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无解大阵,抹去记忆
    “当然是抹去你的记忆!”张百仁面带笑容,说抹去有点过,只能算作是封印。魔种之力将这段记忆侵袭,然后进入魔种深处,除非有朝一日乙支文德受到极大刺激,否则休想觉醒这段记忆。

    “不……不……不要……”乙支文德满面恐惧,下一刻却是动作一滞,面带奇怪之色:“我怎么从木桶里出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然后目光一转,看向一边死去多时的众位侍卫:“你居然杀了他们!我的伤势为什么会复原这么多?”

    乙支文德眼中满是不解,张百仁不去理会乙支文德,而是背负双手看着七星灯上方吸纳星光的七星剑。

    张百仁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已经将自进入大帐后,所有关于自己的记忆彻底自乙支文德体内抹去。

    乙支文德猛然一掌抓向了张百仁:“休要动七星灯!”

    星光缭绕,乙支文德的一双手掌居然幻化一片星空,似乎要颠倒阴阳将自己摄拿入星空中。面对着这片星空,自己仿佛化作一粒尘埃,一粒微不可查的行星。

    小周天神术之拿星摘月。

    拿的未必是真正星辰,而是万物面对这一只手掌,似乎在瞬间化作了呆愣愣毫无生机的星辰,任凭对方拿捏。

    乙支文德果真不简单,若非自己先前种魔,这一手便有的麻烦。

    “嗤!”金简浮现,乙支文德的手掌落在金简上,只见金简神光迸射,下一刻乙支文德无功而返。

    “乙支文德,咱们莫要折腾了,你不是我对手,你速速将破解七星灯的方法说出来”张百仁手掌一抓,还不待乙支文德反应过来,一抹陷仙剑气打入对方体内,瞬间攻城拔寨破了对方的修为,将其法力封锁,化作了普通人。

    张百仁也是无奈,为了打消乙支文德之前的疑虑,不能直接用魔种将其拿下,而是利用陷仙剑气封锁住。

    “唉!”张百仁轻轻一叹,瞧着呆愣愣的乙支文德,张百仁道:“你体内伤势尚未痊愈,如何是我对手?还是速速交出小周天星斗神术,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面。”

    将陷仙剑气打入乙支文德体内,也是为了乙支文德好,若这厮日后遇到危机,陷仙剑气也能救其一救。

    “我便是说了,你也破不了阵法”乙支文德哼哼唧唧道。

    “道友还请坐下说话”张百仁提着乙支文德坐下,然后道:“你若说出破阵之法,我也不难为你。”

    “你只要熄灭了油灯,自然破了阵法!”乙支文德满脸不屑。

    张百仁脸一黑,这话还用你说?我也知道熄灭了一盏油灯便会破开大阵,但关键是他不敢啊。

    熄灭油灯张百仁有无数种办法,但却会瞬间惹得北斗七星反噬,莫说是他,就算上古仙人复活,怕也未必敢尝试一下北斗七星的威能。

    “我是说,有何办法能安然无恙的破除灯火!你去破除灯火,不然我便杀了你!”张百仁怒视着乙支文德。

    演戏谁不会,为了消除乙支文德心中的顾虑,张百仁只能耐着心思将之前的事情重演一遍。

    “你若想叫我熄灭灯火,还不如直接一刀杀了我来的爽快”乙支文德眼中满是怒火:“我若破解大阵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你还是一刀宰了我吧。”

    瞧着乙支文德怒火不似作伪,张百仁再次改变策略:“那你交出小周天星斗神术,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休想,小周天星斗神术乃大周天星斗神术的入门功夫,领悟了小周天星斗神术便可参悟大周天星斗神术,你想要小周天星斗神术,还是将我杀了吧!小周天星斗神术乃我独门绝学,概不外传!”乙支文德梗着脖子道。

    “莫要当我真的不敢杀你!”张百仁怒视着乙支文德,若非魔种时间不长,怕乙支文德发现破绽,张百仁早就开始偷学小周天星斗神术了。

    乙支文德闭上眼睛,就是不肯开口说话。面对这厮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张百仁还真是没有办法。故作无奈,不断来回走动捶足顿胸,来回逼问。

    就在此时,大帐外一片哗然,接着刀兵相接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阵惨叫传来,瞬间杂乱无比。

    “朝廷的高手杀来了,速度太慢!”张百仁摇了摇头。

    “大人,您快点冲入大帐,那祭坛必然在大帐内!”外面有大隋士卒高呼。

    “拦住他!”

    “拦住他!”

    接着是高丽大军怒吼,十二尊机关巨人拔山超海,就算见神强者也要谨慎几分。

    “噗!”

    忽的大帐帘子掀开,接着音爆滚滚,杀机铺天盖地,血了呼喇的来护儿手中钢刀切开空气,瞬间来到张百仁的身前。

    “都督!”待瞧见眼前人影,瞧着头戴玉冠,面色从容的张百仁,来护儿顿时大惊失色,猛然收回了大刀,面色阴沉不定:“都督,你怎么在这里?”

    瞧见张百仁,来护儿心中一沉,一个可怕的想法席卷心头:“莫非张百仁勾结了高句丽?”

    张百仁不知来护儿的想法,指了指坐在一边动也不能动的乙支文德,再指了指七星灯:“你们来晚了!”

    来护儿扫视大帐,看过那十几个护卫,心中警惕逐渐放松。

    死人!

    护卫都是死人!

    虽然肉身活着,但精气神已经失去了主心骨。

    “见过都督,都督好手段,我等千辛万苦杀进来,不曾想都督已经到了此地”来护儿收起大刀,猛然一抖,身上血渍居然齐齐脱落。仿佛野狗抖水一般,不然半点血渍。

    “乙支文德已经被我制服,只是这大阵却不好破解!”张百仁指向了七星灯。

    来护儿看向七星灯,顿时面色凝重起来:“怪不得都督束手无策,这等力量便是下官都看着心惊肉跳。”

    “乙支文德,你也有今日啊!”来护儿看了大阵一眼,跑来奚落乙支文德。

    “哼,不过乘人之危罢了,有本事便放开老夫,咱们走上一遭!”乙支文德不屑道。

    “这老儿成为了阶下囚居然还不服输!”来护儿拍了拍乙支文德的脑袋,惹得乙支文德吹胡子瞪眼。

    张百仁面色阴沉道:“大将军,咱们还要指望这老儿逃出高丽大军包围,眼下破阵要紧,莫要多耽搁。”

    正说着,大帐忽然陆续破开,滚滚音爆卷起,大隋剩下的十几位大将纷纷冲入了大帐内。

    “大都督,你怎么在这里?”于仲文一愣。

    张百仁冷冷一哼,懒得理会于仲文,只是冷声道:“想要破阵,便要熄了七星的灯火,如今你们来了,这事情便交给你等了。”

    说完话张百仁只是盯着自家七星剑看个不停,七星剑耀耀生辉,悬浮于七星灯上不断旋转,吞噬着七星的力量。

    “怎么办?”众人打量大帐一遍,纷纷凑过来瞧着七星大阵。

    “别碰”眼见张瑾居然要直接伸手去触碰七星灯,顿时唬得来护儿抓住对方手臂:“不想活了?”

    “不就是七星灯吗?灭了便好,哪里有那么多讲究!”张瑾不入见神,难以察觉到那磅礴的伟力。

    来护儿在大帐扫视一眼,拿起一具早就死去的侍卫尸体猛然抛过去。

    “砰!”

    灰飞烟灭,什么也没留下。

    张瑾顿时打了个哆嗦。

    张百仁忽然眉毛一皱,一双眼睛死死的看向七星灯,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

    “好恐怖的的大阵”于仲文面色惶恐。

    一边的乙支文德忽然嘲讽道:“别费心思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破解大阵,此阵一成,无法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