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瓦岗寨下
    废掉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乃张百仁的命根子,这般被动技能,简直是保命的必须之术。尤其自己即将玉液还丹,踏入阳神大道之时,这个时候更是关键。

    凤血虽然没有带给自己强大的武力,但却给与了自己不死不灭的特性。

    句芒真身虽然同样能不死不灭,但却是被动技能,自己主修的乃是剑道功夫,总不能舍本逐末日夜修炼句芒真身吧!

    张百仁分得清主次,辨得清好坏!句芒真身虽然厉害,但自家诛仙四剑更厉害。句芒真身修炼到大乘境界又能如何?顶多是第二个句芒,如今岁月变迁,句芒早就被埋葬于无尽的历史长河之中。但是自家修炼剑术,得到的可不单单是至道阳神,更是四道神胎。四道先天神祗的化身。日后自己可是将要成为先天神祗的人!

    脚踏波澜,张百仁心中难以取舍。

    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咬牙齿道:“凤血属火,虽然克制了青木之力,但却能叫我得自于白帝的剑术能够淬炼精粹。白帝神威滔天,传我的剑术也是一等一的厉害。而且我还有诛仙四剑,剑道才是我的老本行。”

    不过思忖了片刻,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断绝。

    句芒真身当然不能废掉,凤血也不能废掉。好在自己练成了道胎魔种**,可以暂时先将句芒真身的力量隐去。阳神尚未出现之前,以凤血保命。而且凤血属火,还能淬炼自家得自于白帝的剑道神通,得失未必能说得好。

    不单单青木不死真身,就是修炼而成的真水玉章日后也动用不得,不过剑道足以保命,要之何用?而且雷法也可以被凤血加持,雷火不分家,虽然少了真水,但却强了雷火。

    这般想着,张百仁脚踏波澜上了岸边,开始运转道胎魔种**,不断修炼着自家的法力,将青木不死真身、真水玉章的力量隐去。体内没有了阻碍,凤血之力刹那浩浩荡荡贯穿周身,一股奇异的感觉在心头弥漫。在一瞬间自家的白帝剑道忽然有了奇妙的转化,虽然自己不理解这种转化带来的后果,但却能让自己心神愉悦。

    内视眉心祖窍,在祖窍内一道紫色流光不断游走,四道神威浩荡辉煌无尽的力量不断弥漫于虚空,镇压着眉心祖窍。

    手指敲击着膝盖,观察着紫色的龙珠,张百仁尚在孕养的魂魄忽然以一种玄妙的波动逐渐分离,裹挟着一团真气化入了紫色龙珠之中。

    道胎魔种!

    祖龙龙珠内祖龙的意识已经全部被泯灭的一干二净,唯有一点点流光在不断闪烁,无数记忆碎片悬浮。

    祖龙几千年的记忆,岂是张百仁能够短时间吸收的?

    将自家魔种打入其中,以无数碎片为道胎。魔种以道胎为养料,等什么时候将这些记忆彻底吸收,祖龙龙珠便不再属于祖龙,而是真真正正被张百仁掌控的祖龙龙珠,属于张百仁的力量。

    张百仁面带笑容,很早之前就想着将祖龙的龙珠内种上魔胎,只是那个时候魔种刚刚形成,不足以离开体内。

    祖龙可是开天辟地便存在的大神通者,神通无尽法力无边,其龙珠乃是精粹中的精粹,若有朝一日其记忆碎片重组,只怕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

    比如说祖龙会忽然复生?

    上古大神通者的力量,不可不防!

    种魔完毕,放任那魔种吸收祖龙龙珠的力量,张百仁脚步迈出缩地成寸,向瓦岗寨走去。

    瓦岗寨

    确实不小,乃是遍布周边方圆几十里的大寨,山寨中男女老少良盗不分,盗贼藏匿其中,这就给朝廷的围剿增添了不知多少阻力。

    瓦岗寨上有瓦岗山,真真正正的土匪汇聚之地,里面高手如云猛将如雨,早在二十多年前瓦岗寨便开始秘密筹备,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瓦岗寨壮大,已经错过了最佳剿灭时间。

    有下面的村民为寨上的盗匪龙头通风报信,这些年瓦岗寨越加顺风顺水,不断壮大,就算是官府也逐渐放任不管。只要你不下山来胡作非为,咱们也不去理会你。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要是下山折腾事情,朝廷责罚我,那我就找你麻烦。

    瓦岗寨下

    一袭红杉的男子自远处而来。烈日熊熊,男子周身却不见半点汗渍,所有阳光靠近男子的刹那,似乎被其吸收。

    男子走过之处,光线一阵黯淡,仿佛被什么吞噬了一般。

    瓦岗寨下的客栈。

    店小二正在门前劈着木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下一刻瞳孔紧缩,手中斧头不由得攥紧。

    明明是青天白日,阳光正好,但自己只能看到那一袭大红袍,那男子的面容、身形似乎是一个无形黑洞,将自己的目光吞噬了进去。

    “小二,可有上房!”淡然的声音将小二惊醒,这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边,而自己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高手!绝对是大高手!很危险的高手!

    这是小二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

    听了张百仁的话,小二一个激灵,下意识站起身弯腰恭敬道:“客官您要上房还是中房?”

    小二哥将手在抹布上擦了擦,此时方才看清来人面容。

    一袭大红袍,身材修长,虽然不甚英俊,但却格外的协调顺眼,和难看不沾边。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对横眉,仿佛是两把利剑,一眼看去把把利剑扎入了心中,令人欲要窒息。

    乍一看到眼前的男子,所有人都会被这双独特的眉毛吸引,从而忽视了男子的容貌。

    “上房一间!好酒好菜尽管上!”张百仁慢慢走入客栈。

    客栈老旧,饱经风雨。

    瞧着客栈内的桌椅,隐约可见刀剑痕迹烙印其上。

    瞧着那刀剑痕迹,张百仁嘴角翘起,安然端坐在。

    “客官风采不凡,不知是何方人士,怎么会来瓦岗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小二殷勤的为张百仁擦拭着桌子,仿佛不经意间问了声。

    “洛阳!”张百仁笑着道:“小二哥武道底子倒是不浅,不知炼的五行拳中的那一拳?”

    “啊?客官说笑了,小的只是平日里耍几手功夫,都是庄稼把式”小二自嘲一笑,将桌子擦拭好,对着里面喊了声:“掌柜的,有客人来了!”

    话语落下,一位中年汉子自屋内走出,手中拿着算盘:“上房一日铜钱百枚。”

    这汉子浓眉大眼,双手指节宽大,显然有功夫在身。

    “啪!”一贯钱落下,张百仁毫不在意道:“所有好酒好菜尽管上。”

    “客官大方”掌柜面带笑容,将一贯钱收起来。

    此时门外一阵嘈杂,有商队到了。

    瓦岗寨是个好地方,此地是方圆百里的必经之地,不然瓦岗寨也不会逐渐壮大。瓦岗寨全都靠这些路过的商队活着。

    “李宝,你将我等骡马好生喂着,今日我等休息一日,明日便上路”门外走来二十几位腰间跨着大刀的汉子,瞧其服饰整齐统一,想来是某一家镖局的。

    在之后是陆陆续续五十多人的商队管事、伙计。

    这一堆人便将大堂坐满。

    掌柜笑语盈盈的迎了上去,只见那领头镖师坐下后,破口大骂:“他娘的,瓦岗寨上那群盗匪居然又涨价了,简直是一群黑心的扒皮。上次老子走镖,居然得了一半假钱,另外一半上缴了瓦岗,天长日久下去,咱们都要扎紧腰带去喝西北风。这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