师饶命啊!”胖子哭哭啼啼,吓得身子都软了。

    徐茂公没理会那胖子,而是看向下方的张百仁:“马家庄掌柜在此,都督可否放人?”

    “谅你也不敢反悔,既然如此那我便先放了这小子,稍后你须将那马家庄掌柜绑了送与我下来”张百仁手掌一抖,困仙绳已经被其收回袖子。

    李宝满面仇恨的看了张百仁一眼,挺胸昂首的向着大门走去。

    一只吊篮放下,李宝跨上吊篮被拽上城头,只见徐茂公上前一把扶住李宝:“贤弟,受苦了!”

    “军师,请为我杀了这小子复仇!厨子与小二都被这厮害死了!”李宝咬牙切齿,眼睛滴滴血泪滑落。

    “贤弟且先下去养伤,这里便交给我吧!”徐茂公拍了拍李宝的肩膀,有人过来将李宝送下城头。一边马家庄掌柜顿时瘫倒在地:“军师饶命!军师饶命啊!在下可是为瓦岗寨办事,军师若弃我,如何与瓦岗寨几千弟兄交代?”

    徐茂公笑了:“马掌柜说笑了,在下怎么会将掌柜的送出去!张百仁此人极为自傲、自负,却不知我诓他。我若将你送出去,瓦岗寨名声也就臭了。”

    “多谢都督将我家兄弟送回来,只是这马掌柜却不能送给你。若将马掌柜送出去,日后天下豪杰那个敢来投靠我瓦岗寨?”徐茂公不紧不慢道。

    “哦!这么说你是要耍诈了!”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冷。

    “非也,并非耍诈,只是这条件实在无能为力,还请都督再换一个条件吧!”徐茂公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你当这瓦岗寨是朝廷不成?真以为瓦岗寨是什么地方?你这人太自傲,这回知道厉害了吧”马家庄掌柜死里逃生,顿时活了起来,指着张百仁破口大骂。

    听了马掌柜的话,张百仁摇摇头:“徐茂公,你好歹也是瓦岗军师,也敢做这种背信弃义之事?”

    “非我背信弃义,只是都督的话在下恕难从命。不如这样,咱们在赌一番如何?”徐茂公不知自何处掏出一捆稻草,猛然一抛落在张百仁脚下。

    “哦”张百仁不置可否。

    “你我再比命运之术,就以这马掌柜为赌注,可否?”徐茂公对于自家紫微斗数颇为自信,上次败得却是不甘心。

    也是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徐茂公对自己紫微斗数的造诣颇为自信,怎么会这般认输?

    “军师,不可!不可啊!”马掌柜急的满头大汗。

    “何须如此麻烦?”张百仁不屑一笑。

    “哦”徐茂公一愣。

    “你既然不将那马掌柜送出来,我便亲自杀入瓦岗寨取来!顺便将你瓦岗寨大小头领斩尽杀绝!”说完后手中困仙绳猛然飞出,缠绕在了城头的架子上。

    “糟了!”

    瞧见张百仁纵身而起,便要登上城头,徐茂公顿时大惊失色:“弓箭手何在?”

    “唰!”

    “唰!”

    “唰!”

    一把把寒光闪烁的神机弩露出死亡之光,对准了城头下的张百仁。

    “该死的混账,那个胆大包天敢将神机弩卖给你等逆党!”瞧着寒光闪烁的神机弩,张百仁身子猛然在空中一折,落在了地上。

    神机弩可是能射死见神不坏的武器,张百仁如何敢乱来?

    “这是在逼我!”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都督,不如和贫道赌一把如何?都督若是赢了,这胖子尽管绑走,在下绝不多说!”徐茂公笑吟吟道。

    “呵呵,真当我拿你们没办法了?”张百仁面带冷笑,困仙绳猛然飞出,向城头上的马掌柜卷了过去。

    “喝!”

    有人暴喝,拿出一道道丝网,居然将张百仁的困仙绳挡住。

    “张百仁,咱们早就知道你的手段,岂能没有防备?”徐茂公冷笑。

    “是吗?不知道你们怕不怕雷劈啊!”张百仁手掌一伸,只见一道雷光迸射,一团紫色的虚影在其掌心流转不定。

    瓦岗寨内

    李宝被带入了大堂

    “李宝贤弟,你可算回来了”大堂中传来一阵欢喜的声音。

    “见过大当家”李宝双手抱拳:“李宝无能,请大当家责罚!”

    “非你无能,而是那张百仁太强!”大当家眼中满是唏嘘:“你能在点天灯的酷刑下不肯开口吐露我瓦岗半点机密,我又如何肯责罚你这种忠义之人?”

    李宝一愣:“当家的如何知道在下被点了天灯?”

    大当家身边一袭黑袍的男子拿出一件黑雾缭绕的铜镜,铜镜上李宝在客栈的一幕历历在目。

    忠义人也!

    瞧着大当家与那法师的赞许,李宝苦笑:“大当家谬赞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既然投靠瓦当,理应为瓦当效命。”

    “贤弟且先下去休息,各种灵药已经备好,要不了多久你便可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