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逃婚
    命灯,是东海控制手下妖兽的一种手段。

    天地万物各自有主,并不会因为你是龙族,就会真的一心一意臣服于你。大家都一样是爹娘生的,凭啥我要听你的话,凭啥我要效忠你?

    所以东海有命灯出世,命灯可以照耀千古,有无穷伟力,一旦龙宫下属被点了命灯,就只能任由龙宫驱策。

    生死据都在龙宫念动之间,这才是龙族能够掌控四海的原因。

    因为所有海族强者,都已经中了龙族手段。

    瞧着下方面色恭敬的李建成,怒火升腾的水德星君,东海龙王一根爪子敲击着案几:“那就怪了,难道宝物还会自己飞了不成?你们几个守卫当真没有说谎?”

    众守卫连连摇头,信誓旦旦道:“大王,我等守卫在海眼外寸步不离,如何能盗取宝物?”

    东海龙王点点头,众守卫一直呆在一处,根本就没有独自行动的机会。随即一双眼睛看向水德星君,眼中闪过一抹质疑:“莫非是水德星君这厮做的手脚?”

    “找回龙珠要紧,暂且先将人族稳住再说!”东海龙王心头一动,然后不动声色道:“宝物丢失,原因尚不明确,本王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你去我龙宫宝库中任选两件宝物。第二便是将张百仁练成傀儡后,本王在派人追查,看看是否能将你那宝物找回来。当时靠近海眼的人就那么多,只要追查总归能找到踪迹,而且只要将张百仁炼成傀儡,自然可以知道是谁盗取了宝物”东海龙王一双眼睛看向李建成:“李公子以为如何?”

    李建成点点头,转头看向水德星君,然后恭敬一礼:“那便按龙王说的办,暂且先将张百仁练成傀儡,到时候真相自然知晓。”

    水德星君领着下属,陪李建成再次来到海眼处,瞧着冰棺中裹腹着一层厚厚寒霜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轻叹:“任你是英雄豪杰盖世,也难逃天道轮回,难逃我门阀世家的掌心。”

    说着话,李建成对手下吩咐道:“将药缸搬进来。”

    太原李家

    李世民面色阴沉的坐在院子里,春归君手指犹若灵巧的剪刀,不断削减着眼前的花圃。

    没错,就是花圃。寒冬腊月居然有鲜花盛开,却也奇怪至极。

    “先生,大哥去将张百仁炼制成傀儡,日后张百仁听命其手下,对咱们可是大大的不利啊!”李世民低声道。

    听了李世民的话,春归君面色沉着,许久不语。

    过了一会,才见春归君收回手掌,背负双手站立在花圃前:“张百仁被炼制成傀儡,日后再无寸进,成就也就那么高了,再无任何威胁。反倒是公子,修为日益增进,要不了多久张百仁便非公子一合之敌。”

    “可我还是不放心,那可是张百仁啊!”李世民苦笑。

    听了李世民的话,春归君略作沉吟,然后摇摇头:“东海乃龙族地盘,便是陛下亲临也没有任何办法。你可以暗中传书涿郡,代你大哥出来之后,半路劫杀,借助涿郡之手铲除大敌。”

    李世民闻言陷入沉思,春归君笑而不语,他知道李世民会有一个明智的选择。

    塞外

    鱼俱罗与突厥、契丹的两位至道强者打成一团,只听得一声巨响,双方分开,鱼俱罗毫发无伤,身姿从容,对面二人却狼狈至极。

    鱼俱罗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二人:“你二人决定要与我为敌了?再出手,可不是这般玩笑。”

    突厥至道强者摇摇头:“不论如何,今日必须要阻止你,张百仁必须死!”

    “本来怜惜你武道修成不易,想要留你一条性命,但你既然自己找死,却怪不得我了!”鱼俱罗右手缓缓攥起,一拳势若雷霆,居然洞穿了空间法则,直接来到突厥至道强者的胸前:“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砰!”

    尘土飞扬,至道武者倒飞出去,砸入远处的乱石之中。

    鱼俱罗目光一转看向契丹武者,契丹至道武者精气神汇聚一处,暗自戒备,死死的注视着鱼俱罗的一举一动。

    鱼俱罗摇摇头:“你也去死吧!虽然同为至道,但差距却是天地之别。”

    说完话鱼俱罗右手拳头居然化作印诀,仿佛流星划过九天,空气在一瞬间彻底消失,这一片战场化作真空。

    “砰!”契丹武者倒飞而出,身上爆豆子般响起,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

    此时鱼俱罗也是右手颤抖,面色惨白,一滴滴汗水自鬓角滑落。连续压倒性优势的两拳,对他来说也不轻松。

    瞧着二人跌入乱石堆中不知生死,鱼俱罗略作犹豫,并没有上前取二人性命,而是迈步向关中腹地走去。

    “鱼俱罗!”乱石堆中响起突厥武者的声音,下一刻却见乱石堆猛然炸开,周身金光闪烁,仿佛铜铁的突厥至道强者自乱石堆中站了起来。气势涛涛而起,直冲九霄,仿佛镇压大千世界的神魔。

    “咦!”瞧着突厥至道强者,鱼俱罗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哼,这次为了对付你,老夫早就提前请出可汗的金身,你今日休想踏入关内半步!”突厥至道强者眼中满是狂热。

    “金身啊!”鱼俱罗轻轻一叹。

    洛阳皇宫

    杨广看着手中情报,陷入了沉思之中。

    “张百仁失踪了!”杨广将诏书放下,眼中满是认真:“一定要将张百仁找出来,朕不管那么多,一定要将张百仁找出来,朕要看到毫发无伤的张百仁!”

    下方黑影略作犹豫,随即缓缓消失在阴影中不见了踪迹。

    涿郡

    宇文成都府邸

    事件回放

    却说当日宇文成都与张小草闹了矛盾,叫场中各大家族之人心中好生的鄙视。堂堂宇文家的继承人,居然连一位妾室都搞不定,宇文成都的脸往哪里放?日后必然要成为各大门阀世家的笑柄。

    越想宇文成都越郁闷,心中的火气也逐渐升腾。

    陪酒之时,众位门阀世家各大家族弟子的笑容、祝贺、恭维,听在宇文成都的耳中都成为了嘲笑。

    一时间宇文成都酒水下肚,醉酒熏熏不断与众人推杯换盏,脸上不快之意毫不掩饰。

    “这贱人,非要叫起知道我厉害不可!”宇文成都面色阴沉的喝着酒水。

    后院

    洞房

    张小草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一边小丫鬟拿着手巾不断替张小草敷着殷红的掌印。

    小丫鬟并不是真的丫鬟,而是张小草同门师妹。

    “师姐,宇文成都绝非善类,非托付身子的良人,师姐只怕一只脚跨入火坑了!”小丫头心疼的道。

    张小草面色阴沉,过了一会才道:“咱们走!”

    说完扯去头上的发饰,开始换衣服,不断易容打扮。

    “师姐,这是……”小师妹一愣。

    “宇文成都非托付终身的良人,难道本姑娘还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不成?”张小草褪下婚衣,换了寻常男子衣服,女扮男装化作一翩翩公子。

    “可是师姐已经与宇文家交过聘书、媒妁,如何悔婚?没有宇文家的休书,哪个敢要你?”小丫鬟无奈道。

    “从今日起,张百花已经死了,日后这世上只有张小草。和宇文成都成亲的是张百花而非张小草,知道了吗?”一边说着张小草替自家师妹换容妆:“如今趁着门外宾客散乱,你我趁机逃出去。谅宇文成都也想不到你我如此大胆,叫那宇文成都独守空房吧。”

    ps:今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