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六十九章 致命的诱惑
    不管愿意亦或者是不愿意,刺客世家的事情吃亏是注定了的。至于说要吃多少亏,还真不好说。

    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看着送上门来的战帖,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第一战便在此月中旬。”

    “大人,这是三大宗师的情报!”左丘无忌递上手中准备好的资料。

    张百仁接过资料,缓缓拆开观看,然后一愣:“第一位出战的宗师唤作是:杨琦。”

    杨琦乃南天师道中的人物,据说是陆敬修亲传弟子,阳神及次投胎,道行深不可测,有人说杨琦已经触及到了至道阳神的门槛,甚至于已经半只脚踏上了至道殿堂。

    这是各大势力对杨琦的评价,张百仁当然不敢小瞧,唯有踏入至道之境界,才会知道这个境界有何等伟力,有何等不可测之力。

    “杨琦!”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半步阳神?几次转世投胎?到底积蓄了多少底蕴,看来还需慎重对待。”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左丘无忌:“继续搜寻杨琦密报,本都督还需前往皇宫走一遭,交还神机弩。”

    张百仁带领五百侍卫,起身来到皇宫,交托了神机弩之后,才来拜见杨广。

    尚未靠近大殿,便听到大殿中传来一阵争吵之声,声音甚是激烈,甚至于传来阵阵打砸之声,杨广暴跳如雷以及一位略带熟悉的女子声音,双方争辩不休。

    “陛下,大都督张百仁求见”

    有侍卫瞧见张百仁走来,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通秉。

    大殿内的争吵瞬间停息,过了一会才听杨广道:“叫他进来吧。”

    大殿门缓缓打开,张百仁迈步走入大堂,却见杨广端坐在案几上,面色有些僵滞。

    地上并无任何碎掉的瓷器,只是有些地方略显空荡,好像少了些物件,看起来颇为碍眼。

    瞧见张百仁走进来,杨广直接接摆摆手:“赐座吧。”

    张百仁点点头,然后坐在杨广下首。才听杨广道:“你小子这次折腾出来的事情不小。”

    “下官对刺客世家不满已久,如今好不容易抓到对方把柄,自然要施展雷霆一击!”张百仁轻轻一叹:“这些门阀世家,上古传下来的势力,便是人族的祸根。”

    杨广默然,对于门阀世家他也无可奈何。

    就像是刺客世家,来无影去无踪,杨广又能如何?

    “此事朕早有考虑,只是还不到动手之机!”杨广一只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一会才忽然开口道:“朕欲要将华容公主下嫁高丽,还要请爱卿亲自走一遭,将华容公主安全送至高丽。”

    张百仁闻言一愣,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杨广。过了一会才道:“将华容公主嫁到高丽?”

    “不错!”杨广点点头:“只怕有人心怀不轨,欲要破坏大事,所以还需你亲自走一遭。”

    张百仁眉头皱起,他不知道华容公主是哪个,但疑惑的是为何将华容公主远嫁高丽。

    “陛下,如今我大隋兵强马壮,区区高丽弹丸之地,如何值得我天朝之女下嫁?”张百仁有些不可思议。

    杨广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案几:“照办便是,朕之大计还要依托公主完成。”

    张百仁一双眼睛疑惑的看着杨广,不知这厮在谋划什么,居然值得杨广将一位公主下嫁到高丽。什么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眼下便是如此,张百仁不知杨广究竟有何等计划,居然值得舍弃牺牲一位公主。

    面对张百仁质疑的目光,杨广报以沉默,过了一会才开口:为我大隋未来,一切都值得!

    的确,一切都值得。

    张百仁没有多说,转身走出了杨广寝宫。

    “都督,娘娘有请!”张百仁刚刚走出大门,便听巧燕的声音传来。

    循着声音望去,巧燕正站在远处挥手。

    自从修炼了天蝎功后,巧燕身姿越加妙曼有型。

    “巧燕姐姐”张百仁迈步走过去。

    “快走吧,永安宫要翻天了,娘娘叫你过去!”萧皇后道。

    张百仁面色诧异,随着巧燕来到永安宫,只见此时一袭大红色凤袍的萧皇后面色铁青的坐在案几上。在其身边是摔碎一地的瓷片,看起来萧皇后发了不小的火气。

    瞧着那张娇媚无比,威严中魅惑众生的面孔,张百仁连忙低头不敢多看。

    萧皇后身具凤气,有凤凰命格在身,对于吞噬了凤血的张百仁来说,致命的诱惑时刻浮现。

    “娘娘!”张百仁抱拳一礼。

    “陛下疯了!”萧皇后口中近乎于喃呢。

    “怎么说?”张百仁面色诧异。

    “陛下居然要将华容公主远嫁高丽”萧皇后怒火在酝酿。

    “此事下官也有所耳闻”张百仁道。

    萧皇后眼中杀机流转:“看来他都和你说了,为了所谓的大业,如今江河涂炭百姓民不聊生,天下反贼皆起,你说他是不是疯了。”

    张百仁默然,杨广确实是疯了。张百仁不知杨广有何计划,但这般劳民伤财不顾一切,与疯子无异。

    一边巧燕低声道:“娘娘之前和陛下大吵了一通。”

    张百仁闻言恍然,之前在寝宫中与杨广大吵的乃是萧皇后,整个大隋也就唯有萧皇后才能和杨广大吵。

    巧燕悄悄退下,宫殿中的侍女也尽数悄悄告退。

    萧皇后召集张百仁来商议秘事,这些话可不是大家能听的。

    张百仁瞧着萧皇后,看着那张怒火冲天的面孔,摇了摇头:“娘娘,火大伤身,娘娘还需节制,消消火气。”

    萧皇后捂住脑袋,揉着太阳穴,面露痛苦之色。

    张百仁一步上前,站到萧皇后身后,双手手指搭在萧皇后太阳穴上,与萧皇后玉指轻轻碰触,温凉之意传来,萧皇后手指一顿,缓缓的抽回了手掌,任凭张百仁揉捏。

    揉了一会,张百仁干脆跪坐在萧皇后身后,一缕缕真气输入萧皇后体内,不紧不慢的缓解着萧皇后心神。

    似乎是舒服了,萧皇后身子缓缓放松,居然依躺在张百仁怀中。

    入目处软玉温香,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张百仁顿时心中一动,小腹一阵火热升腾,想要避开,却又不敢推开萧皇后。

    “你小子还真有一手,这手揉捏之术,和谁学的?”萧皇后眼睛眯起,似乎感觉身后有些不舒服,伸出玉手便要将那咯人之物拨开。

    瞧着萧皇后伸过来的玉手,张百仁顿时头皮发炸,身子仿佛被电到了一般,居然动弹不得。

    萧皇后抓住那硬挺之物想要挪开,但随即却是身子一僵,似乎意识到自己抓住的是什么东西。

    一时间气氛僵硬,萧皇后与张百仁俱都是身子僵硬在哪里,二人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萧皇后感受手中之物跳了几下,方才不动声色的回过神来,慢慢松开玉指,缓缓抽回手掌:“你这小猴子,居然也敢对本宫起心思,小心明日本宫宣你入宫,割了你的宝贝。”

    张百仁闻言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手指僵硬的揉捏着萧皇后的肩膀。

    不知为何,此时萧皇后似乎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叫张百仁心中火起,近乎于本能般想要将眼前高贵美艳的皇后搂在怀中。

    好在张百仁定力还是有的,心中知晓此时不妥,定然哪里出了岔子。平日里虽然对萧皇后想入非非,但绝对不会有如此丑态。

    萧皇后也是面色绯红,却没有挪开身子,而是微微探了探身子,整个人两半圆弧坐在了张百仁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