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他化杀戮
    龙涎香不是普通的龙涎香,而是大龙王的龙涎香。

    什么是大龙王?相当于人类见神不坏境界的强者,但因为龙族掌握了风雨雷电的力量,比人类见神不坏强者普遍要强一头。

    大龙王龙涎炼制的龙涎香,催情效果绝对是一等一的厉害,若非杨广来的及时,张百仁道功就被破了,当年苦修化作齑粉,阳神至道亦不过是一场梦幻觉。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只听那道人道:“此物主龙涎,再加以数十种催情草药,一旦点燃没有人能保持脑海清明,万物繁衍的本能将会被催发到极致。”

    听闻此言,张百仁面带沉思,万物繁衍的本能?

    不单单是自己的本能,体内凤血也带有凤的本能,那是来自于野兽的本能,无怪乎自己控制不了蒙蔽了心智。

    阳神道人退下,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萧皇后陷入沉思。

    “这伙人怕是冲着娘娘来的,欲要娘娘与陛下反目,然后陛下一怒之下龙凤相斗阴阳失衡,大隋气数便会被破灭,亡国灭种就在眼下。而且平日陛下不会涉足永安宫,今日来的未免太巧了!”张百仁看向萧皇后,眼睛清澈干净。

    当然了,对方一石二鸟,不单单想算计萧皇后,还想算计自己,将自己的道功废掉,甚至于将凤血内来自于野性的本能也算计了进去,出手之人相当可怕。

    若今日张百仁与萧皇后没有清醒过来,被杨广撞到眼下丑态,必然是一场惊天大战,君臣反目夫妻成仇,大隋本就摇摇欲坠的气数定会跌至谷底。

    “何人出手算计?只差一点便叫自己陷入死局!”张百仁心有余悸,对方算计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

    似乎瞧出了张百仁眼中的沉思,萧皇后面色冷淡,耳根却红透:“姑且算你说的有理,今日你冒犯本宫之事,就此打住。永安宫中所发生的一切,你都要彻底忘掉。”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萧皇后,满面无辜道:“娘娘再说什么?永安宫中发生了什么?”

    瞧着张百仁这副模样,萧皇后不知为何忽然心中气结,提了裤子便不认账,大概说的便是这种人吧。

    感受着大腿上的软腻液体,萧皇后站起身:“本宫去沐浴,你自便吧。”

    “娘娘,华容公主的事情还没交代清楚呢!”张百仁急忙开口。

    “无需交代,你照办便是!”萧皇后道。

    听着萧皇后霸道的话语,张百仁心中无语,经过之前的亲密,自己似乎与萧皇后少了一分客气,多了一份天经地义。

    “真是糊涂事!”张百仁不敢在永安宫中久留,萧皇后虽然被自己种了魔种,但张百仁却也不想去觊觎萧皇后的心思。

    出了永安宫大殿,巧燕满面焦急的在大殿前来回走动,见到张百仁出来,赶忙上前道:“你怎的惹娘娘如此大怒,今日娘娘可是真怒,我伴随娘娘十几年,从未见过娘娘这般震怒,可差点将我吓死!”

    听着巧燕满是急切的话语,张百仁笑着抓住巧燕双手:“姐姐莫要担忧,娘娘不过是说到华容公主之事压制不住心中火气罢了,华容公主的事情还需我亲自走一遭,只是陛下哪里有件事还需交代一番。”

    一边说着,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张古琴,递给巧燕:“这琴虽然无名,但却是用凤凰落脚的梧桐木铸就,声音清脆质地轻柔,比之那些名传千古的古琴也不差分毫。”

    “你呀,整日里就会送我礼物,讨我开心。你只需消停一些,不要惹得娘娘雷霆之怒,我便心满意足了!”巧燕瞪着张百仁,虽然嘴上这般说,但心中却满意至极,满面欢喜的抱住古琴,露出一抹笑容。

    抱着古琴,巧燕道:“我知道你喜欢吃桂花糕,所以特意抽时间在御厨学了一个月,你且尝尝我做的桂花糕味道。”

    听了巧燕言语,张百仁点头上前,拿住巧燕递过来的食盒,一打开桂花香气扑鼻而来,令人心神迷醉。

    看着精致、雪白的桂花糕,张百仁食欲大动,拿起一块塞入嘴中。

    随即眉毛不着痕迹的皱了皱,迎着巧燕满是期盼的眼神,口中啧啧有声,连连点头:“好吃!好吃!”

    除了桂花糕的香气,和嚼柴木没啥区别。

    瞧着张百仁的样子,巧燕脸上满是笑容:“好吃就行,你带回去自己吃吧。”

    “多谢姐姐”张百仁将桂花糕塞入袖子里,瞧着巧燕巧笑嫣兮的大眼睛,心中无奈苦笑:“老姐,你这桂花糕做好,也不提前尝一尝吗?”

    辞别了巧燕,张百仁晃晃悠悠的向府邸走去,心中思忖着华容公主之事。

    并非高丽求亲,而是杨广主动将华容公主远嫁高丽,这其中若说没有古怪,谁信啊。

    张百仁端坐在府邸内,他现在愈发看不懂杨广的布局了;不单单他自己看不懂,普天之下各大门阀世家也一样看不懂,一个个满是迷蒙,根本就不知道杨广在下什么棋,自然也就不敢胡乱出手折腾。

    华容公主!

    张百仁以前从未听闻过华容公主的名号,自然也就无从判断华容公主的本事,杨广为何非要将华容公主嫁入高丽城。

    弱国无外交

    杨广要将华容公主嫁给高昌,高昌王纵使是知晓其中诡计重重,阴云覆压,但却也不得不赔上笑脸,派遣使者来大隋配合杨广演戏。

    一征高丽大家都是明白人,要不是杨广为了布局,岂能有高丽机会?

    高昌王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自家是怎么回事。

    张百仁眼睛眯起,此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都督,高丽使者已经到了,陛下请大人去迎接高丽使者,明日随同高丽使者前往高昌。”

    张百仁点点头,起身走出。

    高丽一行使者长途跋涉,来者足足有三千人,仪仗队五百,护卫两千五。

    这其中五百人的仪仗队,还是侍卫临时兼职。

    “姜云芠见过大都督”高丽使者见到张百仁走来,赶紧上前恭敬一礼。

    姜云芠乃高丽礼部大臣,更是高丽难得一见的高手,据说已经破入见神不坏,而其年纪也不过才三十岁而已,可谓是少年天骄。

    已经而立之年的姜云芠成熟稳重,丝毫没有纨绔、浪荡的气息,一举一动仿佛是老古板。

    礼!

    姜云芠一举一动的都刻画着礼仪的气息!从他的一举一动,你便可以感受到礼的气机。

    “儒家的人?”张百仁打量着姜云芠,姜云芠也看着张百仁。

    如果说张百仁在姜云芠身上看到的是礼,那姜云芠便在张百仁的身上看到了杀机,铺天盖地无边无际纯粹到极致的杀机。

    他仿佛是杀戮之主,专门化作杀戮而来,天下万物无不可杀之!

    杀戮,是众生归宿,但却是万道之敌。

    眼前青年一举一动温润无双,虽然容貌略显得普通一些,但气质却令人忽视了他的容貌。

    但是

    若能看到眼前青年的骨子里,便会令人毛骨悚然,杀机铺天盖地,连绵不绝。

    “见过大都督”姜云芠只觉得目光一痛,似乎被张百仁无意中的杀机杀死,顿时不敢再看,而是恭敬的行了一礼。

    很可怕!

    眼前的青年很可怕!

    不是一般的可怕,是非常可怕。甚至于若非自家身上使命,姜云芠绝对会有多远便离张百仁多远,不想呆在其身边一秒。

    自家的警觉告诉他,这青年已经他化杀戮了!

    他化自在!

    他化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