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见红拂,拔出铁线
    夜晚

    金乌西沉

    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手中拿住七星剑,看着虚空中的北斗七星。

    夜晚才是北斗七星的主场。

    太阳之炁冲入七星剑中,下一刻却见天边北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射出七道光华垂落于七星剑上。

    七星剑与自己来说并无大用,但若落在寻常人手中,乃是攻伐无敌的利器。

    “哐当”

    七星剑归鞘,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笑容,转身回了自家寝室,抱着七星剑陷入了打坐修行之中。

    时间悠然而过,第二日天刚刚亮,就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曹蠻走上前来:“都督,红尘三侠拿着拜帖在们外等候。”

    “哦!”张百仁缓缓起床,穿上了衣衫:“请他们去大厅内候着。”

    待洗漱完毕,来到大厅,却见虬髯客、李靖、红拂端坐在大厅中静静的喝着茶水。

    “见过都督!”

    三人齐齐一礼。

    张百仁对着虬髯客笑了笑,然后看向李靖:“李靖,你修为怎的还是易骨?都没大成!”

    李世民十五年都见神了,以李靖的资质,按理说不应该啊!

    李靖苦笑:“武者修行需要大量天才地宝,洗髓伐毛可是大活计,在下家境贫寒,距离易骨大成尚差一线。”

    瞧着李靖,张百仁点点头,穷文富武他是知道的:“武者巅峰年龄只有五十年,一旦过了五十年,再想突破见神难如登天!”

    转过头对着一边的侍卫道:“去府库中取了一只三百年的老参拿来。”

    侍卫领命而去,红拂此时恭敬一礼:“见过大都督!”

    “莫要客气,都坐吧!”张百仁摆摆手,端坐在了主位,一双眼睛看向虬髯客:“如今大隋风雨飘摇,高句丽即将犯疆,不知张兄可愿为天下百姓出力?”

    “你莫要难为我,又不是不知我性格,我脾气火爆受不得官场的龌龊。若叫我入官场,说不得第二日便传出杀官造反之事”虬髯客苦笑。

    张百仁将目光看向李靖,这厮在后世被人称之为隋唐时期的战神,行军打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可惜那是经历隋末无数动荡培养出来的,此时的李靖距离战神境界距离很远,不过此人对于兵家战阵的造诣很高,是个人才。

    “以前多有冒犯都督,还请都督恕罪”红拂女站起身恭敬的赔了一礼。

    “算了,本都督虽然小气起来不是人,但一般不会小气。你三人来意我心中清楚,没想到你的药王真身已经完成了易骨阶段,距离见神不坏只差一个顿悟”张百仁上下打量着红拂。

    “还请都督成全”红拂女恭敬道。

    瞧着眼前三人,张百仁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成全你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还需你夫妇在我账下听用。”

    “都督,我夫妇已经决意弃官场而去,一心游览江湖盛景,还请都督恕罪!”听了张百仁的话,红拂立即出口否决。他怎么可能叫李靖为了自己失去自由。

    “都督,我……”李靖面带难色。

    一边张仲坚道:“都督,你这可就不爽利了,乘人之危可不是君子所为。”

    瞧着张仲坚,再看看面色平静的红拂,面带为难的李靖,张百仁苦笑:“罢了!罢了!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呢?”

    本来想着给李靖红拂下套,收归为己用,但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事情要大家都真心实意、你情我愿才可,否则日后出工不出力,可是会出现大问题的。

    张百仁拿出玉萧,曲子缓缓吹奏。

    只听得声音淼淼,红拂面带痛苦之色,周身肌肉扭曲颤抖。

    修炼至易骨大成境界的红拂依旧为血线虫所制,可知这蛊虫的威能,一旦发作起来生不如死。而且此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红拂也杀不得这血线虫。

    一条殷红色虫子自红拂的心口处爬了出来,缓缓来到张百仁身前,缠绕在玉笛上。

    血线虫长三米,看起来比发丝还要细微,平日里就隐藏在人的毛血细管中。

    血线虫乃杨素为了相助红拂练成药王真身,却不想红拂反而对杨素心生怨恨,盗走了赤练霓裳。

    其实如今张百仁知晓,就算红拂不盗走赤练霓裳,只怕杨素也未必能幸免于难。

    “多谢都督大恩大德,日后都督但有吩咐,红拂不敢推辞!”血线虫被拔出,红拂面色好看一些,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

    “起来吧,你记得这句话便好”张百仁点点头,转头看向李靖。这厮就是一个妻管严,怕红拂怕的要死。

    红尘三侠之间恩怨情仇纠葛颇深,红拂与李靖互生爱慕,虬髯客遇见红拂之后却也是惊为天人。不过虬髯客乃真正汉子,自然不肯做出第三者插足之事。日后虬髯客率领部下出海,与红拂与李靖完婚不无关系。

    虬髯客好歹也是隋末高手之一,若非出海远走他乡,中原群雄必有其一席之地。

    可惜了,任谁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嫁给了自家兄弟,都绝对承受不住这份悲痛。

    虬髯客是悲剧的!

    人的一生有两大悲剧,其一是远走他乡。其二是自己喜欢到骨子里的人和别人成亲。偏偏这两件事情都被虬髯客给碰到了,也难怪虬髯客尚且在壮年之时便黯然退出,退出了天下霸业。

    “唉!”想到这里张百仁轻轻一叹。

    “都督为何叹气?”虬髯客一愣。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回过神来看着兄妹三人:“没事,最近高句丽不安分,大隋又内忧外患,本都督想起来便寝食难安。”

    听了张百仁的话,三人没有接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算了,本都督的心思谁懂!”张百仁意兴阑珊的叹了一口气,此时有侍卫端来三百年的老参。

    张百仁将托盘送给李靖:“这三百年老参足够你调理身子,易骨大圆满,咱们日后有缘江湖再见吧!”

    “这!”瞧着那三百年的老山参,李靖露出迟疑之色,三百年老山参可是无价之宝。

    “拿着吧!都督看得起你,你若不接受,反而叫都督心生不喜”虬髯客比李靖豪迈的多。

    “谢过都督”李靖接过老山参,恭敬行了一礼。

    三百年老山参可遇不可求,即便李靖也难以按耐住心中的火热。

    与三人叙了一会话,几人便知机告辞离去。

    “都督,怎的如此看重这三人?”左丘无忌自偏殿走出来。

    张百仁慢慢悠悠道:“此三人乃豪杰也!李靖在朝中素有贤名,杨公生前便对其颇为赏识,说其必成大器。虬髯客乃见神强者,江湖中真正的侠客,心有豪气,算得上是奇人。”

    至于红拂女,张百仁没有点评,心中却是多有想法,不知该如何评价。

    “大哥,今日都督有些奇怪!”走入张府,红拂女忽然开口。

    “以前都督都是盛气凌人,不将天下豪杰放在眼中,动手必然取人性命,杀机冲霄震慑鬼神,十五年闭关怎么转变这般大?”红拂诧异道。

    虬髯客闻言有些无语,你要是看到这小子在瓦岗寨的所在所为,还敢说这小子杀气消散了?

    “都督如今杀机内敛,比之前更加可怕,切莫小瞧了都督”虬髯客无奈一叹:“没有杀气的人,才更加可怕。”

    “这三百年老参拿着烫手,不过我已经在易骨境界卡了八年,实在等不下去了”李靖捧着玉盒,眼中有一股沉重。这些年红拂二人一起习武,早就将那点家底折腾干净了。

    而且李靖以的为人,也不屑去**鸣狗盗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