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水德星君
    说实话,大小如意的宝物,张百仁还真从未见过。

    至于说大小如意的宝物有吗?

    古籍记载中是有的,但时过境迁,如今不知过去了几千年,张百仁还真的从未见过大小如意的宝物。

    这九龙神火罩也不知何物练成,仿佛是一层薄纱般,遮拢于太湖之上,然后接引太阳之力,用来对敌。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间剑柄,手指慢慢伸出,面对着攒射而来的光线,身子一转便躲开了光线的横扫。

    几十道光线在虚空中挪移,不断的向着张百仁绞杀而来。

    忽然天空一朵乌云飘过,挡住了阳光的射程。

    “娘嘞,这关键时刻居然有云朵飘来,这些家伙干什么吃的!”火德星君瞧着天空中的黑云,光罩内所有光线似乎失去了力量的源泉,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还不快点将云朵给我推开!”瞧着已经趁机来到光罩边缘处的张百仁,火德星君怒吼了一声。

    有阳神真人连忙升入空中,将云朵推开,下一刻铺天盖地的阳光再次洒落,化作一道道杀机四溢的光线,向张百仁杀来。

    大阵中的张百仁愣了愣,没想到九龙神火罩虽然威能无双,但却端的怪异,区区一朵云彩就废掉了九龙神火罩的力量,如此说来这九龙神火罩未免太过于废柴。

    趁着这个机会,张百仁来到九龙神火罩边缘处,伸出手指触及九龙神火罩边缘。

    却见九龙神火罩上火焰升腾,缠绵着向张百仁缠绕而来。

    “小子,这九龙神火罩乃是上古异宝,可不是寻常货色,你还是等死吧!这光罩以神力加持火焰、光线而成,是阳神真人亲自出手编织的宝物,任你是见神强者,落在九龙神火罩内也唯有活活耗死的下场”空中火德星君出手,再次有一道道光线向张百仁绞杀而来。

    张百仁摇摇头,瞧着在高温下融化的寒冰,摇了摇头:“一群蠢货!”

    确实是一群蠢货,水确实是可以克制我,但难道不能克制你吗?

    瞧着天空中的火德星君,张百仁身形一闪,直接沉入水中不见了踪迹。

    铺天盖地的水流向张百仁卷来,张百仁收敛周身气机,极力忍住想要破出水面的冲动。

    “嗤~”

    “嗤~”

    “嗤~”

    火德星君看着不断蒸发的水汽,顿时傻了眼。

    “这……谁特么将决战地点定在太湖的?”火德星君看着在水中仿佛沉睡般的张百仁,一时间傻了眼睛。

    “我来!”

    太湖此时缓缓融化,水德星君拿着一个钵盂自天外降临场中。

    “火德星君,你暂且收了神通,且看我手段”水德星君道。

    火德星君点点头,手掌一伸只见那笼罩方圆几里的光罩似乎一层薄纱,被其拿在手中。

    张百仁一笑,正要趁机遁逃,却见水德星君抛出一只蓝色钵盂,只见钵盂倒扣,居然散射出一层水幕将整个太湖笼罩住。

    水幕由蓝色化作黑色,散发着阴寒无比的气机,叫张百仁体内的凤血不断躁动。

    “谁能告诉我,为何这些正神居然没有随着天维之门进入法界?难道天界发生了什么不祥?”瞧着一袭蓝色衣袍,仿佛神话中走来的水德星君,眼中满是震撼。

    天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百仁面带沉思,水德星君道:“张百仁,你若自我了断,我等也不为难你,便叫你魂魄转世投胎,你若冥顽不灵,少不得魂飞魄散。”

    “水德星君,你乃天界正神,天维之门关闭,你为何不返回天界?”张百仁面色阴沉。

    “哈!哈!哈!”水德星君冷冷一笑:“可笑!大隋将亡,我岂能在法界坐以待毙?杨家父子反目成仇,坏了大隋江山气数,我岂能给杨家父子陪葬?择良木而栖,自古有之。”

    张百仁摸了摸眉毛:“原来你已经投靠门阀世家,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既然敢背叛大隋,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张百仁身形悬浮于水面,脚踏水流而不溺。

    “哼,你先躲过今日之劫再说,此地便是你埋骨之地,你今日断然无法离开此地,除非有上古阳神出手,亦或者先天神祗复活,不然你死定了!”水德星君道。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对视着天空中的水德星君与火德星君:“你既然说我死路一条,不知你二人如今听令谁家?”

    “自然是……”

    “住口……”

    水德星君张口便要言语,却被火德星君呵斥住:“言多必失,速速下杀手!”

    水德星君点点头:“倒也是这个理,若泄露出去被人捕获天机,难免图增变数,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乖乖受死吧。”

    水德星君冷然一笑,太湖翻滚,却见涛涛漩涡向张百仁卷来。

    “三阳金乌正法!”

    张百仁周身金光迸射,眼下唯一能对抗眼前局势的,唯有三阳金乌正法。

    金乌沐浴东海,自然是不怕水的。

    熊熊太阳之力自其毛孔汹涌而出,张百仁周身神光流转,组成了一个金黄色的光罩,光罩上神辉流转,十只金乌图形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在其周身旋转。

    这是金顶观无上秘术,亦号称纯阳道观第一功法。

    三阳金乌正法乃无上杀伐秘术,据说在上古纯阳道观统摄了人类一个时代。天下万妖雌伏,若非当初纯阳道观第一人开创者自寻死路想要灭世重生,也不会遭受厄运被人算计,致使金顶观没落。

    纯阳道观的来历久远无比,比三皇五帝更加久远,已经不可追溯。

    “这功法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像是纯阳道观那一脉流传的秘法?”火德星君疑惑道。

    “张百仁出身于纯阳道观,父亲乃当代金顶观掌门,只可惜这厮忒倒霉,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所有好处尽数被其弟占有,这小子在塞外隐居五年,差点被饿死,但却得了大机缘,以五岁之龄搬运河车,打破修行界的记录,倒也是一只奇葩”水德星君口中啧啧有声。

    金乌沐浴,不见水汽蒸腾,而是所有的水汽瞬间已经彻底化作最细微的分子,消散于空中。

    张百仁面色阴沉,此时丹田中的小太阳缓缓绽放神光,与天空中的大日交相呼应,铺天盖地的太阳之力垂落,自冥冥中直接出现丹田被小太阳吸收,然后小太阳又将太阳之力转化,化作了张百仁的护身光罩。

    “冰封!”水德星君冷冷一声呵斥,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寒潮自外界涌起,被光幕吸收,向着张百仁涌去。

    天空中倒扣的钵盂神光流转,一滴滴真水滴落,下一刻那铺天盖地的寒潮居然增添了几分幽邃,太湖瞬间被冰封。

    冰厚三尺,非一日之寒,却眼前只有一刻之寒足以。

    滚滚寒冰逼近张百仁,却见张百仁面不改色,只是催动着太阳之力护持自身。

    “呼!”

    所有寒潮才刚刚靠近张百仁周身三尺,便已经化作了水汽,双方一时间僵持住。

    张百仁面不改色,心中默默计算。

    眼下日头刚刚升起,只要不是日落下山,自己的法力便可源源不绝,有太阳之力做后盾,这钵盂奈何不得自己。若月上中天,只怕情况会反过来。唯一令人担忧的是,对方能不能坚持那么长时间。

    “这小子手段还真多,怪不得众人几次算计都杀不死他,若非之前这混账吞噬凤血自绝道途,咱们也不会有机会将其斩杀”上空水德星君看着下方一团光幕暗自咋舌。

    ps: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