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杨坚驾临
    “轰!”

    就在张百仁心中思忖着日后打算之时,忽然天边放射无量神光,在那浩荡的紫色光柱中,有无量色、无量音铺天盖地传来,笼罩整个涿郡。

    五鼓瑟兮鸾为车,黑云铺天盖地欲要下雨,水汽此时冲天而起,化作无尽烟霞,遮盖整个涿郡大营。

    霹雳惊天,彩光无尽。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裳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天音传唱,响彻方圆几十里。

    “何人如此大的排场?”张百仁悚然一惊。

    就在此时,却听云端传来惊雷般的声响:“天帝陛下法驾涿郡,下界杨广速速前来拜见。”

    “呜嗷”

    一阵龙吟,龙气冲天而起,搅得天地间风云动荡,那铺天盖地的气势也尽数被压下。

    即便大隋日落西山,杨广有天子龙气傍身,也依旧是天地间的第一高手。

    却见一袭明晃晃滚龙袍的男子自寝宫中走出,抬头看着遮掩了整个苍穹的天宫众人,面无表情的抱拳一礼:“孩儿杨广,拜见父皇!”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

    人群裂开,杨坚脚踏云霄,来到了杨广身前。

    “不知父皇所来为何?”杨广看着李渊。

    “杨广,你便是这般和父亲说话的!”杨勇自人群中站出来,怒视着杨广。

    “见过大哥!”杨广懒散的抱拳一礼。

    瞧着杨广这般懒散样子,杨坚蓦然一叹:“我当初是瞎了眼,才受到独孤皇后蛊惑赦封你为太子。”

    “所以你便废了独孤皇后的神位,叫独孤皇后魂飞魄散,是也不是!”杨广声音冰冷。

    此时三军寂静,群山安宁,难得看到皇家撕逼。

    “不错,若非她蛊惑,我大隋江山怎么会落得这般地步!”杨坚眼中满是怒火。

    “现在才知道,晚了!”杨广面上无甚恭敬之意。

    瞧着杨广这幅样子,杨坚一巴掌打过去,却见杨广周身天子龙气自动护体,反而将杨坚法体震得抖了三抖。

    “逆子!”杨坚咬牙切齿。

    “父皇下凡所为何事?”杨广懒得看杨坚,自顾自的打量着远处风景。

    “那几十万役夫都是我大隋子民,你何必这般虐杀!纵使你胸有黄图霸业,又何必折腾普通百姓”杨坚质问道。

    下界疾苦,杨坚终究坐不住了,说到底杨坚是一位真正爱民如子的帝王,瞧着下界百姓被活活大肆打死,纵使几十年不屡凡尘,此时也坐不住了,出来与杨广质问。

    “父皇还来问我,若非天宫之人暗中捣乱,出工不出力,运河何至于坏我算计?”杨广说到这里胸中火气开始迸发:“难道今日局势,父皇没有责任?”

    天宫本是为了制衡、监管下界修士,若当初运河没出现那般大的纰漏,神祗能尽心尽力的监察,大隋早就立下万世根基,杨广又何必这般窝火,与门阀世家决一死战。

    杨坚闻言面色铁青,终究是没有开口。

    当初杨坚死后入了天宫当皇帝,与杨广再无相见之日。杨坚是皇帝,任何一位帝王被自家儿子给暗算死,心中不憋屈才怪呢!此事在神界早就成为了笑柄,杨坚也没脸出来见人了,整日里醉生梦死。

    面对着不孝子嗣,杨坚不去找麻烦也就罢了,怎么会尽心尽力的助他?

    “这对父子!”张百仁站在远处,瞧着远处对峙的人神,不由得摇摇头。

    说起来一切根由都在杨广身上,当初杨广与太子杨勇相互算计,杨勇棋差一招败北,给杨广得了便宜。

    杨坚病危之时,眼见着皇位即将落在杨广手中,杨勇自然心有不甘,不知如何买通了杨坚的后宫嫔妃,污蔑杨广调戏自己。

    杨广听到消息后顿时一惊,这还了得?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杨坚听了自家爱妃谗言后,顿时暴怒。儿子调戏自家的妃子,杨坚能忍下这口气才怪呢,这是要给自己戴帽子啊!绿帽子戴到自己老子头上了,杨坚顿时心中心中大怒,便要废了杨广。却不想杨广杀伐果断,听了消息直接兵谏,送自家老子升天当天帝了,自家大哥杨勇也步了老子的后尘。

    杨广手段狠辣,宰了大哥与老子登上皇位,自家老子一登天,哪里肯相助杨广,于是就造成了朝廷与天宫对立的局面。

    张百仁口中啧啧有声,千古皇家父子撕逼大作战,还真是精彩至极。

    “杨广,你还不速速跪下和父亲认错!”杨勇怒斥一声。

    “朕乃人道之主,万民之主,跪天跪地,却不跪尔等鬼神!”杨广背负双手,眼中满是傲然。

    “逆子!逆子!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杨坚面色铁青拔出腰间佩剑:“我杀了你这逆子。”

    此时满朝文武相继走来,瞧着面色淡然的杨广,满脸暴怒的杨坚,俱都纷纷上前行礼:“我等拜见天帝,拜见陛下。”

    杨广挥挥手,示意群臣后退,此时天宫众位神祗将暴怒的杨坚拦住,一个个不断开口劝慰。

    这父子,简直就是一对冤孽。

    “宇文盛!”杨坚对着下方群神喊了一声。

    “拜见陛下!”

    宇文盛走出来,眼中满是恭敬。

    “宇文化及是你宇文家的人,这件事你看着办!”杨坚面带怒色。

    宇文盛苦笑,一双眼睛看向人群中宇文述。宇文述硬着头皮走上来:“爹!”

    宇文化及也走上前:“见过爷爷!”

    看着自家子孙,宇文盛也觉得头大,无奈道:“天帝陛下的话你们听到了!”

    听闻此言,宇文述与宇文化及悄悄看向杨广,然后满面苦笑:“这件事爹还是亲自和成都说吧!成都奉了陛下的命令,孩儿也插手不得。”

    听了宇文述的话,那宇文盛苦笑,一步迈出跨越天际,来到行军的几十万仆役前,看着拼命打骂的士卒,宇文盛道:“宇文成都何在?”

    “太爷爷!”

    宇文成都骑在马上,见到宇文述后急忙翻身下马,跪倒在地恭敬一礼。

    “天帝陛下有旨,你不得在虐待百姓!”宇文盛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瞧着宇文盛,宇文成都心中了然,不紧不慢道:“太爷爷,成都如今为人间天子效命,太爷爷若想成都住手,还需请出天子法令。”

    “你这逆子,莫非连老祖宗的话都不听了”宇文盛‘大怒’,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巴掌,打的宇文成都连连讨饶,却迟迟不肯松口。

    打了半天,才见宇文盛无奈住手,回到涿郡对杨坚一礼:“还请天帝大人恕罪,后辈子孙不孝,家门不幸啊!”

    杨坚面色铁青,过了了一会才看向远处的鱼俱罗:“鱼俱罗,韩擒虎,当年你等在朕的帐下效命,朕亲手提拔的尔等,这件事你等开口吧,今日朕要废了这逆子皇位。”

    杨广闻言面色一变,猛然看向鱼俱罗与韩擒虎。

    韩擒虎面无表情,鱼俱罗却道:“此乃陛下家事,我等将士保家卫国,这等家事却不便于插手。”

    “鱼大人说的是,我等只为大隋效命,至于谁做皇帝,与我等关系不大”韩擒虎迎合了一句。

    几十年过去,早就沧海桑田,杨坚老部下也已经开始叛变。毕竟靠着杨广吃饭,而且杨广乃天地间第一高手,没有人敢随意得罪。

    瞧着面无表情的杨广,再看看满朝文武,杨坚气的直哆嗦:“好!好!好!好逆子!好逆子!当真好手段!”

    p:今天加两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