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一十章 钲臣烈烈,虽千万人吾往矣!
    惊瑞之日?

    张百仁顿时心中一愣:“何为惊瑞之日?”

    鹰王摇摇头:“我体内有上古金翅大鹏血脉,只是模糊中得了一点提示,却也不甚明了,只是知道惊瑞之日非常重要,到时候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但却也有大机缘、大运气,有无限可能。”

    听了鹰王的话,张百仁手掌缩入袖子里把玩着蝎子精,眼中露出一抹沉思。蝎子精乃真正上古神兽,也不知是否有关于惊瑞的传承。

    二人在院子里谈论了一会,才见鹰王告退,留下张百仁站在院子里不语。

    过了许久,张百仁将手掌伸出,晶莹如玉的蝎子精被其拿在手中。经过十五年修炼,蝎子精的颜色越加晶莹,似乎成了一块水晶。

    “小东西!”张百仁把玩着蝎子精,这小东西动也不动,就像是一块琉璃雕饰品。

    瞧着蝎子精的样子,张百仁提起蝎子精尾巴,晃荡了一会,然后塞入怀中。

    张百仁在这里想着惊瑞之事时,此时临朔宫已经风起云涌。

    有侍卫前来通秉,近日陛下欲要远征誓师,请其每日上朝。

    张百仁打发了侍卫,瞧着侍卫远去的目光心中若有所思。

    第二日早朝

    张百仁穿了一袭深黑色的大都督袍子,面无表情的随着群臣走入大殿。

    “都督且留步!”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元寿?”瞧着眼前中年容貌的男子,张百仁脚步一顿。

    内使令元寿,绝对是杨广的心腹之臣。张百仁对其印象不错,这是一个难得的有才华、爱民如子的好官。

    “內使大人叫我有何事?”张百仁恭敬的回了一礼,瞧着元寿清瘦的面孔,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不妥,至于哪里不妥,他却又说不出来。

    “陛下今日早朝,必然谈及征讨高句丽之事,还望都督能够出言相劝”一边说着,元寿将一本奏折递过来:“如今满朝文武,陛下只听你的话,这其中俱都是东征高句丽的弊端,都督看了之后还请谏言陛下。”

    说完话元寿脚步匆匆的向着大殿走去。

    缓缓打开奏折,仔细看了一遍,暗自点头。

    元寿确实是一个好官,只可惜杨广如今听不得任何人言语,便是自己的话也听不得。

    杨广的大计只有他自己知道,纵使自己是杨广头号心腹,杨广也不会和自己提及。无关立场、信任,只是人性罢了。

    群臣依次走入大殿,选曹七贵立于最前面。

    但是在选曹七贵前,上有一把太师椅,那是属于张百仁的。

    张百仁不紧不慢坐在太师椅上,一双眼睛看向选曹七贵,虞世基这个杨广头号心腹对张百仁点点头闭上眼睛,闭目养神。宇文述瞧着张百仁隐约中有些怒火。

    苏威闭目养神,老神再也。一边的张瑾对张百仁眨了眨眼,二人倒是有些交情。至于手裴蕴、裴矩据都在低头看着手中的奏折,似乎没感觉到朝中紧张的气氛。

    “哟,宇文大人最近日子过得不错啊”张百仁没事找事,想要刺激刺激宇文述。

    宇文述这厮绝对不是一个好鸟,杨广的各种骄纵习惯,都是其养成的。

    宇文述狠狠一声,懒得和张百仁斗嘴。

    “哟,这厮居然还没死!”张百仁眼睛一转,居然看到了人群中躲躲藏藏的皇莆议。

    皇莆议见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礼:“见过大都督。”

    “你倒是命长”张百仁嗤笑一声。

    皇莆议苦笑退下。

    牛弘这个吏部尚书与选曹七贵是对不上眼的,选纳官员乃吏部权利,现在多了一个选曹七贵是几个意思?

    瞧着那选曹七贵,目光复杂至极。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忽然听闻一阵脚步声传来,便见一袭滚龙袍的男子大步昂扬的走上龙椅。

    群臣三拜,口呼万岁。

    礼毕,才听杨广开口:“合水令何在?”

    “下官见过陛下!”庚质在群臣中脚步沉重的走了出来。

    瞧着庚质,杨广便觉得一阵腻歪,他与庚质之间的恩怨却一时半刻说不清,但征讨高句丽需要过水,却不得忍着脾气道:“高丽之众不能当我一郡,今朕以此众伐之,卿以为克不?”

    庚质此人虽不为杨广所喜,但确确实实是一个好官,听了杨广的话恭敬道:“伐之可克。然臣窃有愚见,不愿陛下亲行。”

    事实上高句丽弹丸之地,没有人想到大隋征讨高句丽会失败,所以也没想过征讨失败的后果。

    后世杨广三征高句丽失败,这在历史上也是一个无解难题。说什么天气原因,却不是主要问题,并非不可克服。这其中少不得杨广与门阀世家博弈。

    杨广闻言面色一变,略显不悦:“朕今总兵至此,岂可未见贼而先自退邪?”

    明明必胜之战,这是刷名望的好机会,这厮却叫自己在一边观战,其心简直可诛。

    却听庚质道:“陛下,战而未克,惧损威灵。若车驾留此,命猛将劲卒,指授方略,倍道兼行,出其不意,克之必矣。事机在速,缓则无功。”

    杨广文言顿时大不悦,庚质的意思是叫自己在后面指挥,而且要多方面出动,而且还要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去偷袭,自己堂堂正正的天师,岂会畏惧高句丽弹丸之地?

    杨广不悦,道:“汝既惮行,自可留此。”

    此言一出,大殿霎时间寒霜涌动,群臣鸦雀无声。

    众人都知道,杨广发火了。

    瞧着杨广眼中杀机喷涌,只要自己再敢开口吐露一字,必遭遇杀身之祸,庚质满面悲愤,鞠躬一礼退了下去。

    张百仁此时也觉得杨广自大,大隋兵力是高句丽几十倍不假,但人家有神祗相助,你呢?你丫的把你老子惹急了关闭了天维之门,若不施展雷霆手段,胜负还真不好说。不过杨广自持天朝大军,不屑于此,张百仁也懒得浪费口舌。杨广的心思他比谁都清楚。

    就在此时,城沉闷的气氛被打破,却见右尚方署监事耿询一步站出,脸上满是决然:“陛下,臣有话说!”

    张百仁见此顿时大惊失色,不想耿询居然有如此勇气,果真是忠贞之人也。

    耿询上书切谏,杨广接过奏折,随即面色开始阴沉不定,猛然大怒:“耿询,你这厮好大的胆子!来人,速速给朕将这厮推出去斩了!”

    “陛下,臣乃中心肺腑之言,还望陛下采纳,如今大隋内忧外患,理应施展雷霆手段,还请陛下速速断绝!陛下便是杀了臣,臣也绝不后悔,只希望陛下能听了臣的言语,幡然醒悟”耿询面色悲戚:“不然我大隋倾覆之危就在眼前。”

    “推出去斩了!斩了!”杨广暴怒。

    看着毫无动容的耿询,张百仁忽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心神冲击前所未有。

    这就是钲臣?

    难道他们便不怕死吗?

    没有人不怕死的,但却偏偏迎着死亡,义无反顾投身其中,虽千万人吾往矣。这种气魄当真令人悚然动容。

    “陛下,臣一切都是肺腑之言,这满朝文武都是心怀炯测之辈,一番奉承言语不足为信!不足为信啊!”声音悲切,犹若啼血杜鹃。

    张百仁大汗,之前本来想要出来求情的大臣,结果听闻此人言语,顿时纷纷收回了脚步。耿洵这一番话将满朝文武全得罪了。

    此时一边何稠站了出来:“陛下,耿询虽然言语多有冒犯,但却是一片好心,还请陛下饶其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