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淮水水神来,抽调海眼本源
    种族优势!

    什么叫做种族优势?

    就像眼下这种情况,人力如何及得上鲸鱼?

    在水下,鲸鱼少有天敌!

    在水下鲸鱼的优势,便是鲸鱼的种族优势。成年鲸鱼便非易骨强者可以对付,当鲸鱼修炼洗练气血之后,一身本事更是厉害至极,只要鲸鱼能完成易筋,力量便是几倍、几十倍的增长,见神武者见了也要绕道走。若到了岸边,鲸鱼犹若无根之萍,失去了海水的力量,只能任人鱼肉,莫说易骨强者,就算易筋强者也能轻易将鲸鱼宰杀。

    这也是为何海族野心勃勃,野心无尽,却迟迟无法登陆的原因。

    就因为双方的种族克制太大,海水才是龙族的天下,才是龙族的大本营。

    面对着气血磅礴的鲸鱼、异种,一行人顿时面色严肃下来,众位强者想要化作流光走脱,却见天空中神光流转,一道光罩洒落,只听得一阵阵惊呼,众位神祗撞得晕头转向,却迟迟无法走脱。

    “将其给我拿下!”龟丞相眼中杀机流转。

    此言落下,李建成立即道:“各位,莫要反抗,在这里咱们绝非龙族对手,莫要乱动,咱们去见龙王,有多少损失我李家赔偿就是了。”

    龟丞相露出一个算你还识趣的表情,领着众人便要前往水晶宫大殿。此时忽然一位道人惊呼:“丞相且住手,此事成了!快看,张百仁已经被炼成傀儡了!”

    道人一声惊呼,眼中满是狂喜之色。

    听完此言,龟丞相等人连忙向水晶棺看去,却见水晶棺内流光闪烁,张百仁已经彻底化作了翠绿颜色。

    “成了!”李建成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龟丞相也是喜上眉梢,对着手下侍卫摆摆手:“真没眼力,还不快将李公子松开,给李公子赔罪!谁教尔等这般鲁莽行事的,还不速速下去领罚!”

    瞧着龟丞相翻脸如翻书,李建成心中冷笑,面上却不以为然,自动揭过这一篇,面色如常:“丞相,最关键的一步完成,接下来便是按照秘法祭炼,然后再将其周身孕育,此事便成了。此处海眼刚刚好,正好能孕育,在加持一些天才地宝,三日后便可取出龙珠。”

    听闻此言,龟丞相点点头:“此事不急!此事不急!李公子随我去宴饮一番,各种所需宝物尽数开口便好。”

    李建成点点头,吩咐了一声手下道人,随着龟丞相前往大殿饮酒。

    马祖道场

    此时马祖手中拿着一面圆镜,脸上露出思索之色:“张百仁深陷东海龙宫,便是我也出手不得。不过其体内气机却安稳的很,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这小子体内有一股恐怖的气机孕育,定然是借助东海之手促成一番造化。我不可胡乱出手,免得坏了其算计!”

    淮水

    淮水水神面色阴沉的敲击着案几,身前水神符诏闪烁不停。

    “张百仁深陷东海龙宫,我却不能不管!”说完后淮水水神慢慢站起身:“必须将其救出来,贤弟距离仙道只差一步,绝对不能叫人坏了其道果。”

    说完淮水水神化作无形,消失在淮水宫阙内。

    淮水水神炼化了上古水神符诏,所在之地管你是否有主,皆为自家神域。

    此时淮水水神一身道功越加不可思议,深不可测,一路上竟然不惊动任何人直接来到了东海地界。

    循着冥冥中的感应,直接来到水晶宫地界。穿过巡守严密的虾兵蟹将,淮水水神来到海眼处。

    瞧着不断旋转的风暴将海眼护住,淮水水神摇摇头,直接迈步融入风暴中,再出现已经到了海眼内。

    海眼外风暴滔天,海眼内却是风平浪静,似乎处于两个世界。

    此时十几个老道阳神不断脚踏罡斗,接引动海眼的力量不断向张百仁体内灌输,随着众人的动作,只见冰棺中的张百仁体内颜色居然缓缓褪去两三分。

    什么时候张百仁体外所有的颜色彻底消失,化作了正常肌肤,那就真的化作傀儡了。

    淮水水神就这般站在泉眼中,十几位阳神对其视作不见,仿佛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并不着急动手,淮水水神缓缓来到张百仁身前,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周身窍**的金针,正要抽手拔出来,忽然动作一滞。不知为何,自己越靠近张百仁,心中就越沉重,体内神力逐渐死寂,似乎遇见了什么恐怖天敌一般,逐渐自活跃中陷入了沉眠。

    “不要碰我!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千万不要多管闲事!”瞧见淮水水神忽然出现,张百仁起先愣了愣,但随即却眉头皱起,这里可是孕养神胎的好地方,若淮水水神好心做了坏事,只怕事情大大不妙。折腾到最后神胎极有可能化作死胎,神祗腹死胎中。

    瞧着那手指一寸寸的靠近,张百仁心急如焚,却无法和淮水水神沟通。

    似乎感觉到了张百仁的心急,丹田内神胎迸射出一股无匹气机,向淮水水神缓缓压迫而去。

    世界上最让人悲愤欲绝的便是好心做坏事。

    手指距离张百仁周身三尺,淮水水神的动作顿住,却再也不敢垂落,一股大恐怖的气机在其心中浮现,只要自己这一根手指落在张百仁身上,必然会发生不祥之事。

    “怎么会这样?他身上有什么大恐怖的事物?”淮水水神咽了口口水,心中不服气,想要将手指搭上去,但心中的那股大恐怖本能般的将其手掌抽回。

    站在那里,淮水水神动也不动。

    淮水水神心中不解,随即拍拍脑袋:“我这位贤弟算无遗策,怎么会中了龙族与门阀世家的计策,莫非想要趁机算计什么?”

    瞧着铺天盖地的海眼之力被张百仁吸收,淮水水神心中越加笃定:“任凭他何等傀儡,也早该练成了,但这么多天才地宝、元气灌注其体内,却卷不起丝毫波澜,当真可怕到了至极。”

    随即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丹田处:“我当年赠了贤弟一颗宝珠,有那颗宝珠护体,也不该遭受龙族、水族算计,这其中定然是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贤弟到底想要干什么?”

    瞧着不断灌注的天地元气,淮水水神略作沉吟:“你既然需要天地元气,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话淮水水神一伸手,只见海眼的本源之力居然被抽调出来,灌注于张百仁周身。

    此时张百仁虽然无法动弹,但心中却是暗道:“我这便宜大哥果真给力!”

    海眼的本源,可是比逸散出的元气更加给力,数不尽的天地元气滚滚灌注于张百仁周身百窍,随着本源之力的灌注,海水中天地元气越加狂躁,不断在张百仁体内横冲直撞。

    丹田中神胎不断沉浮,仿佛一个不断吞噬着天地间元气的黑洞。

    张百仁终于知道为何先天神胎会沉寂,而不是出世了,随着天地不断大变,天地元气逐渐稀薄,根本就满足不了先天神祗的需要。

    先天神祗出世所需的天地元气堪称海量,非洞天福地,不能孕育成型。就算洞天福地,孕育了一尊先天神祗,洞天福地的底蕴也会被消耗的一干二净,彻底化作死地。成全了先天神祗,却牺牲了自己。

    张百仁体内丹田中的这颗先天神胎不知孕育了多少年,一直在塞外不毛之地混混沌沌的过着,若非那次天地大变,依旧深埋地底不见天日,也不会有出世的机会。

    ps:今天更新完毕!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