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三十三章 身外化身
    果真如张百仁所料,乙支文德诧异的看着张百仁,二话不说立即运转道功,开始恢复真气。

    不管何时,唯有自己的本事才是最大底气所在。

    并不去理会恢复真气的乙支文德,而是默默的去感受七星剑的变换。

    表面上不理会,实际上却暗中感应着乙支文德体内的魔种随着乙支文德道功运转,逐渐没入乙支文德的三魂七魄内,被乙支文德的三魂七魄吸收。

    三魂七魄才是人之根本,唯有魔种进入三魂七魄,才是种魔成功。

    魔种随着真气被乙支文德吸收,乙支文德欲要用真气滋润魂魄,下一刻却见乙支文德猛然睁开眼睛,怒火冲天的看着张百仁:“你到底在我体内做了什么手脚!”

    乙支文德已经得窥至道门槛,感知自然敏锐无比。

    本来修为到了这种境界,秋风未动蝉先觉已经是寻常,但却不知为何张百仁的魔种居然蒙蔽了对方的感知预警,待到魔种进入其魂魄,才被其所发觉。

    可惜已经晚了,魔种已经进入对方体内。

    张百仁的魔种可不是普通真气,而是蕴含了先天神祗的法则,神之契约等等张百仁独有神通,没有人可以化解。

    道家只修今世,不修来生。更不讲究转世轮回,所以性命双修重视命功修炼。

    张百仁面带笑容,一双眼睛看着满面怒火的乙支文德,并不开口解释。

    乙支文德连忙闭上眼睛,开始掐动道诀,不断给自己周身设下种种封印。

    “晚了!”张百仁摇摇头,魔种已经彻底扎根于其体内,除非对方魂飞魄散,否则魔种绝对不会脱离出来。

    魔种扎根,便会不断以乙支文德的道功、三魂七魄为养料悄无声息间生长,最终日后乙支文德死亡,一身道功尽数归于张百仁体内。

    过了一会,才见乙支文德猛然睁开眼,愤怒的站起身:“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如何破解七星灯?”魔种刚刚种入,才开始生根发芽,当然感知不到对方体内的一些隐秘。

    “哼,你倒不如一刀杀了我,若要我破解七星灯,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我可不听你使唤!”乙支文德怒叱一声。

    “你可识得光明法师?”张百仁对光明法师印象深刻,六字真言贴神威无边,张百仁垂涎三尺,不过光明法师一直不给自己接触的机会。

    自己已经得了佛家的真空大手印,欲要进化为掌中世界,需领悟真正的空,才能借此演化地水风火,然后以地水风火衍生万物,开辟乾坤世界。

    法兰寺的方丈法力无边,神通无量,苦苦修持不知多少年才练成真空大手印,至于掌中世界连影子都没有摸到。

    说起法兰寺的方丈,张百仁眼角露出一抹笑容,法兰寺和尚已经被自己种了魔种,这和尚也不知在西突厥鼓捣什么,张百仁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不断在西突厥谋划什么。

    “你要找光明法师做什么?”乙支文德双目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拿出一块玉髓,张百仁指尖魔种凝聚,将一道魔种打入玉髓之内。将玉髓递给乙支文德,张百仁面无表情道:“这块玉髓你随身带好,日后不得有半步偏离。”

    乙支文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必须要听我的,除非你不想弄清自己体内的隐秘!”张百仁一副吃定乙支文德的表情。

    却见乙支文德面色阴沉不定,最终还是伸出手将玉髓拿在手中:“我带着玉髓,你便可以告知我你对我施展了何种手段?”

    “当然不可能!”张百仁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气的乙支文德差点将手中玉髓摔碎。只见其双指青筋毕露,面色狰狞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莫要自取其辱”张百仁扫视大帐,来到案几前,铺开一张白纸,提起毛笔缓缓书写。

    乙支文德就那般站在原地,攥着玉髓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过了一会,张百仁书写完毕,将书信塞入蜜蜡封好:“将此书信代我交给光明法师。”

    “爱去不去,你自己去!”乙支文德嘴上这般说,却发现自己身子不受控制,居然伸手接过了书信,然后塞入怀中。

    “怎么会这样!”乙支文德面色惶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到底做了什么手段,你若不说,我宁愿与你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吗?”张百仁歪头看着对面的乙支文德:“你先能控制自己的身子再说。”

    “我!”

    乙支文德身子哆哆嗦嗦的颤抖,满是惊恐的盯着张百仁。自己是谁?自己可是得窥阳神至道,即将不死不灭的存在,但却就这般中了别人手段,如何不惊悚?如何不骇然?

    “你若不说明白,早晚我都有办法自杀,你阻止不了我!你能阻止我一时,但却阻止不了我一世!”乙支文德愤怒的盯着张百仁,如果目光能杀人,张百仁至少死了千百次。

    最让乙支文德心中惊悚的是,自家魂魄对于对方的手段毫无抗拒,甚至于充满了欢呼的喜悦。不错,确实是充满了欢呼的喜悦,吃了那‘不知名的东西’后,仿佛大补一般,之前魂魄的暗伤居然都在瞬间复原,施展小周天星斗神术后,自家已经伤及根本,此时居然复原了八成,这是何等令人惊悚?

    对于敌人的手段,自家魂魄不但不抗拒预警,反而发自于本能的渴望,自己都来不及阻止,已经将那手段吸收了。

    这是何等手段,何等可怕?已经超乎了乙支文德的想象。

    瞧着乙支文德,张百仁面无表情,魔种内蕴含着先天神祗的力量,后天三魂七魄当然无法抗拒,吞噬了先天神祗之力会在本质上提升生命等级,创造生命进化的可能性。

    这是生命的本能,无可抗拒。

    就像被电击,下意识就会抽回手掌。这是生命的本能保护。渴望,如何抵挡?

    看着乙支文德鱼死网破的眼神,张百仁相信对方绝对能做得出来。

    “我这功法唤作《道胎魔种》,对你来说只有天大的好处,只要你努力修行,阳神也不过水到渠成而已”张百仁看着乙支文德:“魔种内包含我对与天地大道的全部领悟,你种了魔种,潜移默化之间,便会将这些感悟吸收,化作你自己的知识,我早就已经步入阳神至道,你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证就至道阳神,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好处?我日后若能成仙,你也可以随之长生不死,这难道不是好处?”

    “成仙?你莫要糊弄鬼,成仙之事我比你清楚多,你根本就不可能成仙,别说是你,没有人可以成仙,我已经触及至道门槛,如何还用你感悟?我只问你,坏处是什么?”乙支文德怒视着张百仁,眼中怒火熊熊。

    张百仁咧嘴一笑:“你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种我魔种,日后受我驱策,化作我的身外化身。本都督一念之间便可掌控你的肉身,你死后一身道果尽数归于我身,难道这不是好处?”

    “你……”乙支文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许久无语。

    似乎察觉到了乙支文德的心思,张百仁嗤笑:“你莫要白费力气,没有人能解得开道胎魔种,你逃不出本都督的手掌心,而且你会很快忘记今日之事。”

    “你要做什么?”乙支文德眼中忽然升起一股子惶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