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序!
    “啪”

    一记耳光,顿时打的宇文成都面色涨红,张小草满脸失望的看着宇文成都。

    “贱人,你敢打我!”

    宇文成都一掌挥出,打的张小草口喷鲜血:“将其拖出去!”

    宇文成都是谁?

    宇文家的继承人,居然被一位贱妾当众打了一耳光,若无点反应也说不过去。

    有侍女扶着张小草离去,留下宇文成都面色阴沉的站在大堂中,然后挤出一个笑容陪着满堂宾客饮酒。

    临朔宫

    张百仁随着侍女走入大殿,瞧着大殿内堆积如山的物品,还有一道蒙着面纱,身姿妙曼的女子站在物品边缘处,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张百仁。

    “不是杨汐月!”看到女子的眼睛,张百仁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见过公主!”张百仁恭敬的行了一礼。

    华容公主点点头:“都督出手吧,我与小萝卜一道收了。”

    “小萝卜?”张百仁一愣。

    一边小丫鬟鼓了鼓腮帮子:“我就是小萝卜。”

    张百仁口中啧啧有声:“你可不是小萝卜,你这丫头是小萝卜干。”

    不给侍女发怒的时间,张百仁大袖一挥,二人已经落入袖里乾坤之内。

    袖里乾坤内有张百仁特意隔绝出来的小空间,空间内一颗颗夜明珠散发着柔和之光,二人待在里面倒也不显得无聊。

    出了临朔宫,张百仁来到大将军府邸,此时鱼俱罗与涿郡侯正在喝酒,瞧着张百仁走进来,二人俱都愣了一愣,涿郡侯道:“你小子,到不像是受到打击的样子。”

    张百仁失笑:“侯爷说笑了,恭喜侯爷踏入见神境界,如今可谓是终于步入正果。”

    涿郡侯脸上满是喜色:“整日里跟在大将军身边听大将军讲经传道,想不突破都难。”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鱼俱罗:“大将军,有件事还需你帮衬一下。”

    “何事,你尽管说无妨”鱼俱罗打包票,大包大揽的应承下来。

    “待我去中土与杨琦决战,将军这般……”张百仁窃窃私语,鱼俱罗与涿郡侯听了后俱都是愣了一愣,随即目瞪口呆。

    “太阴险了吧?”鱼俱罗有些迟疑。

    张百仁嘿嘿一笑,坐在二人对面喝着酒水。

    此时宋老生在门外走进来,人未到声音已经传来:“师傅,今日宇文师弟哪里可是看了一场好戏……”

    话说到一半瞧着端坐在大厅中的张百仁,声音戛然而止,讪讪一笑上前给众人见礼。

    张百仁看了宋老生一眼,如今宇文成都中了自己算计,生死在自己一念之间,懒得在多废精力。

    “老生啊,坐吧!”鱼俱罗瞧见宋老生走进来面色温和道。

    宋老生坐下,就听一边鱼俱罗道:“都督正要去太湖与人决战,你若无事陪都督走一遭,或许都督能提点你一二。”

    太湖?

    那岂不是无锡地界?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鱼俱罗,自己都不知决战地点,鱼俱罗怎么知道的?

    “听到一点风声,据说门阀世家对这次决战看中至极,可是下了苦功”鱼俱罗道。

    “太湖?”

    张百仁眉头皱起,若决战于太湖,自己一身本事大打折扣。

    “这也仅仅只是本将军听到的风声,未必做的准!”鱼俱罗道:“你也不用怕,虽然决战地点在太湖,但杨琦还需借你之力兵解转世,所以倒也不用担心。”

    “杨琦此举必然恼了门阀世家,这般做法就是在打门阀世家的脸,显然是不看好门阀世家。杨琦欲要借你之力兵解,到时候必然放水,等于输了一筹,只怕不单单杨琦,就算杨琦背后的南天师道都被其恨上了”涿郡侯端起茶盏,慢慢整理着思绪。

    “杨琦这厮放水,门阀世家也是想要卖好南天师道,杨琦只是决战前的小点心,在之后的两场门阀世家必然全力以赴”鱼俱罗早就将一且看的清清白白。

    张百仁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涿郡侯的话,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妥之感。

    辞别了众人,张百仁回到庄园,就见张丽华走上前,手中拿着一道殷红色帖子:“门阀世家的帖子,决战之地落在太湖,时间定在明日午时!”

    “明日午时吗?”张百仁接过帖子看了一眼,然后合闭:“我今夜到达无锡,休养半日,然后再太湖决战杨琦。”

    张百仁将帖子收起来:“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妥的感觉,似乎生死临头,难道杨琦修为当真如此恐怖?老牌修士都这般令人心惊动魄?”

    南天师道

    一位中年男子面色恭敬的站在竹舍外:“老祖,门阀世家递来帖子,决战的时间与地点都已经定下了。”

    “何时?何日?何地?”屋子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决战地点泰山之巅,时间定在七日后午时三刻!”中年男子恭敬道。

    “泰山吗?”屋子内传来一阵喃呢:“这些家伙将我当成棋子,去试探泰山上那尊恐怖存在的底细,算盘打的倒是叮当响!”

    顿了顿,杨琦道:“你仔细去探查门阀世家动向,不知为何本座总感觉心中有些不妥。”

    “遵命!”中年男子恭敬退下,留下杨琦端坐在屋子内不语。

    太原李家

    李世民手指敲击案几,春归君拿拿着一只木质罗盘,也不知这罗盘是什么木头制造,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

    “杀局已经布下,这次定要至张百仁于死地!”李世民紧紧的攥着一方印章。

    “王艺亲自出手,这小子必死无疑!”春归君拿着刻刀,不紧不慢的雕刻着手中罗盘。

    涿郡

    张百仁所在的府邸

    张百仁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手中一把铜钱洒落,瞧着铜钱上的卦象,却是眉头皱起:“不知为何,总是感觉有些不妥,但却找不到不妥之处。只怕到时必然是一场死战!这次决斗未必有我心中想的那般简单轻松。”

    说完后张百仁一挥手,将所有的铜钱收起,一步迈出缩地成寸,向着中土赶去。

    宋老生早就在门外等候,瞧见张百仁走出来,面带笑容道:“大都督还需捎我一程。”

    “你师父既然要去你参战,想来心有所感,到时候必然有属于你的好处!”

    大袖一挥,将宋老生收起后,张百仁一步迈出消失在庄园门口。

    中土

    风云汇聚,一朵黑云覆压的感觉传遍了每个人的心头。

    涿郡

    张百仁庄园外

    无数探子瞧见张百仁失踪,霎时间一道道密报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一路上慢悠悠,不紧不慢的走着,第二日凌晨之时张百仁已经到了无锡地界。

    随手将宋老生抛出来,瞧着被冰封的太湖,宋老生道:“到了?”

    张百仁点点头:“行了一夜,本都督累了,赶紧休息吧。”

    张百仁升起篝火,寻了一处避风之处打坐修炼,宋老生嘿嘿一笑钻入山林中不见了踪迹。

    瞧着宋老生的影子,张百仁也不多说,想了想将华容公主与小萝卜放出来。

    “这里是哪里?”瞧着天上的繁星,华容公主露出一抹好奇。

    “无锡!叫你们出来透透气,如今涿郡也该乱起来了,这次定要将门阀世家的爪牙坑死”张百仁喃呢自语,缓缓闭上眼睛。

    涿郡

    此时深夜中临朔宫外无数车马队伍井然排序。

    却听姜云芠道:“这大隋公主脑袋抽筋了,半夜将人折腾起来启程离去,还要不要人活了,这要是娶回家,就一位姑奶奶。”

    ps:大家新年快乐,昨晚大出血啊……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