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九十四章 科举——惊天大阴谋
    “先生知道就好,门阀也好,世家也罢,哪里有好东西,天子更需心狠手辣,为了皇位父子相残,兄弟反目,比比皆是!”杨丽华抚摸着张百仁的背部:“先生若看不惯,或者是厌倦了,直接归隐就是。”

    “我偏偏不,你也知道我的性子,就喜欢迎难而上”张百仁摇摇头,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张百仁也有些模糊。

    要不是门阀世家在运河上做手脚,就不会叫大隋龙气反噬,逼得杨广狗急跳墙。人在绝境下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就比如此时杨广选择牺牲无数子民来成全自己。

    “我到底该不该继续相助杨广!”张百仁似乎在问自己,又似乎在问张丽华。

    “事到如今,先生理应相助陛下”张丽华沉默一会,咬着嘴唇道。

    “为何?”张百仁愣了愣。

    “不过一群贱民罢了,你即便相助他们,难道他们能记得你的好吗?日后说不得在有心人的撺掇下,反过来对你恨之入骨,此等愚民死就死了!当年陈后主爱民如子,还不是被自己的子民抛弃?若非百姓抛弃了后主,后主龙气崩溃,何至于丧了性命!”张丽华咬牙切齿:“你相助陛下,陛下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而且眼下高句丽决战就在眼前,若高句丽取胜,四周异族必然起了心思,到时候内忧外患群狼噬虎,五胡乱华之劫将要再次上演。”

    “所以我必须要相助陛下!”张百仁喃喃自语。

    “不单单如此,知恩图报乃人之常情!杨广于先生信任有加,国库相托,这是何等厚爱!”张丽华苦笑:“这些百姓能给你什么?死了眼前这些百姓,绝了门阀世家根基,若能真的荡平门阀世家,死再多的人也值得。”

    张百仁闻言一愣,张丽华说的倒也未尝没有道理,革命岂能不流血?

    “人性如此!”张百仁面带沉思之色,亦如当年的南京大屠杀,日军侵略何不拼死反抗?当日本政权入主南之时,若众人能众志成城,上下一心,岂能有此等惨烈血案?

    无数外敌入侵,当你接受了他的统治,那便要承担后果。人都是贪生怕死的,不被逼到绝境,谁愿意反抗?

    这说明什么?

    百姓根本不在乎当权者谁,他只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得好。至于说家国大义,只是口头骗骗人而已。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纵使门阀世家百般蹂躏百姓,待门阀世家揭竿而起,还是会有无数百姓迎合、附和。自己为他们做抗争,到底值不值得?

    “愿我中华人人如龙”许久后张百仁深吸一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到要看陛下有何手段。我只是镇压外党,至于说内乱,不到万不得已,不出手就是了。”

    说不对杨广失望,那是骗人的!

    “早就该认准当权者的本质”张百仁眯起眼睛。

    “大将军来了”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鹰王的声音。

    鱼俱罗走入院子,看着面色苍白的张百仁,一阵苦笑:“怎么说你好,这些事情你还看不开。怪不得你能触及至道阳神,却是至情至性之人。”

    “不是看开看不开,而是心中堵得慌!无数百姓惨死于眼前却无能为力,我睡觉都会被惊醒”张百仁深吸一口气。

    “大隋不能乱,眼下没有了法界相助,若大隋再起乱子,被高句丽打入中原,那我汉家百姓完了”鱼俱罗认真的盯着张百仁。

    “我知道,所以我会加倍报复门阀世家,我一定要坏了他们的事情!若非为一己私利惹出这么大乱子,事情怎么会沦落今日这般地步”张百仁眼睛冒火。

    听了张百仁的话,鱼俱罗苦笑。严格来说,自从鱼俱罗突破至道以来,他便是门阀世家中的一员了。

    “其实你也可以选择加入,成为其中的一份子,然后为百姓谋取福利。你想要以一己之力抗衡天下,未免太不现实!”鱼俱罗摇头晃脑。

    张百仁不语,于俱罗道:“你可知为何门阀世家也好,朝廷也罢,只要不自己作死,一般都会长盛不衰?”

    “为何?”张百仁道。

    “你虽然发明了科举,但却也不知助纣为虐”鱼俱罗看着张百仁,瞧见张百仁满面不解的表情,才缓缓道:“之前朝廷选拔人才靠举孝廉,所以天下把持在门阀世家手中。但如今你开了科考,难道就以为能为天下百姓谋福利了吗?”

    “难道没有为天下百姓谋福利吗?”张百仁不解。

    “恰恰相反,不但没有为天下百姓谋福利,反而更加使得百姓没有出头之日!”鱼俱罗道。

    “这不可能!”张百仁断然否决,科举乃是后世称赞的千古伟业,怎么会使得百姓没有翻身之日?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眼中的不敢置信,鱼俱罗道:“那我便为你说说其中缘由,你是为了统治者创造出真正万世不倒的门阀世家啊。”

    “我且问你,天下寒门读书人无数,何人可以高中科举?”鱼俱罗问了一声。

    “自然是聪慧之人,刻苦、有毅力、有耐心之人”张百仁道。

    “关键便再此”鱼俱罗盯着张百仁:“寒门弟子中聪慧者可以凭此出头,步入朝廷为一方命官,成为了体制中人。”

    “如此来说不好吗?”张百仁不解。

    “好?好什么好!”见到张百仁还不明白,鱼俱罗道:“三千青知府,十万雪花银。你真以为寒门弟子出头之后会为民请愿?这些能登科之人,无不是人中龙凤,为陛下效命。加入了天朝体制,成为了统治阶级。当你有了特权之后,岂还希望有一群人同样和你有特权待遇。”

    张百仁面孔霎时间一片惨白,鱼俱罗见到张百仁悟了,便不再卖关子:“朝廷不断将一波又一波的民间精英收入体制之内,一起凌驾于百姓之上,享受百姓的供奉。长此以往,天下间所有精英都成为了朝廷的人,所有愚昧百姓只能任劳任怨被人剥削。没有那些聪慧绝顶之人带领,普通百姓永无出头之日啊。”

    砰!

    张百仁猛然跌坐在地,惹得张丽华一阵惊呼。

    其实鱼俱罗的话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民间之人你要是有真本事,我就将你拉上贼船,咱们一起剥削最底层的百姓,你也成为统治者。长此以往下去,精英汇聚于一处,日后百姓没有带头之人,便再无出头之日。

    这种统治果真是万年牢!怪不得门阀世家对于科举折腾了一阵便放任不管。给百姓画个大饼,大家可以通过考试一步登天,还能安抚人心,何乐而不为?

    科举、考试之道从古至今,通过考试便已经分出三六九等,官员的选拔。各种考试,都不过是层层精英选拔罢了。甚至于二十一世纪……这水太深……张百仁根本就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呼!”张百仁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再次昏了过去。

    “唉,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所谓的人人如龙,还需思想上的觉悟,你小子虽然思想开拓,但眼界不够!”鱼俱罗摇摇头,其实有一点他没说,科举考试至少真的给那些顶尖民众一线鱼化龙门的机会。

    “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么?”冥冥之中一股力量不断拷问着张百仁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