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杨广手段,撕破脸皮
    身为朝廷命官的李靖都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普通江湖武者?

    别以为张百仁随手斩杀易骨强者,便以为易骨强者真的很弱,易骨强者乃是千军辟易的存在,没有门阀世家支持,或者说家中没有钱财的,想要易骨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易骨强者往往只有三种身份,第一是门阀世家。第二便是盗匪,其三为无意中获得大机缘的存在。余者想要突破易骨,不下于登天之难。

    送走了李靖,张百仁嘴角露出笑容,修为越高,以往自己看重的事情越加淡漠。以往自己存了拉拢李靖,将其手归于麾下的心思。但如今至道阳神指日可待,诛仙四剑炼制成功,一人便可弹压天下,心思自然随之淡了许多。

    “高句丽!”张百仁眉头皱起,思考着高句丽的事情。高句丽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至于杨广说的依靠高句丽消耗门阀世家的底蕴,张百仁心中不置可否,门阀世家可没那么简单。

    时间就这般慢慢悠悠的过,高句丽不安分的酝酿着造反大计,朝廷也是波流翻滚,大隋不甚安宁,所有人都在明争暗斗,私下里相互算计。

    其实此时大隋早就没有表面上的那般平稳,西突厥处罗可汗自持武力对隋帝不敬,隋帝对其心中有厌恶,开始暗中谋划西突厥之事。

    如今众人据都在暗中算计,等候着那最后的惊天动地一击。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杨广赦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来海口造船三百,官吏督役,昼夜立于水中,略不敢息,自腰下皆生蛆,死者十之三四。

    放下手中的情报,张百仁眉头紧锁,一双眼睛看向虚空中的大隋龙气,此时大隋龙气平白蒙上了一层黑雾。

    张百仁面色难看,杨广不愧是君王,为了削弱门阀世家当真狠毒至极。这一下必然使得地方门阀世家名声臭了,但门阀世家却不敢不从。而且死的人乃门阀世家治下之人,在这个人口就是第一生产力的时代,人口就是实力,死这么多人而且还是枉死,对于门阀世家气数削弱不可谓不大。

    张百仁没有插手,只是静静的看着,到如今他也无力插手,杨广心意已决,岂是他能改变的?

    三月,杨广驾至涿郡之临朔宫,文武从官九品以上,并令给宅安置。先是,诏总征天下之兵,无问远近,俱会于涿。

    “大人!”左丘无忌自从种了魔种后,便成为了张百仁真正铁杆心腹。

    “事情怕是不对头吧!”左丘无忌压低嗓子,一双眼睛打量着庭院,似乎生怕人听到一般。

    “陛下召集天下兵马汇聚于涿郡,未免太过于兴师动众,区区高句丽,岂能如此大动干戈!”左丘无忌压低嗓子道。

    张百仁自然心中清楚,杨广此举乃是大洗牌,借机抽调天下兵马,所有朝廷真正精锐留下,各大门阀世家暗地里培养的私兵都去送死,借助高句丽之手将其磨掉。

    现如今各大门阀世家已经开始将手掌向郡县伸去,许多郡县士兵已经发生了变化,杨广正要趁机大洗牌,彻底在军中抹去门阀世家的痕迹。

    门阀世家自然不肯苦功就此化作齑粉,但那又如何?有军中第一高手鱼俱罗坐镇,各大门阀世家岂敢违逆杨广的命令?

    鱼俱罗在大隋军中的号召力不是一般的强!

    鱼俱罗就是大隋的定海神针,有鱼俱罗在世一日,门阀世家就休想彻底掌控手中势力。

    “陛下这次征讨高句丽,怕是目的不纯,对我等起了提防之心,我等真的将兵马抽调出去,必然消耗在涿郡的战场上!”

    琅琊王家,王家一位老祖面色阴沉至极。

    “那又如何?陛下有令,你敢不从?如今天下大军汇聚于涿郡,有鱼俱罗这个军中第一人弹压,你如敢不从,信不信百万大军先南下将你亡族灭种!”河东崔家的一位老祖面色阴冷:“陛下狗急跳墙了,千万不要给陛下抓到把柄,如今天下兵马汇聚一处,谁敢跳出来便是夷九族的下场。”

    “难道就这么看着?”又一位老祖不忿道。

    “那又如何?难道你还敢搞什么动作不成?”有人冷冷道。

    “长白山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忍住,暂且等等,民怨还不够大!”

    永安宫中

    张百仁与萧皇后相对而坐。

    此时萧皇后一袭凤冠霞帔,妖娆的面孔上满是平静。

    在二人身前乃一方棋盘,黑白分明的棋盘。

    “陛下驾临涿郡,抽调天下兵马,看来魄力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张百仁一颗黑子落下,吃了萧皇后一颗白子。

    萧皇后面色沉着,仔细的盯着棋盘:“陛下是想和门阀世家开战,就是不知门阀世家敢不敢迎战!”

    门阀世家当然不敢应战,杨广的布局已经完成,此时人已经在涿郡,大隋的精锐之师也在涿郡,门阀世家哪个敢蹦跶出来?一但跳出来,便会迎来杨广的雷霆一击,涿郡兵马迅速南下,将其抄家灭族连根拔起。

    门阀世家不敢应战,杨广也不能说直接将各大门阀世家斩尽杀绝,直接动手。人家没有把柄,若胡乱动手,暴君的名声怕是落人口实,杨广反而落于下风,激起民怨。

    门阀世家不敢应战,那便只能听从杨广吩咐,将手下的兵马忍痛送出去,不然给了杨广借口,涿郡那百万大军可不是闹着玩的。

    “陛下很有魄力”张百仁赞了一声,就看门阀世家反应了。

    门阀世家又能如何?

    不听话就灭族,听话将自家培育了十五年的士兵送出去,白白在战场上当炮灰消磨掉,任谁也不甘心啊。

    “门阀世家输了一筹,就看陛下这棋如何下了!”张百仁落下一颗黑子。

    手中没有兵权,门阀世家再折腾,也不过是反掌可以覆灭的蝼蚁罢了。只要能在战场上将门阀世家的兵权消磨掉,杨广就算赢了。

    张百仁眯起眼睛,心中各种念头不断流转。

    门阀世家确实不甘,明知杨广打算,但却不得不送自家士兵去前线送死。

    本来门阀世家想要勾动高句丽做下一些事情,没想到杨广居然如此狠辣,直接与门阀世家摊牌动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陛下,涿郡如今已经准备完毕,只待陛下一声令下,上可取东突厥、韦室、高句丽,下可弹压门阀世家”鱼俱罗坐在杨广下首,口中依旧在不断吞噬着肉干。

    “有劳爱卿了,若没有爱卿,朕当真不知该如何动手,只怕汇聚了天下兵马,也未必能镇压的住门阀世家与这些塞外异党”杨广满面唏嘘。

    “陛下过奖,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始毕可汗已经在大营外等候三日了,整日里战战栗栗,生怕朝廷大军北上荡平了东突厥,这些日子塞给下属的黄金足足有五万两,牛羊无数,当真被吓破了胆子”鱼俱罗眼中满是笑容:“陛下如此威势,当可比拟秦皇汉武。”

    “哦”杨广露出一抹不屑:“始毕可汗此人狼子野心,早些年对我大隋虽然恭敬,但小动作却不断,朕早晚要与其清算。”

    说到这里,杨广道:“告诉始毕可汗,朕现在没空见他,叫他在一边候着吧。征讨高句丽叫上他,也让这些没见识的家伙知道朕的本事!见识一下我大隋国力。”

    “末将也正有此意”鱼俱罗吞下一口肉肝,脸上满是奸诈的笑容。

    ps: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