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大周天星辰神术
    医者,慈悲为怀善待众生,张百仁却未曾想到,孙思邈如今的杀机居然这般大。

    张百仁点点头:“先生说的有道理,大隋可以有盗、有贼,但却不能有反贼!”

    “善哉!”孙思邈点点头。

    “欲要除贼,还需一把利器,本都督前些日子宝剑刚刚送人,道长可有神兵相赠!”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思邈。

    “我这里倒有一把软剑”孙思邈道。

    “剑无软硬,唯有刚柔”张百仁背负双手道。

    孙思邈站起身:“都督稍候。”

    不多时,孙思邈捧着一只盒子走出来,然后恭敬的放在张百仁身前:“都督,这便是那宝剑。”

    “哦”张百仁掀开盒子,霎时间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一把灵秀小巧的宝剑静静躺在盒子里。

    “此剑唤作:鱼肠”孙思邈道。

    张百仁摇摇头:“这剑只适合见不得光的老鼠用,却不适合我!”

    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留下孙思邈愣了愣,然后将鱼肠剑收起来:“真是好心没好报,送你一把神剑,你居然还嫌弃此剑不走正途,端的不当人子。”

    “刺客世家的事情还需缓一缓,眼下先将那些成了气候的反贼斩杀一批,大隋如今正是东征的紧要关头,本都督决不允许这些家伙生乱”走在大街上,张百仁心中思忖着如何下手时,忽然只觉得胸口一痛,伴随着惊呼,一道人影将自己撞了个满怀。

    “哎呦!”那人影哎呦一声抬起头,待瞧见眼前人影之后,顿时一愣:“张百仁?”

    “春阳?怎么是你?”瞧着怀中的人影,虽然对方将胸口紧紧束缚住,但张百仁却依旧感觉到了那股难以言述的软绵。

    春阳道人赶紧从张百仁怀中挣脱出来:“我这不是来找你,谁知无意中惹了刺客世家,一群混账阴魂不散的整日里刺杀我,这些老鼠难缠死了。”

    张百仁闻言愣了愣:“刺客世家,寻你作甚?”

    “前日我遇见刺客世家追杀一对妇孺,一时心中不忿,便出手相助斩杀了那刺客,接着就仿佛捅了马蜂窝般,这些刺客难缠至极!”春阳道人见到张百仁似乎遇见了主心骨,顿时舒了一口长气。

    瞧着眉目如画的春阳道人,张百仁笑着点点头,一双眼睛扫过人群:“你放心,那几只老鼠已经走了,你现在安全了。”

    “还是你有本事,这些刺客遇见你,就像老鼠遇到猫”春阳道人眨了眨眼睛。

    “走,既然来到洛阳,便去我府邸,你我兄弟可是许多年不见了”张百仁拽着春阳的纤纤玉指,径直来到自家府邸内。

    “你这府邸可真气派”春阳道人上下打量着张百仁府邸,眼中露出一抹感兴趣神色。

    “你倒有眼力,我这府邸就算整个洛阳城权贵加起来,也是数一数二的”张百仁领着春阳道人来到后院,双方落座有人端上茶水,春阳道人道:“我这次来上京城,是特意寻你的。”

    “寻我?”张百仁一愣。

    春阳道人瞪大眼睛:“有人夜观天象,发现一抹杀机出洛阳,浸染八方,已经在前路做局设下了埋伏,就等你出去将你斩杀。”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未卜先知,我如今尚未动作便已经被人瞧出虚实,天下能人异士无数,果真不可小觑。”

    “你切莫再出洛阳了,外界已经推算出你要亲自出手平叛,这一点各大门阀世家、道观绝对不会答应的。大隋如今病入膏肓,陛下若将涿郡的大军调回来,或许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眼下大隋覆灭之局已经注定,各大门阀世家绝对不会再给你翻盘延续气数的机会”春阳道人面带担忧的喝了一口茶水。

    张百仁安静的坐在那里,手指灵巧的泡着茶水。

    见到春阳喝了一杯,张百仁面带笑容:“其实你应该知道没有人能阻拦我的动作。”

    “但我还是要试一试,这次不一样,门阀世家高手无数,已经出动了底蕴。我虽然不曾听到具体风声,但却也知晓这件事绝对充满了危机,我还是要试一试能不能阻止你”春阳道人一双眼睛静静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低头看着茶水,茶叶在水壶里不断翻滚沸腾。

    瞧着犹若老僧再也的张百仁,春阳道人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你就不能收手吗?”

    “如今朝廷东征高丽,大隋内部只能有一个声音,不管门阀也好、世家也罢,还是遍布天下的各大反贼,只能有一个声音,一心对外!”张百仁看着茶壶:“瞧见了么?百姓犹如这滚烫的沸水,门阀世家便是这茶叶。水虽然多,但茶叶才是主料。”

    春阳道人有些不理解张百仁的意思,张百仁面无表情道:“我先杀上一批盗匪,叫其余盗匪心中忌惮一些,免得在大隋内部折腾出什么岔子。陛下如今腾不出手来,只能我军机秘府代服其劳。”

    “你这人怎么这般固执”春阳道人翻翻白眼:“你去了怕也未必能讨好,早就有兵家之人出山,加入反贼的大军,你出山未必能占到便宜,反而会折了面皮。”

    “兵家?”张百仁一愣:“鱼俱罗身为兵家泰山支柱,居然还有人敢与大隋为敌?有兵家弟子胆敢相助反贼?”

    “岂止兵家,如今墨家、法家、阴阳、纵横、道家皆已出手,法界改天换日便在今朝,所有人都看到了长生不朽的希望,所以众人纷纷出手。”

    张百仁敲击案几,事情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诸子百家可不简单,当年大秦都被诸子百家给干翻了,更何况是风雨飘摇的大隋?

    始皇尚且有十二金人镇压天下,大隋却什么都没有。

    张百仁忽然心中一惊:“什么都没有?”

    瞧着张百仁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春阳道人伸出素白的手指在张百仁身前摆了摆:“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一些关窍之处,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在院子里来回不语。

    过了一会,才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都督,军机秘府加急密报。”

    “进来吧”张百仁停下脚步。

    骁虎拿着一封封加急密报走进来,面色恭敬道:“江湖上最近忽然多了许多陌生的人影,听人说江湖中似乎在谋划着什么针对大人的阴谋,各路探子收到情报,纷纷送了过来。”

    “是吗?”张百仁露出感兴趣神色,伸手接过密报,拿在手中拆开。

    瞧着那一封封密报,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眉头皱了皱:“果真如此!诸子百家各自有高手出山。”

    “既知有高手出山,你理应暂避锋芒,然后徐徐图之”春阳道人道。

    张百仁略作沉吟,然后摇摇头:“错了,我偏偏要知难而上,叫这些家伙看看本都督的手段。还需设计个法子,将这些家伙逐个击破。”

    张百仁从来不敢小瞧诸子百家,小瞧天下群雄,杨素之死的警示犹在眼前。

    高丽

    乙支文德一双眼睛看着无尽夜空中的北斗七星恒,眼中露出一抹失望:“可惜,点燃的命星不是紫薇帝星亦或者北斗七星的主星。”

    “噗嗤”听了这话,一边春归君笑了,笑的有些前仆后仰。

    “怎么,莫非本官说错了?”瞧着春归君,乙支文德面色阴沉下来,他听出了对方笑声中毫不遮掩的嘲讽。

    大周天星辰神术,他已经触及到了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