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过五关
    “非是厌恶你,岂不闻道不同不相为谋?”张百仁眼中满是淡然:“而且你等做下恶事,业力因果滔天,若一旦牵连到我,岂不是无辜!”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整日里惹是生非,到处坑害百姓搅起无尽风云,这是何等磅大的因果业力,一旦牵扯到我就麻烦了。

    说完话之后,张百仁轻轻一叹,此时赵如夕自山下走来。

    “你们父子难得相见一次,怎么还这般摆着臭脸,莫非当百仁是你道观子弟?”赵如夕瞪了张斐一眼,拿起茶壶给张百仁倒了一碗茶:“你父亲也是为你好,你不晓得门阀世家的算计,不知三大宗师的厉害。一旦误了性命,岂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百仁冲着赵如夕点点头,此时赵如夕看向一边的满天乌鸦,露出惊诧之色:“这么多成气候的乌鸦,若能炼入火鸦壶,必然使得火鸦壶化作至宝。”

    “天地宗亲师,你这般顶撞父亲,就是不对,还不速速给父亲赔礼道歉!”一边张百义瞧见张百仁这般样子,顿时一拍桌子,脸红脖子粗道。

    “嗯?”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

    “手下留情!”张斐急忙惊呼一声。

    “砰!”

    张百义跌倒在地,却是被剑意吓破了胆子。

    “百仁!百义怎么说也是你兄弟,你这般吓唬他,将其吓破了胆子,日后如何得见阳神”张斐赶忙上前扶起张百义,此时张百义回过神来,瞧见自家失态,连人家一道目光都抵不住,顿时羞愤欲绝。

    “也算是给其一个教训,免得日后惹出祸事,牵连到我!好好一个孩子都被你们娇生惯养给惯坏了,如今破了元阳,也就混个伪阳神,而且还是最垫底的角色,惯子如杀子!他如今这般,你们也有几分责任!”张百仁面色难看,站起身道:“你既然是第五关,那你是想要与我动手咯?只要击败你,我便可约战三大宗师,然后荡平天下逆党。”

    “孽子!”张斐面色难看。

    瞧着张斐的表情,张百仁缓缓背负手掌:“你要与我动手吗?”

    张斐怒视着张百仁:“我是你老子,你敢与我动手?速速束手就擒,与我前往涿郡你母亲面前请罪。”

    “我母亲闭死关,怕是不会见你!”张百仁周身一道道金光升腾,化作了一道光罩将其护持住。

    张斐闻言一张脸顿时僵硬在哪里。

    光罩上十只金乌翩翩起舞,叱咤九天笑傲天下:“我也不出手,只要你等能在一刻钟的时间击破我护身金光,便算是你们赢了!”

    “三阳金乌正法!你练成了三阳金乌正法!”张斐面色凝重,虽然早就听闻张百仁能够修炼三阳金乌正法,不曾想居然有如此火候。

    张百仁不再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百仁,快听你父亲一句劝,赶紧收手吧,莫要乱蹚浑水了”赵如夕走上前来劝了一句。

    张百仁不予理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过了三十多个呼吸,才见张斐徒然一叹,自怀中掏出一本书籍扔在桌子上,然后拿出火鸦壶,将那满天乌鸦收了进去,拉起张百义便转身离去:“你好自为之吧!”

    张百仁背对着石桌,看着远处的风景不语。

    “你呀,这孩子忒倔”赵如夕瞧着化作一团金光的张百仁,无奈苦笑一声向张斐追了过去。

    待到众人走远,张百仁收了功法,任凭呼啸的山风吹乱了自己的头发。

    过了一会,才转过身看向案几,上面一本书书册在山风中来回卷动。

    将那书册拿在手中,略作翻看,才心中了然,一时间五味聚杂。

    很显然张斐早就知道劝说不得自己,所以准备好了三大宗师的资料。

    “三大宗师吗?”张百仁翻看过手中的资料后,一团太阳真火将其练成了飞灰。

    “我便会会尔等又能如何?”张百仁站在山巅不语。

    “都督,真的要决战三大宗师?”袁天罡的元神飘忽自远处走来。

    张百仁手中把玩着金简,心里思忖着传道之事。

    清剿盗匪,也是为了传道布局。

    如今无数信徒已经步入中土,只是传道之路颇为坎坷。

    中土各地俱都有主,想要打开局面不容易啊。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非要如此不可。”

    山脚下

    赵如夕看着张斐:

    “百仁……咱们就不管他了?”

    “这逆子管他作甚,整日里搅风搅雨,他怕被我金顶观牵连,我还怕被他给牵连到呢”张斐怒火冲冲道。

    “爹,这等不孝之辈,就应该断绝父子关系”一边的张百义插话。

    “啪!”

    张斐一个耳光扇过去,打的张百义一个趔趄,脑袋嗡嗡作响,一双眼睛看着张斐,满是委屈。

    “要断绝,也是与你这窝囊废断绝关系,整日里混在女人堆里坏人名节,我金顶观大法不修,却去修佛家的欢喜禅,平白坏了道基!你这逆子若能有他万一,我便是死也甘心了!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窝囊废!”张斐喝骂,将张百义骂的狗血淋头:“你自小含着金勺出生,整日里享尽清福,我金顶观各种灵药随你使用,百仁自己五岁便开始闯荡江湖威震天下,便是我等老一辈修士也不得不敬畏三分,你这废物我干脆抽死你算了!”

    张斐是越说越气,举起巴掌再次抽了下去,打的张百义抱头鼠窜。

    “斐哥!斐哥!百义还是个孩子,你打他作甚!平日里骂几句也就算了,今日的话却有些重!”赵如夕赶紧拦住张斐。

    “孩子?他孩子都三岁了,还是孩子?你就平日里惯着他,果真慈母多败儿”张斐猛然一甩衣袖,消失在了寒风中。

    “废物!废物!我是一个废物!”张百义呆愣愣的坐在寒风中喃呢自语。

    “百义,你别往心里去,你父亲最近这些日子太糟心,一时忍不住便说的重了点”赵如夕连忙安慰张百义。

    张百义双目迷茫,推开了赵如夕,跌跌撞撞的消失在风雪中。

    “你要去哪里?”赵如夕喊了一声,正待追过去,张百义已经消失不见。

    山顶凉亭

    张百仁与袁天罡并肩站立,袁天罡将山脚下一幕收之于眼底,看着消失在风雪中的张百义,轻轻一叹:“可惜了这孩子,得了教祖的天书不去好生修炼,反而练就了佛门的欢喜禅法,这等修炼出来的阳神,怕是一入轮回必为胎中之谜所困,修与不修又有何差别?”

    张百仁背负双手,过了一会才道:“盯紧他,本都督有一个计划,还要靠他来实施。”

    袁天罡瞧着张百仁,眼皮子跳了跳,这位可真是心狠,连自家的亲兄弟都算计。

    “走吧,静候三大宗师战帖上门,也该处理一下刺客世家的事情了”张百仁背负双手,消失在风雪中。

    “你知道刺客世家的下落?”袁天罡一愣。

    刺客世家何等隐秘,世人根本就找寻不到,袁天罡心中好奇,张百仁是如何知道刺客世家踪迹的。

    刺客永远都见不得光,一旦见光下场只有死亡。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张百仁笑着返回洛阳城。

    “刺客世家,闻名已久,正要试试刺客世家的手段,刺客世家的秘术倒有些意思!”袁天罡嘴角带着笑容:“只是咱们还需隐秘一些,刺客世家不是那么容易诛杀的,咱们动手需施展雷霆手段,即便日后刺客世家想要报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