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神胎异动
    火德星君去通秉幕后之人了,留下水德星君盯着张百仁。

    瞧着被冻成冰坨的张百仁,水德星君拿出一根手指,轻轻敲击着冰雕,感受冰雕内的气机。过了一会,才见水德星君眉头皱起:“凤血果真强大,纵使是被我的先天神水冻住,却依旧保存这小子体内一缕元气不灭,这小子手段太惊人了!”

    说完话水德星君一双眼睛在张百仁身上摸索:“这小子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不知有没有什么典籍之类的留在身上,若能得到老夫可就赚大发了。”

    湘南

    观自在看着手中情报不语。

    一边白莲社弟子道:“社主出手否?”

    “你说本座该不该出手?”观自在看向白莲社的执事。

    执事闻言摸摸下巴:“如果说大隋江山是一盘棋,张百仁便是棋盘上一颗不受规则约束的棋子,他可以横冲直闯,可以围点打援,若能就此将其消除,倒也是不错的。”

    听了这话,观自在点点头,放下手中书信:“张百仁与我有盟约,张百仁在,本座便一日出不得湘南,就这般叫张百仁死去倒也好,来世本座亲自度其入我门下,助其成就大道。”

    上京城

    孙思邈正在烛火下批改文书,忽然心头一动,默默开始推算。

    过了一会松开手,眉头紧锁:“天机紊乱,这是有人在镇压天数,为何我会心神不宁?”

    此时袁天罡心神不宁,直接阳神出窍巡视四面八方。

    这次门阀世家算计的太绝了,而且还有春归君亲自出手遮掩天机,朝廷也好,天听也罢,俱都没有提前察觉到任何消息。

    太湖

    无尽刺骨的寒意混入张百仁肌肤,向其体内侵袭而来。

    凤血终究只有一滴,如何能镇压得了这铺天盖地源源不绝的真水,附加的寒冰之力?

    “本尊的真水乃传说中玄冥大神诞生的玄冥真水,可以冻彻冰封万物,你小子就不要挣扎了,还是乖乖受死吧!”水德星君本来正在张百仁衣衫里摸索,但感受到张百仁体内不断挣扎的力量,摇了摇头。

    玄冥是谁?

    那可是不弱于凤凰的真神!

    寒气不断侵袭着张百仁体内,凤血被压缩到了极点,一路上不断退缩,随着那寒气攻城拔寨,凤血居然自张百仁血脉中重新逼迫出来,化作一地璀璨的凤凰,向着丹田中飞去。

    丹田内有一轮大日高照,任凭外界寒气汹涌,丹田内却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丝毫不受寒气的侵袭。

    凤凰刚刚进入丹田中,那铺天盖地的寒气已经追赶而来,下一刻丹田中太阳残片神光流转,所有寒潮纷纷崩溃消融,化作一滴真水,落入丹田之中。

    张百仁丹田浩瀚无边,似乎察觉到了丹田中的安全,凤血一阵盘旋后落在了一个红色的圆球上面。

    浩瀚无边的真气海洋中,唯有这一个圆球悬浮于水面。

    天空中乃是大日,上面有金乌的气机,令凤血有些不舒服,自然不会去选择。

    至于说丹田中的元气海洋,凤血也不想进入其中,那是张百仁练就的天魔真气,凤血在其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机。

    天上、海中都不能落脚,凤血只能落在了圆球上。

    圆球是何物?

    正是当年张百仁在塞外得到的先天神胎。

    那还是张百仁在塞外时,孤苦无依的与母亲相依为命,然后朝廷大将军鱼俱罗率领着麾下高手前去镇压即将出世的不祥之物。

    就是在那个时候,张百仁开启了窍穴,踏上修行之路。在那个时候,结实了淮水水神,结实了宋老生,认识了鱼俱罗,开启了自己前往中土的征程。

    若非宋老生与鱼俱罗的影响,张百仁绝对不会感受到危机,从而提前开启窍穴修炼,也不会这么早踏入中原。

    大隋也该灭亡了,而不是如今依旧在不断做最后的挣扎。

    可以说

    塞外那一年,是张百仁的转变,是大隋的转折。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张百仁得到的神胎。

    若没有神胎出世,朝廷不会派遣大军前去镇压,就不会惹得韦室异动,察觉到小村庄的存在,叫张百仁产生危机,从而提前开启窍穴,结识了淮水水神,张小草也不会远去,或许已经嫁给了张百仁,孩子都该满地跑了。

    而这一切的转变终点,起点俱都是先天神胎。

    先天神胎沉寂了二十年,始终不得孕育,吞噬了张百仁的无数精气,早就化作张百仁的一部分。

    本以为先天神胎就此沉寂下去,谁能想到丹田的平静就此打破。

    凤血落在了神胎上,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已经化作了神胎的养料,彻底被神胎吸收。

    此时神胎散射出一道虹光,居然缓缓自其元气海洋中升空而起,没入了张百仁的经脉、血脉之中,不断的吞噬着凤血的力量。

    不死之身居然就此被废掉!

    困扰了张百仁多日的不死之身就这般废掉,成为了张百仁体内先天神胎的养料。

    甚至于神胎升空而起,不断清理着张百仁体内凤血残余的力量。

    饱了!

    这是张百仁此时自神胎中感受到的念头,一滴凤血使其发生了质的变化,卤水点豆腐的那一滴卤水。

    “需要凤血你早说啊!你早说我肯定会将凤血给你,叫你早点出世!”张百仁心中嘀咕。

    虽然肉身被冰封,但灵魂却清醒得很。

    有四道先天神胎镇压,寒气侵袭不得张百仁的魂魄。

    所有的凤血被吞噬一干二净,此时神胎在次落入张百仁的丹田中,然后只见神胎周身红光闪烁,张百仁周身所有的寒气如万剑归宗般,自四面八方被吸纳入丹田中,源源不断的被丹田中的神胎吸收。

    外界

    水德星君在张百仁周身摸索一阵,随即骂了一声:“穷鬼,一件宝物也没有。”

    随即看向了张百仁腰间的宝剑,宝剑是个好东西,但那锋锐无匹的剑意却叫其心生惶恐不敢染指。

    “咦?”

    水德星君刚刚骂完,却是忽然面色一变,瞧着张百仁周身不断消融的寒气,顿时惊悚道:“这小子体内寒气正在飞速消失,该不会搞什么幺蛾子吧?”

    说着话左右看了看,然后摇摇头:“要我说直接趁机将这小子一刀斩了了事,这些人非要将其千刀万剐报仇解恨,端的不当人子!”

    这是多大的恨啊,非要千刀万剐才能解恨!

    瞧着张百仁体内不断消失的寒气,水德星君不敢怠慢,直接出手铺天盖地的寒潮自钵盂中向张百仁卷来。

    涛涛寒潮,张百仁此时似乎化作了涛涛无底洞,所有寒气来者不拒。

    “怪哉!这小子修炼了什么道功,居然能这般快速化解寒气!”瞧着大肆‘化解’寒气的张百仁,水德星君顿时坐不住了。

    张百仁体内散发出一股玄妙波动,张百仁能感受到神胎传来的意志。

    能量!

    大肆的能量!

    如今先天神胎能量不足,根本就无法破壳而出。

    一滴凤血,蕴含着远古凤凰的力量,终究使得先天神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这是出世的锲机,一旦错过这次机会,神胎极有可能会化作死胎,再也无法出世。

    能量!

    海量的能量!

    瞧着张百仁身上不断消失的寒气,水德真君只以为是张百仁化解了寒气,却不曾想是张百仁体内的神胎将源源不断将能量给吸收了。

    涛涛寒气不断消失,甚至于卷来的寒气根本就及不上张百仁吸收的速度。

    ps:感谢“不会舞”同学的万赏,今天第六更奉上!更新完毕,大家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