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施法
    鱼俱罗够厉害吧?

    那又如何,还不是要在杨广手下效力,以大隋的财力供养武道。

    穷文富武,穷修道富修武!

    修炼武道就是烧钱。

    虽然在古时候盗匪横行,可以行侠仗义获得银钱,但有钱人谁会去做盗匪呢?

    所以说围剿盗匪纯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篝火熊熊,自袖子里拿出美酒、烤肉,缓缓给张仲坚倒上。

    “好酒!”一杯酒水下肚,张仲坚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道:“这么一杯酒,便是普通百姓一年的生计。都督尚且如此,更何况大隋官僚?大隋已经腐朽入骨子里,天下各大门阀世家纷纷出手暗中筹谋反隋之事。而且朝廷并不缺少见神高手,当年贺若弼等人陛下下旨诛杀,可不见丝毫犹豫。”

    张仲坚的话外意张百仁听懂了,随即失笑:“非也!此一时彼一时!”

    张百仁知道,如今大隋风雨飘摇,想要将张仲坚这等高手拉入自己的战车,有些异想天开。若放在大隋富平时,或许到有几分希望。

    “与大隋比起来,我还不如投靠瓦岗!凭我本事,要不了几年瓦岗便会落入我手中,各大门阀世家的物资尽数归我所有”张仲坚笑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严肃起来:“张兄切莫如此想,须知本都督刀剑无眼,对于叛党可从不手软。”

    瞧着面色严肃的张百仁,张仲坚苦笑:“在下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都督居然当真了!凭我与李靖、红拂的关系,又怎么会投入瓦岗?”

    张百仁面色稍霁:“玩笑便好!玩笑便好!只是这类玩笑还需少开,我可是会当真的,若叫张兄不小心死在我的剑下,在下日后心中必然悔恨万分。”

    虬髯客吃着烤肉,喝着美酒:“这夺龙大阵,你打算如何破去?”

    “还要请教张兄”张百仁端起酒杯示意。

    与张百仁碰了一下酒杯,张仲坚才道:“实不相瞒,铜模关乎重大,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忍这些盗匪危害天下百姓。又恰好听闻‘神’要对你下手,于是忍不住想要跑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虬髯客将酒水一饮而尽:“神被你退去,但铜模必须追回来。”

    “张兄倒是明白人,知道这铜模的危害”张百仁无奈一笑:“可惜有的人偏偏不知道,居然为了一己私利将铜模给卖了出去。”

    “我一介武夫,对于大阵的研究并不多,破阵还要靠你自己。若冲入瓦岗寻找铜模,我倒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张百仁对着虬髯客一礼,酒水一饮而尽,开始打坐运功。

    如今三魂七魄被解放出来,还要慢慢运功调和,毕竟二十多年的分离,不是一时间就能合在一处的。

    就像亲人分别二十多年也会有些生分,更何况是三魂七魄?

    瓦岗寨

    此时各大头领汇聚一堂。

    “凤血!”翟让端坐在主位,眼中满是神光。

    “大哥,这可是凤血,咱们决不能错过!”下方一位汉子开口。

    “是极,若能得了凤血,我瓦岗寨也有长生不死的神明,日后延续千古,天下大统未必不能落得”又有人附和。

    “军师以为如何?”翟让看向了徐茂公。

    徐茂公面色游移不定:“怕是难啊!大都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天下间想要其性命之人数不尽数,如今二十五年过去,却依旧活得好好的。当年各大门阀世家联手都不能置其于死地,这事情怕是有些棘手。狐狸抓不到,反而惹了一身骚。”

    一边徐世绩不满的道:“张百仁如今自己找上门来,咱们既然已经得罪,便管不得那么多了。”

    一边单雄信摇摇头:“怕是不可!我当年与张百仁交过手,张百仁神通深不可测!世人都说张百仁无生剑名震天下,萧萧落叶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不知要了多少人的性命。但那日张百仁与我交手,却从未出剑,便将我打的毫无招架之功。如今十五年过去,只怕修为更加深不可测,咱们还是莫要招惹的好。”

    “莫要招惹?难道铜模还能送出去不成?”徐世绩翻翻白眼。

    这话倒是真的,铜模怎么着也不能送出去啊。

    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翟让终究顶不住心中的诱惑:“若有机会,逼其交出凤血倒也无妨。”

    听闻此言,单雄信与徐茂公俱都面色一变,交出凤血怕是瓦岗灾难就此开始。凤血谁不想要?那可是长生不老的希望,就算是猪得了凤血,也能修成至道阳神,也能武道至上。

    就怕到时瓦岗寨会分崩离析,兄弟反目,那可就糟了。

    一旦瓦岗分崩离析,这些人如今都上了朝廷的黑名单,那个能逃得出张百仁的追杀?

    “绝对不能得到凤血”徐茂公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第二日天刚亮

    张百仁瞧着跃出地面的太阳,轻轻睁开眼睛。张仲坚在远处拉伸筋骨,调动气血。一日不练,十日成空。修道也好,武道也罢,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张百仁把玩着金简,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瞧着烟雾朦胧的瓦岗寨,一掌熄灭了篝火:“还请道兄替我护法,看我做法能否破开这瓦岗寨大阵。”

    张仲坚点点头:“都督尽管动手便是。”

    张百仁手掌一伸,龙珠悬浮于手心,然后慢慢漂浮于胸口处停止。

    张百仁手中掐诀,只见地上烟尘滚滚,在其脚下天地似乎不断缩小,空气压缩扭曲,一个龙卷在法诀的控制下缓缓形成。

    神通便是以小博大,只见细小的龙卷拳头高,在龙珠的力量下投影而出,落在了瓦岗山处化作了千丈高、二十多米粗细的龙卷。

    龙卷上接云端,下联地面。

    “呼!”

    方圆几十里狂风卷起,沙石漫天,吹得人睁不开眼。

    “我要将瓦岗寨连根拔起!反贼安敢如此嚣张,简直没天理!”一边说着张百仁催动龙珠缩小,没入了龙卷内。

    瓦岗寨中

    狂风来的如此突兀,没有半分预兆,瞧着那接天连地滚滚而来的龙卷,瓦岗寨中的众人俱都是骇然变色,纷纷躲入屋子里、地下不敢出来。

    “大家莫要担忧,这龙卷虽然厉害,但此地有龙脉汇聚,压制万法。这龙卷进入咱们瓦岗寨,威能十不足一,大家莫要慌张,寻个地方躲起来便好”徐茂公高声道。

    此言落下,人心稍微安稳。

    只见那龙卷过处,大地掀开,砂石卷起,凶猛无匹的撞入了云雾之中。

    瓦岗寨的云雾被搅动,疯狂的旋转,山寨内拳头大小的砂石到处乱飞,不知多少盗贼受了重创。

    “嗯?”山寨外张百仁眉头皱起:“怎么不见龙卷将人卷起抛出山寨?甚至于建筑都没有齐根拔起?”

    “此地有龙脉镇压,更有高手布置风水,可以极大削减龙卷的力量!”徐茂公道。

    “呵,那我便刮他十天半个月,倒要看看这群混账忍不忍得住”张百仁冷笑。

    瓦岗寨中飞沙走石,易骨武者、易筋强者倒无碍,但普通盗匪却是倒了大霉,那拳头大小的砂石砸在脑袋上可是会要人命的。一时间瓦岗寨中人人自危,躲在山寨中不肯出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们挡住了张百仁,却也将自己困在山中,没有山下供给,咱们早晚要饿死”翟让眉头皱起。

    “那就想办法叫张百仁离去就是了!或者诛杀张百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