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九十章 冲突
    神胎不愧是先天神祗孕育的胎盘,简直是天下万物无所不吸,无所不收。

    张百仁身子僵硬,体内的葫芦也不过一日便被吸收,但张百仁却依旧动不了。

    简单来说,张百仁被冰封了。

    被神胎冰封了。

    神胎是个大胃王,海眼中元气充沛无比,铺天盖地的元气源源不断向张百仁体内拥蜂而来,顺着周身肌肤毛孔,不断涌入神胎内。

    包裹张百仁的冰棺明显也是一件天才地宝,铺天盖地的冰棺之力伴随着海量天地元气涌入张百仁体内,此时张百仁彻底化作了冰雕。

    肉眼不可见之处,冰雕的本源正伴随着天地元气一滴滴的被张百仁吸收。

    第二日

    门阀世家人来了

    东海龙宫

    东海龙王正陪伴着众位神祗、修士畅饮,忽听蟹将走进来禀告:“龙王,门阀世家的人来了!”

    东海龙王闻言眼睛一亮:“叫他们进来!”

    李建成领着一群人来到大殿,对东海龙王一礼:“见过龙王。”

    “原来是太原李家的公子,咱们也不是外人,可是带来了材料?”东海龙王请李建成上座。

    李建成点点头:“炼制傀儡的各种材料皆已经备好。”

    “那就好”东海龙王点头,对门外高呼:“来人,给李公子上酒。”

    “龙王,上酒不急。老祖来时叮嘱过我,张百仁此人手段无数,一日不练制成傀儡,便一日不可放松。咱们先将这厮炼成傀儡,然后在畅饮美酒也不迟”李建成双手抱拳,面色恭敬道。

    听了李建成的话,东海龙王也不以为意,而是面色郑重道:“之前与门阀世家谈的条件,李公子可还记得?”

    “龙珠!上古神龙的龙珠属于龙族!”李建成道。

    东海龙王点点头,转身看向一边的龟丞相:“丞相,领人族的各位道友前往海眼一行!”

    龟丞相站起身,对着东海龙王行了一礼,然后看向人族一行修士:“各位请随我来。”

    龟丞相在前,人族众位修士走在后面,李元吉乘人不备来到水德星君身边:“没有什么意外吧?”

    “一切顺利,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张百仁自己作死吞噬了凤血,恰巧被我的宝物所克,合该其有今日之劫!”水德星君道。

    李元吉闻言点点头,来到李建成耳边一阵低语,众人随着龟丞相来到海眼处,瞧着那海眼卷起的浩荡漩涡,龟丞相手中拿出一颗珠子,定住了海眼卷起的波涛:“各位请!”

    众人来到海眼内,龟丞相打开冰棺:“张百仁便在这里!”

    话语落下,一声惊呼传开,水德星君一步上前:“我的宝葫芦呢?我的钵盂呢?为何我的宝物不见了?”

    一边说着水德星君疾步上前,手扶冰棺一阵翻找,随即满头大汗的看向龟丞相:“丞相,海眼有东海重兵把守,为何我的宝物会消失?莫非东海替我收起来了?”

    龟丞相闻言顿时面色一变,如何不明白水德星君的意思,所谓收起来便是‘盗走’‘贪墨’的意思?

    “水德星君莫要开玩笑,东海富裕无比,宝库中灵物无数,岂会贪墨你这两件宝物”龟丞相面带不虞之色,声音有些冷硬。

    “不是你东海贪墨的?那你告诉我,为何宝物不见了踪迹!”水德星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龟丞相。

    龟丞相张了张嘴,却无法给出解释。

    “你们几个给我过来”龟丞相一双眼睛看向看守大门的几位海族高手。

    “见过丞相!”众人纷纷抱拳行了一礼。

    “冰棺中的宝物消失,你们几个兄弟有何解释?可有人来过?”龟丞相面色严肃。

    十几个守卫你看我我看你,俱都连连摇头,其中一人道:“丞相,我等一直站在门外,却不见任何人进入其中,更不见有人从其中走出,至于说宝物为何不见,我等不知。”

    听了这话,龟丞相顿时面色一阵难看:“你等当真不知?若被我查出,必要请出东海家法,叫你等知道厉害。”

    “回禀丞相的话,我等当真不知!”十几个侍卫异口同声道。

    听闻此言,龟丞相拽了拽胡须,他相信十几位侍卫绝对没有撒谎,能被派遣镇守张百仁,绝对是东海精英中的精英,心腹中的心腹。

    “丞相,这件事还需给本神一个合理的解释!”水德星君面色阴沉道。

    听了水德星君的话,龟丞相有些摸不着头脑,此时一尊侍卫道:“你莫要如此嚣张,谁知你是不是贼喊捉贼,暗中将宝物收了回去。”

    “你居然怀疑我?我会偷盗我自己的宝物!”水德星君大怒,搅得空中水流不断波动:“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居然倒打一耙!今日东海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咱们没完!”

    “星君息怒!星君息怒!”龟丞相连忙上前劝了一句,面带苦笑:“此事还需到龙王面前分辨,眼下还是将张百仁炼制成傀儡重要,宝物之事暂且延后也不迟。”

    “休想!”水德星君断然拒绝:“你东海吞没了我的宝物,居然还想善罢甘休,哪里有这般便宜的事情!你若不将我的宝物找出来,咱们便一拍两散。”

    说完后看向李建成:“大公子你来评评理。”

    听了水德星君的话,李建成面色为难,他当然相信水德星君的话,因为水德星君是李家阵营的人,不可寒了自家盟友的心。

    “丞相,宝物总归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还请丞相调查一番,此地看守守卫只有十几人,既然没有人进去,也没有人出来,宝物总归不会无缘无故飞走了”李建成话语沉稳,虽然没有明说,但却将矛头指向了十几位守卫。

    听了李建成的话,那十几位守卫顿时面色涨红,其中领头的夜叉道:“人族安敢在我东海嚣张胡乱污蔑我等?区区两件宝物罢了,莫说不是我等拿的,就算我等拿的,那又如何?你待如何?难道尔等不想活着走出龙宫了?”

    夜叉面色阴沉,这话一出人族众位强者顿时面色阴沉下来,宝物被盗再先,如今东海龙族又这般气势咄咄逼人,若能忍下去大家还修什么道,炼什么法啊!

    “丞相,这是你东海的意思吗?”李建成面色阴沉的看向龟丞相。

    “你们几个给我住口,还不下去领罚!”龟丞相顿时面色一变,然后赔笑道:“各位莫要恼怒,不过是几个没脑子妖兽胡乱言语罢了,宝物丢失确实非小事,几位随我去龙王面前分辨。”

    李建成面色阴沉,看了水德星君一眼,露出不满之色。若非其同意将张百仁运送至东海龙宫,大家岂会受这鸟气?

    听了丞相的话,李建成深吸一口气,瞧了冰棺一眼:“也罢,先去龙王面辨个是非再说其他也不迟。”

    本来打算炼制傀儡的,谁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东海龙宫是解释不清,也没办法解释。

    毕竟大家真的没拿宝物,你要怎么解释?

    谁能想到宝物被张百仁体内的神胎吃掉了?

    一行人去而复返,东海龙王愣了愣:“傀儡莫非已经炼制好了?”

    “还请龙王做主”李建成站出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东海龙王闻言面色凝重的摸了摸胡须,看向龟丞相:“确定那十几位守卫没有动手脚吗?”

    龟丞相点点头:“那十几位守卫都是点了命火的,不敢说谎!”

    “那可就怪了!”东海龙王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