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召见的窦建德
    “起来!都给我起来!”左丘无忌一脚将附近难民踹飞,控制好力道,并没有伤到对方。

    那难民不顾身上伤势,再次加入了人群的抢夺大战。

    左丘无忌面色难看,不断将人踹飞,但下一刻继续疯狂的加入了人肉大战中。空气里,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迟迟不能散去,左丘无忌无奈了。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人肉争抢完毕,一群难民安静了下来。

    张百仁缓步来到难民中,左丘无忌苦笑:“大人!”

    “唉!”张百仁无奈一叹。

    此时人群中一个双手油腻之人凑了过来,上下打量三人一遍,然后道:“你等出身大家族,却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这人肉与你等来说丧尽天良,但与我等来说却是救命之物。”

    “吃人肉你还有理了!”左丘无忌铁青着脸。

    “那当然,都是自愿的!”那汉子看着一行人,然后坐在地上,似乎不愿意浪费任何力气。在这乱世,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显得尤为可贵。

    “我们这群人都已经许久没吃过饭了,大家心中清楚,再不吃东西都要被而死,就算是草根树皮都没得吃”那汉子无奈道:“正常人谁愿意吃人肉?但不吃人肉就活不下去。为了避免大家都被饿死,所以我等早有约定,谁若扛不住先饿死,那大家便吃了他的肉活下去。就这般挺着,谁要是扛不住先饿死,大家就吃谁。不管怎么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之前你将人踢飞,对方少吃一口肉,极有可能下一个挺不住先饿死的便是他。而且你打翻了汤水,只可惜那个人白死了。”

    张百仁闻言悚然动容,果真乱世之人为了活下去无所不用。

    “你叫什么名字?”张百仁看着那汉子。

    “孙安祖”男子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孙安祖?

    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不会那么巧遇见自己要找的孙安祖,所以张百仁也就不以为意。

    “大家都是为了活下去,仅此而已!”张百仁转身便走,不想在此地久留。

    瞧着张百仁一行人走远,孙安祖轻轻一叹,爬起身向着远处的风雪中走去。

    “大人!”一路上众人沉默,待来到漳南时,漳南县令已经被人刺杀。

    听到湘南县令的死讯,张百仁不以为意,亮出了令牌之后,被官府衙内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

    这一路走来,易子而食、吃人肉的现象比比皆是,张百仁不知杨广有什么底牌,但他知道,大隋肯定完了。

    一路走来张百仁大小经历了二十多波盗匪,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端坐在漳南县城官府衙门,此时大堂气氛沉寂。

    “气数如此,谁又能如何?”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去将窦建德叫来!”

    窦建德日子如今不好不坏,与门阀世家自然没得比,但与吃人肉的流民比起来,至少还能裹腹。

    日子虽然清苦,但窦建德其实很满意,至少能在这乱世活下去。

    “窦建德,有大人物降临漳南,欲要见你,你速速与我前去见驾”门外传来差役的声音。

    窦建德走出大门,瞧着那差役,上前一把搂住:“哪里来的大人物?”

    差役似乎与窦建德颇为熟悉,对窦建德的动作并不恼怒,只是压低嗓子,面色凝重道:“天大的人物。”

    天大是多大?不过能叫差役这般表情,肯定不是小事情。

    “这般大人物叫我作甚?”窦建德面露不解,心中忐忑随着差役来到了漳南衙门。

    走入大堂,却见大堂气势森严,十几位身穿黑衣,腰带宝刀的男子整齐站立。

    此时漳南官场大老爷俱都恭敬的站在一边,整个大堂只有一人端坐,坐在主位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

    只是瞥了一眼,但见那男子面部云雾缭绕,任凭自己眼力过人,也看不穿那烟雾。

    青年头戴玉冠,一袭紫色的锦衣,手掌晶莹如玉,端的气势惊人,压得满堂官员不敢开口。

    “大丈夫当如是也!”窦建德低着头,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然后恭敬一礼:“下官窦建德见过大人。”

    “这位乃朝廷大都督张百仁!”官府老爷适时介绍了一句。

    窦建德闻言心中一惊:张百仁?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

    张百仁在江湖上太有名了,天下习武之人无不知晓张百仁的大名。这是真正的高手,天下第一剑!

    “见过大都督!”窦建德周身肌肉紧绷,惶恐一礼。对于他来说,张百仁确实是天大的人物,与张百仁比起来,他就是一只蝼蚁。

    瞧着面色紧张的窦建德,丝毫没有霸主的样子,张百仁摆摆手示意衙役、官差退下,只留下自家心腹,瞧着下方紧张到极点的窦建德,张百仁轻轻一叹:“起来吧!”

    “谢过大都督!”窦建德恭敬的站起身。

    “赐座”

    有差役搬上凳子,窦建德虚坐,拘谨的低着头:“不知都督找下官何事,但有差遣,建德万死不辞。”

    瞧着窦建德,张百仁放下茶盏:“前日本都督起了一卦,知晓漳南有人要造反,所以过来瞧瞧是何等人物。”

    “造反?何人胆敢造反?”窦建德一愣。

    没有回答窦建德的话,张百仁只是静静道:“你瞧我大隋如今局势如何?”

    “大隋如今兵锋正盛,威震天下,万邦沉浮”

    说了一大串词语,就是没有国泰民安几个字。

    “看来你也知道我大隋如今状况”张百仁手指轻轻敲击着檀木案几:“你且出手,本都督听人说你勇武过人,所以特来一观。”

    “下官不敢!”窦建德猛然一惊,苦笑连连,背后霎时间被冷汗褟透。

    “你已经易骨大成,不过修为还是弱了点,底子差了那么一点”张百仁轻轻一叹:“我这里有百花膏,可助你弥补武道根基。我观你灵光透顶,显然见神在望。今日助你,只希望你日后若有机会,还需善待流民百姓,莫要作孽一方,不然我必亲自取你首级。”

    窦建德听的不明就里,但却依旧恭顺道:“谢过大都督,日后若有差遣,建德必然肝脑涂地。”

    “抬起头来!”张百仁道。

    窦建德闻言下意识抬起头,入目处天地瞬间远去,唯有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充斥着整个心神,任凭自己如何挣扎,也难以摆脱这对眸子,似乎这双眸子上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将自己眼球牢牢黏住,动弹不得。

    外界

    漳南众位官差聚在一处,却见那领头的湘南总管道:“不知大都督来我湘南作甚,难道就为了瞧一个窦建德?”

    “此事怕没那么简单,还需将此事上报,难得张百仁离开大本营,今日正是刺杀此瞭的最佳时机”师爷轻轻一笑,面色阴冷:“张百仁乃杨广头号狗腿子,若能将张百仁斩杀,我等事情便成了四分之一。”

    “张百仁武力非同寻常,不可小觑,这件事还需上报主家,请主家断绝”漳南总管摇摇头,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密切监视大都督动静,莫非大都督发现了咱们的大计?”郡丞摸了摸山羊胡。

    “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此事等候主家吩咐便可!”

    “对了,听人说长白山那边已经开始秘密筹划了”又有一位官员开口。

    “慎言!慎言!这位爷就在屋子里,你也敢胡乱开口,仔细了你的皮子!”大总管瞪了那官差一眼,然后来回走了几步,略作沉吟道:“静观其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