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天下惊
    春归君闻言一双眼睛盯着李世民,过了会才叹一口气:“至道却是难啊,需要冥冥之中的一点灵光,非人力所能定。”

    李世民无语,春归君的话翻译过来不就是要靠运气吗?

    不多时,有探子回报:“大人,突破者乃专诸世家王艺。”

    “刺客世家?”李世民一愣:“这倒好玩了,不知朝堂上的那位会怎么选择。”

    听了那刺客的话,杨广闻言面带犹豫,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

    大殿空荡,敲击声显得格外沉重。

    “小人愿意亲自走一遭”黑影道。

    杨广闻言看向黑影:“有把握?”

    “八分把握!”黑影道。

    杨广点点头,手指敲击案几声音一顿,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似乎能穿透无尽虚空映照整个大隋:“希望这厮最好识相点。”

    黑影领命而去,过了一会杨广才道:“船队到哪了?”

    “回禀陛下,已经临近瓦岗地界!”有侍卫递上情报。

    湘南

    观自在眉头皱起,瞧着中土冲天而起的浩荡气机,手中拿着一朵洁白莲花不语。

    “中土造化钟神秀,缕有高手突破,我湘南却是苦寒,虽有造化却尽数为老贼所窃,苍天何其不公!”观自在叹了一口气。

    一边白莲社弟子尽数不语。

    “罢了,不去多想,中土有张百仁搅合,我放心的很!”观自在不紧不慢道。

    东突厥

    一座寺庙前,却见一位苦行僧手中捧着金贴,面色虔诚的站在大门外,瞧着金贴周身衍生出那一缕淡金色纹路,露出一抹狂热之色。

    朝廷大军继续行进,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船头不语。

    “对方修为越高,我对其掌控力便越小!”张百仁心中沉思。

    “都督,你怎的印堂发黑?”袁天罡不知何时来到张百仁身后。

    “印堂发黑?”张百仁一愣。

    “怕是气数消耗过度,逆天而行惹来的劫数,都督还需小心谨慎一些才行,只怕这次出行会出现什么岔子!”袁天罡道。

    张百仁默然,心中怪异起来:“自己印堂发黑?”

    后方高丽大船,瞧着那冲天而起的气机,姜云芠面带苦笑:“中土人才辈出,我高丽如何抗衡?两尊至道强者足以横扫整个高丽。吩咐下去,所有行动尽数取消,待出了大隋边疆在做计较也不迟。”

    此时塞外默然,高丽、百济、突厥俱都无语。

    除此之外再无波澜,一行人居然顺利的来到了涿郡。

    众人在码头修整,张百仁与宇文成都去拜见鱼俱罗。

    鱼俱罗是宇文成都的老师,留在涿郡不肯离去,至于说朝廷的使臣,此时也俱都准备回转。

    涿郡

    大将军府

    张百仁与宇文成都齐齐登门

    “都督,你可算回来了,正要问问那王艺的事情!”鱼俱罗站在大厅中等候。

    张百仁闻言一愣,一双眼睛诧异的看着鱼俱罗:“将军消息倒是灵通。”

    “至道强者这么大事情,老夫岂能不关注!”鱼俱罗摇摇头。

    “师傅!”宇文成都上前一礼。

    “你小子终于舍得来了”鱼俱罗打量着宇文成都,一巴掌拍在宇文成都的肩膀上:“不错,居然见神不坏,不愧是我徒弟。”

    “见神不坏?”张百仁诧异的看了宇文成都一眼。

    感觉到张百仁的目光,宇文成都顿时面色一变,鱼俱罗也是面色愕然,貌似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宇文成都居然突破了见神不坏,这混账隐藏得很深啊!”张百仁心中思忖:“也对,这厮在隋末乃是乱世中数得上的好手,不能突破见神不坏才令人奇怪呢。”

    “走吧,进屋说,本将军已经备好了酒席!”鱼俱罗领着宇文成都走入屋子。

    三人落座,叙说了一番路上的经过,待听闻张百仁围剿刺客世家之时,鱼俱罗点点头:“当时本将军时刻注意洛阳动静,当时便瞧见天天边气机动荡,不曾想是王艺,可惜你当时未能将其斩了,不然岂会给其成气候的机会。”

    王艺,便是刺客世家突破至道的老祖。

    瞧着鱼俱罗遗憾的表情,张百仁愕然道:“大将军莫非与王艺有仇?”

    “王艺比我早了一辈,但却刺杀我三次,这梁子早就结下来了”鱼俱罗道。

    张百仁闻言暗自咋舌,王艺这厮果真够狠,居然刺杀鱼俱罗三次都活了下来。

    “日后若有机会,非要将其斩杀不可”鱼俱罗摇摇头。

    宇文成都话不多,只是静静的吃着烤肉。

    “听人说你要约战三大宗师?”鱼俱罗转移话题。

    张百仁点点头:“第一战便是杨琦。”

    “这老东西忒不要脸,居然欺负后辈,这厮我亦有所耳闻,乃当年陆敬修亲传弟子,转世两次,至今尚未修成阳神,但底蕴却深厚无比,在道门是数得上号的高手,十大宗师虽然有些水分,但却也代表了道门的一部分力量”鱼俱罗对杨琦的评价颇高。

    张百仁无所谓,凭自己如今的修为,莫说是杨琦,就算真正阳神真人亲临,也不惧分毫。

    “我看杨琦怕是将注意打在了你身上”吃了一会烤肉,鱼俱罗忽然道。

    “这话怎么说?”张百仁一愣。

    “你的成就天下有目共睹,当世阳神真人必然有你一席之地,不单单本将军看得清楚,天下所有修士都看的清楚”鱼俱罗道。

    “将军过赞”张百仁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

    鱼俱罗道:“据说杨琦当年得了**转世经,乃佛门转修六道轮回的法门,杨琦这厮想要借你之手轮回转世,然后结下一丝丝因果,凭借这一线因果纠缠,只要你长生久视,杨琦便可保存魂魄,任凭转世轮回,也能觉醒记忆,重归道途。”

    “哦,转轮功?”张百仁眉头皱起,过了会才割下一块羊肉:“倒是奇怪,我若叫其魂飞魄散,不知他这个主意还敢不敢打。”

    “你若叫杨琦魂飞魄散,南天师必然与你不死不休。你到不如结下善果,渡杨琦一程,日后好处无穷!”鱼俱罗意有所指。

    “莫非这杨琦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见到鱼俱罗如此神态,张百仁心神一动。

    自己的宝剑刚刚祭炼成功,尚未杀人见血,若杨琦真有奇特之处,助其一臂之力倒也不是不可。

    一边宇文成都动作顿了顿,端起酒水喝了一口气,张百仁如今看见宇文成都就碍眼。

    只是吃了几口肉,就告辞离去。

    瞧着张百仁走远,鱼俱罗看向宇文成都:“你与大都督有矛盾?”

    宇文成都点点头。

    鱼俱罗吃了一口烤肉:“大都督前途无量,你最好与大都督将这矛盾解开。”

    宇文成都沉默不语。

    张百仁回到自家庄园,瞧着依旧紧闭的大门,张百仁无语,母亲依旧在闭关。

    倒是无意中瞧见了在院子里打磨着皮子的张大叔。

    “张大叔!”张百仁喊了一声。

    张大叔抬起头,一见到张百仁,嘴角动了动,却是低下脑袋:“百仁,我对不起你。”

    “大叔怎么如此所?莫非百仁有何怠慢之处?”张百仁看向着满脸老实忠厚的汉子,脸上满是疑惑。

    张大叔动了动嘴唇,最终化为长长一叹:“我对不起你啊。”

    瞧着张大叔的动作,张百仁沉默一会,然后才道:“小草回来了?”

    张大叔艰难点点头,然后‘噗通’一声跪下:“百仁……。”

    “快起来!”张百仁一把将张大叔扶住:“当年若无张大叔,我母子早就死在塞外,活命之恩大于天,大叔莫要说了,我与小草只是缘分不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