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抓奸的感觉
    其实张百仁也蛮尴尬的,当年自己不过是瞧那女童有趣,便传了五禽戏内炼之法,然后弹了一首曲子,谁知道那女子居然恰好是李秀宁?

    古时候男女爱情很简单,简单的有些令人出乎预料。一个照面、一句话、一个约定,便是一辈子。

    “张百仁!”

    张百仁领着左丘无忌、李宝刚刚出了大门,就听到一阵清脆的女子喊叫响起。

    循着声音望去,却见不远处大街上,一辆马车内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

    “你叫我?”瞧着女扮男装的女子,张百仁愣了愣神。虽然女扮男装,但却难以掩饰其风采。一双大眼睛顾盼之间柳波转动,眸子内水光闪烁,肌肤细腻雪白,五官精致,好一个可人。

    依稀有当年小萝莉的影子!

    “李三娘子!”张百仁心中下意识道。

    “上车”李秀宁落下帘子。

    左丘无忌对着张百仁眨了眨眼睛,张百仁登上马车,自然有车夫赶路,左丘无忌与李宝遥遥吊在后面。

    李秀宁面若胭脂,脖颈、耳根一片粉红。

    “对……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李秀宁糯糯道。

    “啊?”张百仁一愣,不知李三娘子为何一上来便给自己道歉。

    “之前柴绍与二哥进你府邸大闹一番,我都看到了!”李秀宁苦笑,面色羞红。

    “好些年不见,三娘子已经成大人了,为何离家出走?”张百仁看着三娘子。

    “十五年不见,你都不来看我,难道不许我来看你?”李秀宁大眼睛瞪着张百仁。

    张百仁苦笑,不愧是铁娘子,敢爱敢恨!这般露骨的话,寻常女子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张百仁只能苦笑:“你啊!我与你父亲、哥哥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会去李府,我怕去了会打起来。”

    李秀宁瞪着张百仁,面色逐渐涨红,下意识玩弄着衣角:“当年我爹与你定亲,我心中便认定你了。我爹虽然嫌贫爱富,我却不会。我如今已经逃出李家,是不能再回去了,日后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你可不能抛弃我!”

    瞧着面色羞怯的李秀宁,张百仁苦笑,不知如何开口。说实话,美色当前张百仁若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已经有婚约了”张百仁略作措辞道。

    “我不在乎,男人三妻四妾算得了什么,只要你不抛弃我就好。我如今背叛李家,无家可归,你莫非不要我了?”李秀宁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可怜兮兮的目光,面色浸染上一抹惨白。

    “怎么会!你这般美人,那个舍得抛弃,我只是担心你受委屈”张百仁苦笑。

    “我不怕委屈,俗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当年爹将我许了你,那我便是你的人了!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便跟定了你!”李秀宁苍白之色逐渐退去,再次恢复了羞怯的样子。

    张百仁沉吟,然后道:“那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张百仁!你个无耻的混账,还说你没有将绣宁藏起来!”忽然一声喝骂传来,只见柴绍不知何时挡在了马车前,面色苍白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马车,声音满是怒吼。

    李二公子一双眼睛阴沉的盯着马车,站在柴绍身边不语。

    “怎么办?”李秀宁猛然一惊,一张小脸瞬间惨白。张百仁也是满面尴尬,这才刚勾搭上,就被人家抓住了。

    “莫要慌张,看我手段!”张百仁袖里乾坤张开,将李秀宁藏了起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掌撩开帘子:“柴绍,你屡次冒犯本都督,莫非真当本都督好欺负是吧!”

    “交出绣宁”柴绍咬牙切齿道。

    此时李宝与左丘无忌走出来挡在马车前,虎视眈眈的看着李二与柴绍。

    “我去哪里给你偷一个李秀宁来?”张百仁没好气的钻出帘子,站在马车上。

    “绣宁就在这车中,你叫她出来,我要当面和她对质”柴绍面色惨白道。

    看着柴绍,张百仁轻轻一叹,柴绍是真的喜欢李秀宁,不然也不会这般样子,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

    “都督,你虽是朝廷大都督,但却也不能强抢民女”李二阴沉着脸道。

    “世民啊!”看着自家便宜小舅子,张百仁叹了一口气,猛然扯开帘子:“那个有李秀宁?”

    “没有?”李二与柴绍一愣。

    “这不可能,我明明听到绣宁的声音了,这不可能!”虽然不敢置信,但柴绍面色却好了一些。

    “吱!吱!吱!”柴绍手中一只紫色老鼠跳出,在马车转了一圈,返回其手中:“绣宁的气息就在这里,怎么会没有?”

    柴绍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神经病,下次在打扰我,休怪本都督不客气”张百仁回转马车,撂下帘子,车夫驱赶着马车走远。

    瞧着马车远去的背影,柴绍使劲的抓着脑袋:“怎么会不见!怎么会不见!我明明听到绣宁招呼他上了马车!马车里应该有两个人,为什么只有一个?”

    柴绍喃喃自语,待到马车不见了踪迹,李世民才咬牙切齿道:“柴兄忘了,这厮袖里乾坤独步天下,莫说是人,就算大山都能装得!”

    “对,绣宁定是被其藏在了袖里乾坤内,咱们快去追!”柴绍闻言面色一变,猛然突破音爆追赶过去。

    只是此时人海茫茫,哪里还有张百仁的影子。

    “你这袖里乾坤之术真玄妙”李秀宁坐在马车中,好奇的翻看着张百仁袖子,瞧不出什么异常。

    今日张百仁换了一袭紫色衣衫,那赤练霓裳被其脱下去。赤练霓裳屡次不能阻挡对方暗杀,张百仁对赤练霓裳失望无比,倒不如换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

    “袖里乾坤早就失传了,如今不过是我自己研究出的秘法罢了。这秘法只有我能修炼的了,却传不给人”张百仁抚摸着李秀宁的发丝。

    看着张百仁,李秀宁笑着道:“世民最是聪明,你居然将世民都骗过了。”

    “只不过没想到哪里罢了,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反应过来”张百仁一把攥住李秀宁的手腕,跃下马车缩地成寸,不过片刻便消失在洛阳城中。

    “张百仁,你给我下来!”柴让这厮追上来,堵住了马车,惹得周边百姓纷纷闪开路。

    “别装死,赶紧给我滚出来,将绣宁放了!”柴让指着马车大喝。

    “柴公子,你可莫要欺人太甚,我家都督已经让了你两次,你莫要不识抬举”左丘无忌挡在了柴让身前。

    “张百仁,你若是个男人,就出来与我分个高下”柴让怒吼。

    李世民面色阴沉向着马车走去,瞧着李世民,左丘无忌面色犹豫。李秀宁确实就在车上,眼前这位可是自家大人小舅子,要不要阻拦呢?

    “唰!”还不待左丘无忌断决,李世民已经掀开帘子,马车一片空荡。

    人呢?

    不单单李世民一呆,就算柴然也愣住了。

    左丘无忌挠了挠脑袋,不知自家大人如何走的。

    “张百仁呢?”柴让将目光看向了左丘无忌。

    左丘无忌瞥了柴让一眼,这二五仔还敢和自家大人抢女人?简直活腻味了!

    “不知道”说完后左丘无忌消失在人潮中,不见了踪迹。

    李世民没有阻拦,任凭左丘无忌离去。来到柴让身前,李世民面带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任谁遇到这种事都恨不得拔剑杀人,这绿的有些严重啊。

    “柴兄!”李世民苦笑,脸上满是歉意。

    “追,我一定要将绣宁找回来”柴让铁青着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