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风波骤起
    就连观自在这等无上大能都心中动容,更何况是普通的修士?

    南天师道主峰

    南天师一双眼睛看向三叠瀑布,瞧着大放光芒的无量神光,道道佛光在不断传唱,顿时面色动容:“莫非大都督炼的乃是佛家的宝物!”

    “如此气势,也不知是何等宝物!”南天师顿时心中一动,一边的弟子道:“掌教,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南天师略作沉吟,便摇了摇头:“此事发生在我庐山地界,咱们想要将责任推拖出去都找不到借口,更何况如今这般,一旦搀和进去,怕是解释不清了!”

    若张百仁真的在庐山出现什么好歹,只怕最先脱不开责任的便是庐山。这等事情避都避之不及,如何还敢主动冒头凑上去?

    “好大的动静,都督莫非炼制的乃佛家六字真言贴!”瞧着悬浮于虚空,金光直冲斗牛的帖子,袁天罡的阳神最先自远处走来。

    “感觉如何?”张百仁看向袁天罡,任凭帖子自动悬浮于空中。

    袁天罡闻言打量着帖子,露出惊容:“这般宝物,就算远古仙人瞧见也会心动。只是贫道不解,为何都督能练成六字真言贴?光明法师能练成六字真言贴,是因为佛家几代人的积累,千百年汇聚而来的无穷无尽香火、底蕴,都督又哪里来的香火愿力?”

    这种事情瞒不过明眼人,袁天罡只一眼便看出这宝物乃无尽信仰之力练成,而绝非张百仁自己一人刻苦修炼道功而成就。

    张百仁笑而不语,当然不会说塞外人已经开始替自己传道了,这无穷无尽的香火之力乃是塞外之人供应。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过了一会道:“如今六字真言贴练成,本都督心中许多大计都可施展出来。”

    “阿弥陀佛!”

    无量佛光环绕,法兰寺的方丈身形一步步自云端走出:“此宝乃我佛家之物,与和尚有缘,和尚特来渡之。”

    听闻此言,张百仁面带笑容:“方丈,咱们可是许久未见,不知方丈真空大手印可有进境?”

    听了这话,法兰寺方丈才透过金贴看到金贴之下的张百仁,顿时面色狂变:“都督居然也在。”

    “我当然在,因为这件宝物便是我炼制的,大和尚看这宝物眼熟不?”张百仁打趣了一声。

    “六字真言贴”法兰寺方丈仔细瞧着那字帖,顿时眼中佛光爆射,声音中满是震惊:“都督莫非是我佛家真佛转世?”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既不否认也不承认,法兰寺方丈一双眼睛左右打量,瞧着周边围聚的人影,顿时面带狂喜之色,然后将笑容收之于心底。

    “都督,这六字真言贴与我佛家有缘,还请都督割舍!”法兰寺方丈面色庄严。

    耳边却传来法兰寺方丈细弱蚊蝇的话语:“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得一家人,原来都督是我佛家真佛转世,特来中土布局,早知如此都督尽管开口,我法兰寺上下愿为都督效命。”

    听着法兰寺方丈暗中传音,张百仁心头一愣,不曾想居然还有这等好事。对方既然将自己误认为佛家之人,张百仁当然不会揭穿。而且听这大和尚所言,似乎有佛家大能转世中土暗中布局,到底是谁?这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张百仁不动声色点点头,传音过去:“阿弥陀佛,本座转世中土,却一直缺少镇压手段,如今练成六字真言贴,好不容易积攒了些许愿力却不过杯水车薪,如今只是练成半吊子宝物,实在可惜!”

    嘴上却道:“你这和尚好大口气,张口闭口便叫本都督割舍,也不知你有何等手段。”

    法兰寺和尚传音过来:“都督,我法兰寺千年累积,愿意助都督一臂之力。都督寻个时间,前往我法兰寺,我法兰寺相助都督练成至宝。”

    “如此便多谢了”张百仁心头一动,不曾想还有这等好处,居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给自己好处。

    本来正寻思愿力不够,如今却找到了好去处。

    其实无怪乎法兰寺方丈以为张百仁是佛家大能转世,像六字真言贴这等佛家真正无上秘术,一直都是灌顶大法,世间不留只言片语,而且唯有正统佛门弟子中那寥寥几个人才能修炼,这等秘术根本就不可能传出去,也不会流落在外。

    更何况法兰寺方丈似乎在筹谋着什么大事,好像当真有佛家大能谋划转世之类的事情。

    “我有佛家手段掌中虚空,只要都督能避过我这一招,和尚便立即退去!”法兰寺和尚恭敬一礼,然后空中念经,周身无量佛光流转,便要施展神通。

    就在此时,远处一袭白衫的男子面容模糊中走来:“福生无量天尊,怎么又有佛家余孽跑出来了?”

    “咦,都督也在?”观自在落在场中,罪先看到法兰寺方丈,然后又看到了立于场中的张百仁。

    “观自在!”瞧着观自在,法兰寺和尚如临大敌,瞬间警惕起来。

    张百仁手掌一招,六字真言贴自动卷起,落在其手中:“社主不在湘南纳福,怎么有时间来这里?”

    “这六字真言贴是你炼的?”观自在目光奇异的看着张百仁。

    “是我练的!”张百仁右手托着六字真言贴:“莫非社主也有兴趣抢夺一番?”

    观自在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似乎要将张百仁看到骨子里一般,彻底看透。过了一会才摇摇头:“都督的宝物,贫道还是不献丑了。正要替都督打发了这和尚,然后咱们坐而论道如何?”

    观自在话语不容置疑,一反常态,倒叫张百仁一愣:“也好!”

    观自在转头看向法兰寺和尚:“贫道欲要与和尚做过一场,且接我一手法印!”

    说着话只见观自在手中结出道家的‘斗’字印诀,向对面法兰寺和尚迎了过去。

    “你居然得了上古仙人真传!”瞧着斗字印诀,法兰寺和尚面色严肃,身后一尊金光闪烁的佛像出现,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向观自在拿去。

    “福生无量天尊!”观自在手中印诀居然与那遮天蔽日的巨手不相上下。

    就在此时,山中一方法印飞出,卷起道道雷霆:“佛家之人也敢在我中土放肆,当真不知死活。”

    “砰”的一声,法兰寺方丈身形爆开,不见了踪迹,显然已经走脱。

    “六字真言贴!”光明法师降临场中,瞧着张百仁手中的金帖,顿时面色一变:“你怎么会我佛家秘传!”

    “又来了一位不知死活的和尚!”观自在印诀一变,化作了两道。

    “兵!”

    “临!”

    瞧着越来越多的道家高手,光明法师嘀咕一阵,身形瞬间消散在空中。

    瞧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阳神,张百仁心中一动,不曾想到宝物出世居然惹出这般大的动静。

    “佛宝一直都是我中土禁忌,如今有佛宝出世,理应镇封!”北天师道掌教缓缓走出,来到场中对着张百仁一礼:“见过大都督,贫道并非针对谁,而是一直以来条例如此。”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都督的话便是王法,便是条例,你等方外之人胆敢诈乱神界也就罢了,什么时候也敢插手朝廷之事了?”张百仁手中拿着六字真言贴,问得北天师道法师哑口无言:“都督,这……。”

    “六字真言贴乃我亲手炼制,你等莫非有意见?”张百仁声音霸道冷酷。

    ps: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