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金简神威,拔山超海
    话虽如此说,但在修士界,什么都不是绝对的。

    尤其是瞧着那双淡然的眸子,明明没有任何杀机,但不知为何,众人心中却蓦然一滞。

    “叫我破阵?那好,便破阵给你们看!待我将你瓦岗杀的血流成河,也好震慑天下乱党”

    张百仁心中冷笑,之所以将此人千刀万剐,不过是为了杀鸡儆猴罢了。叫瓦岗寨的那群盗匪知道自己的厉害,自己不是好惹的!

    就在此时,瓦岗寨内忽然传来一阵惊呼,接着便砍杀之声传来。

    翟让怒吼传遍方圆十里:“李宝!你在干什么!”

    “大当家,李宝盗取铜模,杀死了看守铜模的十几位兄弟,这小子已经叛变了山寨”有人在远处呼喝。

    “李宝,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本座需要你的解释!”翟让站在城头,俯视着下方被层层围住的李宝。

    “大当家,铜模事关重大,关乎到天下百姓安康,这铜模瓦岗寨不能留!”李宝手中攥紧一根铁棍,大口喘着粗气,在其身上缠绕着一个包裹。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背叛了山寨!铜模之事轮不到你做主,放下铜模,念在你往日的功绩,本座给你一个痛快!”翟让眼中杀机缭绕:“我瓦岗寨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

    “不行!盗亦有道,天下事自然有天下人做主,铜模关乎天下百姓利益,当初我瓦岗寨初建,宗旨便是除暴安良,对抗朝廷的剥削。大当家以铜模大肆印造铜钱,坏的不单单是朝廷体制,更是关乎着天下百姓的利益,这件事我既然遇到,那便不能不管!”李宝话语坚定,声音果决。

    “李宝,你发什么昏?莫非中了摄心术不成?速速将铜模放下,我等还当你是兄弟,还当你是瓦岗寨的一份子”徐世绩面带怒色。

    “不行,今日这铜模必须送出去!”李宝果决道。

    “冥顽不灵!”翟让冷冷一笑:“我瓦岗寨的雄图霸业,岂能因你坏掉?李宝叛变瓦岗,众位兄弟尽管下手,生死不论!”

    “大当家,咱们也是从平民过来的,走投无路才踏上不归之路。你若如此做,与那门阀世家、朝廷狗官有何分别!”李宝苦苦哀求。

    “混账,本座如此做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瓦岗寨弟子何在,还不速速将叛徒李宝拿下!”翟让怒吼一声。

    众盗匪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听了李宝的话顿时一阵犹豫,但翟让乃是大寨主,是以听了翟让的话后,即便心有不甘,也立即拿着刀尖扑了上去。

    “叮叮当当!”

    李宝陷入重围,与瓦岗寨山匪不断拼杀。双方皆念及往日里的旧情,不肯下死手,但即便如此李宝身上伤势也在逐渐增多。

    “哟,瓦岗寨关键时刻居然内乱了,果真是老天都助你一臂之力”张仲坚诧异道。

    听着大阵内传来的喊杀,张百仁面色略带动容,李宝果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只是可惜了,李宝动作不干净,被人发现了踪迹。

    “都督,这大阵咱们怕是不破开了,还需召集道门高手才行”张仲坚苦笑道。

    “是吗?未必!且看我手段!”说完后张百仁手中拿着金简,打量瓦岗山的地脉走势,下一刻金简散发出乳黄色之光,袖里乾坤施展,那金简神威加持于袖里乾坤之上。

    “轰!”

    大地震动,龙脉轰鸣,鸟兽惊飞。

    “地震了?”

    有人惊呼一声。

    “轰隆!”十里外的一座大山在不断抖动,山中鸟兽早就不见了踪迹。

    大山高十五米,方圆三十米左右。

    地脉在颤抖,此时大山上空凭空出现一方黑洞,黑洞中散发出无匹吸力,将下方的大山拉扯的晃动不休。

    “轰!”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只见那黑洞中一只手掌伸出,居然将大山凭空拔起,向着瓦岗寨的方向而来。

    “这……”

    瞧见这一幕,场中群雄顿时骇然变色。

    “这……这等拔山超海的本事,便是至道强者也绝对做不到”张仲坚骇然变色。

    莫说至道武者,便是见神武者只要肯努力,也能将这小山轰碎。

    但若说将小山拔出来,是万万做不到的。

    就像是一堆泡沫,你能轻易将其戳破,但你能拔出来吗?

    “你等做缩头乌龟,依仗着大阵的力量欺负本都督没有破阵本事,今日便叫你等见识一下本都督的手段!”张百仁深吸一口气,袖里乾坤能做到这般,多亏了金简加持。天地胎膜的力量可以使得张百仁衣袖不会破碎,而且天地胎膜可以切割重力,操控玄妙之力。所以别看小山挺大,但却没有重力,张百仁根本就不费劲。

    至于说十里外收摄拔山,乃是张百仁参悟了真空大手印后,神性经过一番推演,做出了改良。

    “都督手下留情!”瞧着‘飘’过来的大山,瓦岗寨中一片大乱,翟让猛然开口。

    下方正在围攻李宝的土匪鸡飞狗跳早早散去,生怕被那大山砸死,一时间李宝脱得危机,冲出了瓦岗山重围。

    大阵毕竟虚幻,乃是法界之力。而袖里乾坤搬来的大山乃是物质界之物,大阵根本就挡不住。

    所以看着那飘过来的的大山,瓦岗山一片大乱,黑压压的大山投射而下的阴影,令人忍不住心中惊惧。

    根本就不理会翟然的话,张百仁面色森然:“背信弃义?今日便灭了你这瓦岗寨!”

    “都督,我等愿意交出马家庄掌柜,还请都督留手!”徐茂公惊呼。

    “都督,手下留情啊”单雄信高声呼喝,声音中满是惊惶。

    此时瓦岗寨内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到处抱头鼠窜,这么大的山头砸落,就算躲在地下,也是死路一条,唯有避开这大山砸落之地。

    对于瓦岗寨内的惊呼,张百仁根本就不予理会,只是手指继续拨动袖里乾坤,推动着大山。

    大地胎膜抵消了大地的重力,那山头自然可以被轻易拔出,在云头飘荡。

    “砰!”

    一道人影自云雾中冲出,跪倒在张百仁脚下,双手高举一物,声音急切:“都督,铜模再此,还请都督开恩!这瓦岗寨中虽有盗贼为恶,但却也有大部分老弱病残,一生俱都为良民,杀之必然折损功德,还请都督开恩!”

    李宝面容狰狞,周身伤口血肉淋漓,满头黑发已经尽数花白。

    为了盗取铜模,冲出瓦岗寨,李宝不惜点燃气血,燃烧了生命力,满头黑发一刻钟全白。

    “都督手下留情啊”李宝目光中满是恳切:“都督乃是朝廷正义之师,天下闻名的高手,若这般大肆屠戮老弱病残,岂不是有损都督威名?”

    瞧着血肉淋漓的李宝,张百仁目光变动,这般忠义之人,果真存在的,古人诚不欺我也!

    “翟让,打开夺龙大阵,不然休怪本都督手下无情,将你瓦岗寨彻底灭绝!”张百仁目光自李宝身上移开,看向了远处的瓦岗寨上众位头领。

    此时众目睽睽之下,翟让敢说‘不’吗?

    大山就悬浮在众人头顶,翟让若敢狠心牺牲瓦岗寨内的众人,必然会失去人心,日后也无法立足于江湖。

    “张百仁,我就不信你当真敢将大山扔下来,砸死这无数老弱病残”翟让梗着脖子,强做气势。

    “哦!”张百仁淡淡的哦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看向瓦岗寨。

    “都督,手下留情啊!”李宝不断以头触地。很难想象,点天灯都不肯屈服的汉子,居然为了一群老弱病残,做出最没尊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