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投身海眼
    铺天盖地的寒气被张百仁吸收,在其体内化作了真水的力量,然后成为神胎的养分。

    “糟了,这小子好高深道行,居然在这个时候反击,想要破封而出!”见到铺天盖地的寒气源源不断消失,水德真君顿时心中一惊,手掌一招却见一只葫芦飞出来,水德真君缓缓拔出了葫芦的塞子。

    “嗡~”

    一滴真水滴落,瞬间张百仁化作一个大冰坨,但见这大冰坨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此时刺客世家老祖王艺自远处走来,瞧着不断消失的寒冰,暗自心惊:“这厮好高深的道行!不若趁机将其一刀斩了了事!省的稍后出现什么变故。”

    水德星君连连摇头:“不可!不可!已经有人准备将其化作傀儡祸乱昏君,杀之太浪费。”

    一边说着,又有一滴真水滴落。

    “如今按照这小子化解寒冰的速度,不知你这真水能坚持多久?”王艺看向水德真君。

    水德真君面色犹豫,却是不好估算。不管这次结果如何,自己肯定亏大发了。

    “几位,太湖虽然不小,但终究及不上四海,不如将这厮带入东海如何?我东海有上古异宝可以冰封天下万物,这小子吞噬了凤血,只需将其投入海眼中,任凭其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休想逃出来。”

    四海龙王自太湖中钻出来,此时冰封中的张百仁暗自心惊:“他娘的,门阀世家为了杀我,居然与四海龙王联手,这回可是麻烦了。”

    此时张百仁被冰封,动弹不得分毫,纵使心急如焚,也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任凭对方鱼肉。

    水德星君面色犹豫,一边的西海龙王道:“你莫要担心,张百仁身上绝没有我兄弟觊觎之物,只要这小子将龙珠交还,我等便将张百仁交给尔等。”

    “哼,畜生之言岂能轻信?”王艺冷冷一哼,他与东海龙王可是有生死大仇。

    对于王艺的话,东海龙王仿佛没听到,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水德星君:“张百仁道法通玄,这般速度熔炼寒冰,你能坚持多久?还是将其一刀斩了省心省力,不然只能投入海眼中,这小子吞噬了凤血,在海眼之力的压制下,便是一个废人,还不是任由尔等炮制?。”

    听闻此言,水德星君面带犹豫,随即点点头:“也罢!也罢!便如你所言,将这小子带入东海,投入海眼镇压起来。”

    东海龙王闻言点点头,眼中露出满意之色,随即猛然化作龙身,一爪抓起水德星君与张百仁,纵身腾空而起,然后猛然扎入太湖之中。

    太湖有泉眼直达东海,不然四海龙王也不会暗中悄悄潜入人族腹地。

    瞧着众人远去,王艺面色犹豫,不知为何居然跺了跺脚,紧紧的跟了上去。

    东海

    却说众位龙王携着张百仁来到东海,径直进入水晶宫,然后来到一处海眼,直接将张百仁扔了进去。

    泉水有泉眼,井水有井眼,四海自然有海眼。

    海眼水流‘汨汨’,卷起道道波涛暗流。

    “将这厮扔在水眼,还不是任由我等炮制”东海龙王瞧着海眼里不断沉浮的张百仁,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海眼很大,单单一个海眼,便有太湖大小。

    水德真君瞧着海眼露出心动之色,下一刻钵盂抛出落入海眼,一层清辉洒落,将张百仁罩住:“海眼怕是未必能镇封住这小子,待我施展手段提炼真水,将其镇封此地!”

    水德星君眼中满是贪婪,这里可是海眼啊,若能在此地提炼真水,必然事半功倍。

    众位龙王也不阻拦,东海中海眼还是有不少的,并不被众人放在眼中。

    “张百仁,知道本王将你掠来的意思吧?”东海龙王面色阴沉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化作冰雕,动也不动。

    “你若识相交出龙珠,本王可以做主饶你一命”东海龙王面色冰冷。

    听了这话,张百仁眼皮动了动,只想心中喝骂:“你嘛了隔壁,你将老子化作冰坨,老子怎么开口?”

    见到张百仁依旧不肯‘开口’,北海龙王道:“我北海龙宫有一座冰棺,只要辅佐水德真君的宝物,便可将这小子冰封一辈子,我就不信他不肯开口。”

    西海龙王上前在张百仁周身一阵摸索,过了一会才道:“宝物定然被这小子塞入了袖里乾坤内,杀了他龙珠便会流落无尽虚空,咱们还是谨慎行事,待门阀世家将其炼制成傀儡再说。”

    北海龙王手掌一弹,一尊冰棺晶莹剔透的悬浮于海眼,将张百仁吸了进去。

    北海龙王看向水德星君:“借阁下宝物一用。”

    水德星君点点头,递过自家葫芦与钵盂。

    只见北海龙王手指一弹,钵盂倒扣在张百仁丹田处,将其丹田牢牢吸住。那葫芦落下,停于张百仁的上丹田,将其牢牢镇住。

    海眼乃大海根基所在,铺天盖地的‘水’之力量被葫芦吸收,居然转化为真水,慢慢逸散而出,在张百仁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门阀之人何时来?”西海龙王看向对面王艺。

    王艺闻言撇撇嘴没有说话,水德星君连忙道:“东海距离中土不近,而且一路上还要注意隐匿踪迹,即便有墨家机关兽,也需三五日的功夫。”

    “三五日?”北海龙王喃呢一声,摆摆手:“走吧,且去吃酒,三五日的不过转瞬即过。”

    “就是就是,且去吃酒!”西海龙王道。

    几位龙王将众人请入龙宫宴饮不提,且说张百仁此时周身被冰封,体内神胎不断吸纳着真水的力量。

    本来张百仁还在焦急神胎孵化能量不够,化作了死胎该如何是好,这神胎可是耗费了自己不少的精气神,已经相当于自家身躯的一部分,那种对于世界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来到东海的海眼,张百仁顿时舒了一口气。

    中土虽然物华天宝,但海外也非不毛之地。

    海眼乃海水的精华所在,铺天盖地的水元气向张百仁周身灌注,有了那铺天盖地的水元气,神胎也一阵轻松,放开肚皮源源不断的吞噬着海眼的精华所在。

    一缕怪异气机自张百仁丹田逸散而出,只见其丹田周身空间扭曲,钵盂直接落入丹田内,将那神胎盛装起来。

    一钵真水不过十几个呼吸间便已经吸纳的一干二净,这这钵盂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居然直接被神胎当成养分,缓缓分解吞噬。

    神胎长大、圆满,道破壳而出是一个过程,一个需要海量元气的过程。

    钵盂也不过支撑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已经被分解化作养分。

    钵盂被吞噬,神胎不满足海眼提供的力量,居然一路上行,这次难得诛仙四剑没有镇压,只见那神胎过中丹田,然后将目光对准了镇压于中丹田的葫芦。

    汨汨真水被吸纳的一干二净,随即便见那神胎似乎不满足于真水的供给量,中丹田空间扭曲,葫芦步了钵盂后尘,瞬间被其拽入中丹田中。

    “呼!”

    所有真水尽数倾泻而出,然后被神胎吞噬。

    之间神胎吞噬了真水之后,依旧不满足,继续向着葫芦靠近。

    似乎感受到了神胎的恶意,那葫芦欲要挣扎,但不过一瞬间便被先天神胎的气机下被彻底压制住,任凭先天神胎的摧残。

    这葫芦也不知是何等材料,居然足足叫神胎吞噬了大半日,才吞掉一小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