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一征高丽。元寿薨!
    慎重的将明珠泪收好,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马祖:“如今大隋天子欲要讨伐高丽,不知姐姐怎么看?大隋天子即将渡江,姐姐是否出力护持?”

    马祖闻言打量着张百仁:“你以为杨广如何?”

    张百仁苦笑,他哪里敢说,他难道说杨广征讨高句丽必然以失败收场吗?

    见到张百仁不答,马祖何等见识、聪慧,已经明白其中意思,不再继续追问,而是道:“我受了杨广百万祭祀,助我修为更进一步,自然要出手相助。只是最近四海龙王忽然不断搞小动作,我这里还要分出心神防备四海,最多只能在过水路时相助其一臂之力。高句丽的神界,还需圣天子自己想办法。”

    张百仁点点头,如此便足矣。就怕中原无数士卒忽然沉没于江中,未免死得太冤。

    与马祖谈了一会,才听马祖道:“祭祀即将完毕,姐姐不能继续留你。你速速出去,待日后得了空闲,再来寻姐姐唠家常。”

    张百仁点点头,对着马祖恭敬一礼,然后循着虹光走出了马祖法界。

    “啪”

    刚刚落地,就感觉有人拍了自己肩膀,袁天罡凑过来,眼中满是热切道:“都督,你居然得到马祖召见,当真三生有幸!可是有什么好处?”

    “天大的好处”张百仁翻翻白眼,不再理会袁天罡,明珠泪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说出去。

    正说着话,祭祀已经完毕,众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征讨事宜。

    癸未

    杨广带领百万大军誓师东征

    第一军发;日遣一军,相距四十里,连营渐进;终四十日,发乃尽,首尾相继,鼓角相闻,旌旗亘九百六十里。御营内合十一卫、三台、五省、九寺,分隶内、外、前、后、左、右六军,次后发,又亘八十里。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

    百万大军过处旌旗遮天蔽日,鬼神也要为之退避三舍。

    高句丽区区弹丸之地,不当大隋一郡之地,面对着如此大军顿时慌了神。

    行军路上

    张百仁坐在粮草的马车上,一双眼睛看着天空,许久不语。

    袁天罡坐在张百仁身边,其实长远行军,马车当真不如这粮草车舒服。

    “你怎么愁眉不展,大隋百万大军,区区高句丽弹丸小国,定然亡国灭种矣!”袁天罡脸上满是轻松。

    “你也这么以为吗?”张百仁开口问了一句。

    “不然呢?”袁天罡道。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运气、天数未免太过于虚无缥缈。

    “我感觉有些不妥!”张百仁抽出一根稻草,放在嘴中嚼嚼。

    “有吗?”袁天罡到不觉得。

    行军路上,张百仁找不到机会吞噬明珠泪,毕竟军中高数无数,一旦将明珠泪泄露出去,便是天大的麻烦。

    不过瞧着那些食不果腹的役夫,这一路上每日都有一具具役夫累死,尸体就这般随便扔在路边,也不知便宜了那只乌鸦豺狼。

    当真是人命不如狗,性命太便宜,每日里都有忍受不住劳役之人累死。

    一路上,大半的时间都在路上度过。

    马车颠簸的很,张百仁也不敢随时行功。

    除了平日里和杨广说说话外,便是和袁天罡这厮论道。

    “那厮不是元寿吗?”袁天罡忽然指着远处。

    循着袁天罡的手指,张百仁看到了远处吹胡子瞪眼,暴跳如雷的元寿在与人争论着什么。

    在元寿周边,是喝着稀粥,面黄肌瘦的流民。

    隔得太远,听不到众人争论什么,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对身边的侍卫道:“去将他们叫来。”

    不多时

    就见元寿扯着一个身穿盔甲的官员拉拉扯扯骂骂咧咧的走过了来。

    “见过大都督!”一群人行了一礼。

    张百仁坐在马车上没有动弹,只是点点头:“怎么回事?”

    被元寿拉扯之人身穿盔甲,周身虽然肌肉紧实,下盘比常人要稳重,但此时却也有些发飘。看起来壮实,但全都是骨头,骨头上覆盖着一层层的筋膜,显然也是修行武道之人。

    “大人,小人负责后勤粮草调动,内使令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整日里给我添乱”那小将气喘吁吁道。

    听了小将的话,元寿满面怒色:“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役夫每日里吃的什么?稀饭里加入了草根树皮,一日只有一顿伙食,大家日行四十里,那个能受得了?你莫非要将役夫全都饿死不成?”

    “朝廷眼下粮食就那么多,首先要维持大军供给。大军乃是对付高丽的主力,总不能饿着肚子,我节省下来粮食怎么了!”那小将不服。

    “哟,你还有理了,你看看役夫吃的什么,饿死了多少人!这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我不管,你一日至少要给役夫吃两顿粮食”元寿指着小将喝骂:“不当人子!端的不当人子!你就忍受父老乡亲饿肚子?活活被饿死?”

    那小将讷讷,但就是不肯松口,死活不肯加餐。

    就在此时,一位偏将‘噗通’一声站出来跪倒在地,声音悲切:“大人,您就别逼迫我家将军了,我家将军三日才吃一顿饭,眼下饿得已经皮包骨头,损害了武道根基,真的不能加餐啊,一旦士兵粮食供不上,必然会引起哗变,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听闻那偏将的话,元寿顿时面色一变,张百仁也是面色动容:“三日一餐?”

    “都督,粮食真的不够了,不能大家都管饱,不然怕是要出大麻烦!”小将苦笑。

    张百仁面色一变:“这才行军一个月,粮食便见底了?还不速速派人督谴运粮!”

    小将苦笑:“运送粮食哪里有那么容易。”

    元寿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摆摆手,示意小将退下,爬上了张百仁的马车。

    “都督,你说若是百万大军断了粮食,会有什么后果?”袁天罡道。

    张百仁面色狂变:“怕是陛下、大隋有生力量都要被饿死在这里,大隋就彻底完了。”

    张百仁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门阀世家可千万不能在粮食上做手脚,不然釜底抽薪大隋必然全盘覆灭。

    “唉!”元寿闷闷不乐,脸上满是低沉:“陛下就不应该亲征,理应坐镇后方督运粮草才是正理。”

    张百仁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听元寿道:“门阀世家虎视眈眈,陛下又一意孤行,只怕我大隋危矣!危矣!”

    说完后跳下马车,身形凄凉的远去。

    “唉!”

    张百仁与袁天罡齐齐叹了一口气。

    这一日夜里

    张百仁坐在稻草上,忽然面色一变,只见天空中一颗星辰黯淡了下来,一道流星划过虚空,不祥的意味传入张百仁脑海中。

    “此星辰下映命宫,朝中有大臣要归天了”袁天罡面色凝重起来。

    正说着

    远处传来阵阵惊呼、哭啼,随即迅速传遍整个军中。

    甲辰,内史令元寿薨。

    元寿死了

    谁都没想到,一心为国,忠心耿耿的元寿就这么死了,死的这么突然。

    内使令元寿薨,大军震动,据说当夜杨广一个人坐在夜明珠前许久。

    元寿的突然死亡,在众人的心中不由得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是气运反噬,百姓的怨气在反噬大隋的龙气。

    瞧着元寿遗体,张百仁沉默了许久。又一位大隋柱石逝去,这对于大隋来说,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对于杨广来说,也是不可挽回的悲痛。

    “求仁得仁!”张百仁看了许久,方才上了一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