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零五章 雷劈祭祀
    传国印玺?

    就算有传国印玺又能如何?物是死的人是活的。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间的七星龙渊剑柄,一双眼睛看向庭前的柳树,默然站立。

    好说歹说将耿询劝走,张百仁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过了许久

    才见袁天罡缓步走出,不紧不慢道:“天道兴亡自有定数,都督已经打破定数,如今又衍生出无数变化,但最终还是海纳百川,结局早就已经注定。就像是一条河,不论其中开了多少渠道,最终的目的地还是要流入大海里。”

    张百仁愣了愣,却也不置可否:“我若将你杀了,你说命数会不会有变动。”

    袁天罡顿时面色一滞,讪讪一笑说不出话。

    “武士彟最近几年如何了?”张百仁道。

    “武家有都督在背后支持,生意做得很大,都督吩咐叮嘱的那个女子,前些年已经出生了”袁天罡道。

    “好些年不见武士彟了”张百仁手指敲了敲剑柄,在袖子掏出一卷木简:“将这卷木简交由武士彟手中,亲自教给武家娘子手中!途中除了武家娘子外,任何人不得打开,否则必然有不测发生。”

    张百仁叮嘱着袁天罡。

    武则天究竟叫什么?其实思来想去,还是武家娘子靠谱一些。因为古时候女生的称呼都是大娘、小娘,官宦人家的小姐或许有些不一样。

    说实话,史书居然没有记载武则天真正名字,实在是一大遗憾。

    袁天罡接过卷轴,顿时一愣,他已经触及至道阳神门槛,当然能透过封印察觉到那一丝丝至尊、至贵浩浩荡荡恢弘无比的气机。

    “大人,武家小姐如今才几岁,您怎么对武家小姐如此垂青,当真是武家小娘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袁天罡到底是得窥至道的强者,虽然心中好奇玉简内的天书,但却也没有偷看的意思。

    “五岁之前,一定要叫其练成这木简上的妙诀!”张百仁压低嗓子:“一定要不着痕迹的落在武家娘子手中。”

    “是,大都督放心,此事于我来说容易尔”袁天罡领了命令,直接元神出窍而去,不见了踪迹。

    瞧着袁天罡的肉身,张百仁对不远处的侍卫道:“抬入后院,找个地方守护起来。”

    张百仁开始寻找化去凤血力量的办法,此时张百仁倒有些悔不当初,这凤血自己不该动了贪念。自己已经得了广成子提点的成仙之法,又何必在吞噬凤血?

    时间悠悠而过,第三日张百仁吃了早饭,提着七星剑向涿郡城外走去。

    “嗯?”感受到冥冥中雾谷祭祀气机的牵引,张百仁眉头皱起,居然来到了一条浩荡波涛汹涌的大河旁。

    说起这大河,张百仁倒也知其来历,乃当年自己与淮水水神鼓捣水神府邸,造成地脉迁移,分出来的支流。

    此时雾谷祭祀便站在湖面,周身烟雾缭绕,仿若神仙中人。

    “都督来了?”雾谷祭祀一笑。

    “怎的在水中比试?”张百仁眼皮子跳了一下。

    “莫非都督不敢?”雾谷祭祀不答反问。

    “你未免太瞧不起我”张百仁背负双手,一步迈出脚踏河水而不沉溺:“即便在河水中作战,你也非我敌手!”

    雾谷祭祀见到张百仁走过来,脸上笑容更甚:“未必!”

    说着话只见雾谷祭祀一挥手,铺天盖地的水波汹涌着化作寒冰,向张百仁刺来。

    “嗡~~~”

    三阳金乌正法运转,张百仁手中仿佛攥着一颗小太阳,所有寒冰稍一靠近便已经融化。

    金乌以海为浴盆,岂会惧怕水流?

    唯一令人有些不适的是体内凤血接触到河水之后,隐约中有一些躁动。

    “都督好本事”雾谷祭祀手掌一伸,卷起无尽云雾,只见这雾气不断弥漫,所过之处虚空凝结出了层层寒冰:“且试试我的新手段。”

    “真水的力量!”

    在雾气中,张百仁察觉到了真水力量。张百仁不敢大意,手中七星剑化作红光出鞘,锋芒无匹的剑气爆发,瞬间将大河劈开,化作两段。

    “砰”

    雾气本来无形无相,虽然被劈开,但却依旧源源不断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张百仁摇摇头,一缕诛仙剑气灌注于七星剑内。

    其实不到万不得已,张百仁是不想将诛仙剑气灌注于七星剑内的。不是怕诛仙剑气会摧毁了七星剑,而是怕日后公孙小娘驾驭不了。

    “嗤!”

    诛仙剑气破灭万法,那雾气真水与张百仁的诛仙剑气接触,居然被剑气与剑意诛杀,

    无形无相的雾气也会死亡,说来相当怪异。

    但见那雾气不断升腾,脚下河水不断有雾气卷起,虽然一部分雾气被绞杀,但依旧有源源不断的雾气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雷电!”

    一道雷电自张百仁手中迸射,瞬间穿过雾气,卷起无数电光,不待雾谷祭祀反应过来,已经被雷电劈中。

    “砰!”

    阳神炸开,又迅速重组,此时雾谷祭祀面色苍白,显然之前一击已经伤及了元气。

    “该死的雷法!”雾谷祭祀恶狠狠的骂了一声,然后一步迈出来到岸边,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到底怎么回事,这可是真水,雷电居然能隔绝真水伤到我,莫非我做梦了?”

    做梦未必,但张百仁的雷电乃诛仙阵图催发的先天雷电,岂非后天雷电可比?

    “认输吧,雾气天生便被雷电克制,任凭你天大本事,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雾谷祭祀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露出一抹阴冷笑容。

    “呼~”

    铺天盖地的雾气卷起,居然遮蔽了张百仁的视野,下一刻那铺天盖地的雾气向张百仁卷来,雾谷祭祀的狂笑声自雾气内传出:“哈哈哈,小子,你敢在发出雷电,咱们便一起遭雷劈,你倒是施展雷电啊。”

    “我何必施展雷电?我的神通处处克你!”下一刻袖里乾坤张开,铺天盖地的雾气再次被吞噬一空。

    “娘嘞,才修炼成的神通遇见这小子就废了,莫非今日当真败北?”雾谷祭祀心中不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咱们算是平局吧,你小子虽然克制我,但也无法击败我!”雾谷祭祀有心耍赖。

    张百仁摇摇头:“西突厥不得东下,若敢违背誓言,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雾谷祭祀看着张百仁,最终轻轻一叹:“你和陛下求情,将处罗可汗放回去,我便告诉你一个关乎你身家性命的消息。”

    “时候到了,处罗可汗自然就会回去,我求情也没用”张百仁摇了摇头,拒绝雾谷祭祀的秘密。

    瞧着张百仁,雾谷祭祀忽然仰天一声悲呼:“你敢耍诈斩我肉身。”

    嘶吼完毕消失在青冥间,不见了踪迹。

    “什么玩意?”张百仁愣了愣:“莫非这老东西的肉身被人算计了?”

    既然已经取胜,张百仁起身往回走。路过菜市场,才见嵩高道人披头散发的被压在法场上,刽子手大刀寒芒闪烁。远处雾谷祭祀在人群中急的直转圈,却没有任何解救的办法。

    天子龙气与法家的秩序混合,阳神根本就不敢靠近刑场半步。

    “陛下有旨,妖道嵩高祸害百姓,今将其斩首示众,以儆效尤”官差宣读着圣旨。

    “放开我?放开我?什么嵩高道人,我冤枉!我冤枉啊!”嵩高道人不断高呼。

    这男子之前被雾谷祭祀附身,那他就是嵩山道人,此时雾谷祭祀元元神离去,顿时恢复了清明,高呼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