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分裂西突厥
    瞧着慢条斯理的宇文述,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戏虐:“是吗?堂堂天朝上邦安稳还要靠一个女子,那我等男儿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岂不是连女子都不如,宇文大人既然如此说,那本都督就成全你!”

    “你要干什么?”听了张百仁淡漠的话,宇文述顿时心中一惊,一股寒意升腾。

    “来人,去宇文大人府上带来一位小姐嫁去射匮,也给宇文家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张百仁面色冰冷。

    “是!”有军机秘府侍卫立即领命而去。

    “张百仁,尓敢!”宇文述面带怒火。好歹也是堂堂的选曹七贵,被人欺负到头上,岂能容忍?

    “好了!好了!二位爱卿不要吵了!”上方杨广无奈,宇文述也好,张百仁也罢,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都得罪不得。

    “和亲之事就此作罢”杨广无奈的道了一声,拿出桃竹白羽箭一枚,赐予射匮使者:“此事宜速,使急如箭也!”

    使者闻言大喜,拜谢了杨广,最后深深看了张百仁一眼,转身离去。

    且说那使者离开涿郡,回返射匮部族,路径处罗可汗之处,处罗可汗也不知何意,欲要将那箭矢留下,亏得使者机灵,诡辩一番才打消处罗可汗的心思。

    使者返回射匮,射匮大喜,得了杨广支持,立即兴兵去偷袭处罗;

    却说那射匮举族之兵,奇袭处罗。

    处罗当时正在大帐内畅饮,此时西突厥一统,只需防备东突厥与大隋便可,对于那些附属部族,处罗没有任何防备。

    “轰隆!”

    马蹄轰鸣,射匮铁骑仿佛洪流般,瞬间席卷了处罗的大营。

    “大胆,何人胆敢偷袭王帐!”一尊见神高手纵身而起,向着洪流迎了过去,双方顿时大大出手。

    面对数以万计的大军,处罗部下自然有高手迎了上来。双方大打出手。

    这里要说一下,西突厥其实与中原不同,西突厥也好,东突厥也罢,都是由无数小部族组成的,射匮偷袭的乃处罗本部,并不是与整个西突厥做对。

    相对于整个西突厥,射匮不堪一击。所以射匮施展奇袭之计,根本就不给处罗可汗反应的时间;一旦处罗可汗反应过来,调动西突厥各大部族的大军,再来十个射匮也不够处罗杀的。

    “呜嗷~”

    天子龙气升空,处罗可汗驾驭着天子龙气出手,与射匮首领打在一处,双方交手处地崩山摧,数不尽的山川纷纷炸裂。

    可是随着本部人马的溃败,处罗可汗龙气逐渐不支,处罗可汗怒吼:“射匮可汗,本王待你不薄,你也敢与我做对!”

    “处罗可汗,我射匮本来与你安然无恙,你非要征讨我射匮,如今败北又怪得了谁?”射匮可汗狂笑。

    “拖延时间,要不了多久便有各部前来救驾,到时候便是你的死期!本王要将你所有部落人马斩尽杀绝”处罗可汗暴怒。

    “呵呵!”射匮可汗冷冷一笑,面带讥讽,一拳将处罗可汗打的退后三步:“你以为他们敢来救援你吗?我已经得了大隋天子法令征讨与你,这些小部族哪个敢出手?你莫要妄想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大隋天子!”处罗咬碎了牙齿,一声悲呼,瞧着节节败退的部族,一声呼啸,领领手下数千精英、高手遁逃。

    处罗可汗一走,剩下之人立即大败,不多时战乱已经平息。

    处罗抛妻弃子而逃,带着自家部下数千骑兵逃走,但道路被大隋截住,便借路吐蕃。

    吐蕃与西突厥关系不错,于是处罗奔驰高昌,高昌王麹伯雅上状说和。

    “可汗,咱们何不召集各路人马杀回去?区区一个射匮,杀之如屠杀鸡犬”有武者不忿。

    处罗面色阴沉:“杀回去又能如何?遗灭了射匮又能如何?这件事在大隋,而不在射匮。定然是次之事使得大隋天子心生不满,特意给我个警告。”

    虽然败退,但处罗可汗并不着急,自家部落精锐人马尚在,整个西突厥仍是自己的。眼下大隋屯兵百万,天下各大势力那个不惊惧三分?

    不摸清大隋天子意思,处罗如何敢贸然杀回去?

    高昌此时确实心有反意,这等事情也敢胡乱搀和。杨广目的乃是处罗与射匮相互牵制,于是派遣裴矩宣处罗可汗入朝。

    张百仁不是第一次看到处罗可汗,站在涿郡的某座高山,瞧着疲倦狼狈的处罗可汗向涿郡城而来,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成王败寇据都在一念之间而已!”张百仁轻轻一叹:“若有朝一日大隋败亡,不知是不会也会落得这般地步。”

    杨广于临朔宫接见处罗可汗,却见处罗稽首,再无任何倨傲。大隋未动一兵一卒,便叫西突厥知晓厉害,此时处罗可汗对大隋敬畏简直犹若神明。

    “罪臣处罗,见过圣天子!”处罗可汗声音悲切,意志消沉,脸上满是屈辱。但形势如此,不低头便无法夺回西突厥,自家就完了。

    “起来吧!”

    面对手下败将,杨广还是很有风度的,备设天下珍膳,盛陈女乐,罗绮丝竹,眩曜耳目,然处罗终有怏怏之色。

    “还请圣天子为小王做主,那射匮偷袭我本部大营,致使小王如今无家可归,还请天子做主”酒过三巡,处罗可汗满面悲切道。

    “哦,可汗之事,朕也有所耳闻,此事朕定不会坐视不理,稍后朕便修书射匮,为可汗说和”杨广话语里满是无辜。

    此时涿郡天寒地坼,王公大臣俱都裹着皮裘,大殿内气氛沉寂,等着杨广断绝。

    座位处

    始毕可汗也在,瞧着卑躬屈膝,放低姿态的处罗可汗,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兔死狗烹的悲凉之意。

    手指敲击着案几,杨广看向裴矩:“这件事便交给爱卿去办了!”

    西突厥分裂已成定局,算是解决了杨广的一块心腹之患。

    西突厥

    处罗与射匮的交战战场,杨素面无表情的吸收着死亡之气,天空中秃鹫、乌鸦盘旋。

    雏默沉默,只是静静的不语。

    瞧着处罗可汗的本部一片沸腾,女子哭喊之声,男子悲啼之声,面带不忍。

    处罗可汗的本部被袭,叫他想起了当年自家部落的灭亡,想起了自家最大仇敌龙门客栈。

    “小子,中原尚有王朝更替,更何况散乱的草原?”杨素似乎知道这小子想什么,拍了拍对方肩膀,眼中满是唏嘘。

    杨素一生南征北战,见惯了生死离别,马革裹尸,对于惨剧熟视无睹。

    “唉!”雏默无奈一叹,自己如今受制于人,不得自由,如何去找龙门客栈复仇?

    “大人如此人物,怎的也要受都督驱策?”雏默闷闷道了一声。这句话颇有挑拨离间之意,杨素这等大人物,怎的也为一个后辈驱使?

    “你不懂”杨素摇摇头:“因为我怕死啊!活着多好,即便是这般活着,至少我能长生不死,甚至于进化为飞天旱魃,真正长生久视。当初若非都督出手,老夫已经死了!真正的死了!”

    说到这里杨素眼中满是憋屈,好歹自己也是见神武者,居然被人偷袭闷棍削死,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绝对是大隋有史以来最大的笑柄。

    雏默不知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道:“大人化作僵尸保留意识,不老不死,倒也不错。不知大人可还收徒?”

    “你?资质差远了!”杨素面带不屑,继续吸食着死亡之气,血肉精华。

    “什么人!”远处有人感应到这边动静,遥遥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