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零五章 李秀宁的屈服
    华容公主声音喃呢,张百仁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侍卫收取行囊,一行人再次出发,向高丽而去。

    姜云芠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畏惧。

    张百仁炼化了一尊先天神祗作为化身,成为天地间屈指可数、潜力无穷的高手之一,已经到了人可敌国的境界,这消息暴风般传遍天下,无数强者哗然。

    有张百仁压阵,姜云芠自然不敢再搞什么小动作。

    金顶观

    一众老祖听闻张百仁炼化先天神祗,成就了无上化身之后,顿时呆呆的站在那里,五味陈杂许久无语。

    若当初自己等人出手救助张百仁,是不是意味着如今金顶观的崛起之机又到了?

    张斐坐在椅子上,端着茶盏许久无语。据说后来张斐一个人躲入山洞中不知做了什么,再出现已经是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马车辘轳,张百仁就这般躺在稻草上,一双眼睛看向天空,周身裹着胡裘,默然不语。

    姜云芠凑过来道:“都督盖世英豪,我高丽王礼贤下士,不知都督可否屈尊降贵来我高丽?我高丽愿尊都督为第一护国法师!”

    “哦?”张百仁诧异的看了姜云芠一眼。

    姜云芠道:“都督,大隋虽好,但高手太多,都督反而不受重视。都督如此人物,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何必为大隋效力。”

    瞧着姜云芠,张百仁摇了摇头:“你不懂,我非是为了大隋效力,而是为了天下百姓出力。到了我这种境界,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反倒没那么重要。”

    姜云芠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都督真国士也!”

    张百仁摇头不语,心神开始参演神胎中的传承。征讨东海水府大战近在眼前,自己绝对不能放松。

    东海龙王在海水中的力量确实是无敌的,有整个大海为之加持,就算鱼俱罗在海水中与东海龙王打斗,也要落于下风。

    马车辘轳,不过短短五日,便已经即将降临高丽国土。

    “前方便是鸭绿江了!”姜云芠轻轻一叹。

    “我似乎听到风中三十万将士的哀嚎!”张百仁闭上眼睛,似乎能听到空中不甘的吼叫。

    “一将功成万骨枯,悔教夫婿觅封侯!”张百仁默然,想到无故惨死的三十万将士,心中沉重无比。

    “过了鸭绿江,华容公主便交给尔等了!本都督决战之日即将到来,公主若有闪失,你拿命来补偿!”张百仁看了姜云芠一眼,转身向着公主的马车走去。

    站在华容公主的马车前,张百仁默然的静立了一会,然后道:“公主,下官即将回转,不知是否有什么话要递给陛下。”

    马车沉默,就在张百仁即将转身离去之时,华容公主的手掌自马车中伸出来,落在张百仁身前。

    手掌细腻,上面一只棕色盒子:“日后自然有人会问你取这只盒子!”

    张百仁没有多说,伸手拿过盒子,转身离去。

    马车帘子缓缓掀开一道缝隙,瞧着张百仁消失在北风中,华容公主轻轻一叹:“生为皇家女,终身大事岂有自己做主。”

    太原李家

    李渊与李秀宁坐在一处凉亭中,凉亭中的茶水咕咕作响,雾气在寒风中升腾。

    气氛沉闷

    李渊看着李秀宁,眼中满是无奈之色:“绣宁,张百仁不适合你!”

    李秀宁低头默然不语。

    “你知道为李家为了今日大局付出多少吗?多少人兢兢业业委曲求全,才有今日的局势吗?”李渊一双眼睛看向李秀宁,没有愤怒、没有咆哮,有的只是无尽唏嘘苍凉。

    “我李家游走于钢丝线上,不断在天子、天宫两面周旋,装孙子!你知道为了今日,我李家历代祖宗的付出吗?什么叫含冤忍辱,你嫁给柴绍算什么?你祖父为了我李家的崛起,不惜亲自……”李渊说到这里,却是说不下去,只能苍凉道:“你应该知道,为李家历代的不断付出。你大哥身为嫡长子,如今也深陷东海龙宫生死未卜,为父也是在陛下面前几次被朝臣污蔑,险死还生,稍有一个不注意,我李家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你知道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吗?”

    李秀宁嘴唇动了动,许久无语。

    “如今万事俱备,只差柴家无数钱粮的支持,我李家大业只差你这一步,若叫我等功功亏一篑,我等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大业之路,一旦踏上便没有回头路。若有犹豫,日后此事暴漏出来,李家唯有满门抄斩的下场!如此惨剧你忍心吗?你忍心为父、你母亲、你哥哥上了断头台吗?你知道李家的利益和多少门阀世家捆在一起?事到临头退无可退,即便我李家心生退意,背后的门阀世家也决不答应!到时候不等陛下动手,背后的盟友便叫我李家死无葬身之地!”李渊看着李秀宁,仿佛一个寻常父亲在与女儿抱怨生活中的琐事。

    啰里吧嗦的言语听在李秀宁耳中,却是犹若一柄柄利刃,不断将其防御扎的千疮百孔。

    “你自己考虑吧!”许久后,李渊才轻轻一叹:“华容公主贵为天家女,为了大隋国运的延续,不得不远嫁高丽。为父如今好不容易利用陛下牵制住了张百仁,使得张百仁生出大势已去的念头,我李家前程、身家性命具都在你一念之间。”

    一滴滴珍珠泪,犹若雨水不断滑落,沾染了李秀宁晶莹的面孔,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我要见张百仁一面,最后一面!”

    李秀宁嘴唇咬出殷红血液,过了一会才倔强的道。

    李渊沉默,过了一会才沉重道:“好!三日后张百仁与杨琦决战于泰山之巅。”

    李秀宁转身离去,唯有一滴滴泪珠划过空气,落入地下的青石上。

    “爹,是不是太残忍了!”李元吉走出来:“柴家虽然也是高门大户,但却及不上我李家,咱们强行抢夺又能如何?”

    “规则啊!门阀世家有门阀世家的规则,若能强抢,岂不乱套了,到时候门阀世家人人自危,场面不可控制”李渊抚摸着李元吉的肩膀:“你记住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李元吉默然不语,只是看着湖水发呆。

    偏殿

    李世民听了下属回报,无奈一叹:“小妹终究难逃宿命!柴家公子温文优雅,乃是大户人家的公子,面貌英俊富有才华,乃是良配也!最关键的是喜欢小妹喜欢到骨子里,小妹嫁过去也是幸福美满。”

    一边春归君默然,心中却嗤之以鼻:“柴家虽好,但能及得上战力盖世的张百仁?若能得张百仁,凭借张百仁的手段压服门阀世家,扫平柴家也不过转念之间罢了。到底是肉眼凡胎,不识得真龙。”

    李世民将春归君表情收入眼底,心有猜测,却是苦笑一声:“张百仁虽好,但如今已经得了先天神祗,此人日后若长生不死,只怕我李家大权旁落,所有一切都为张百仁做了嫁衣。”

    “王朝更迭自古如此,后辈子孙不如人,自然会被别人所取代!”春归君摇摇头:“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张百仁。亦如北周被杨坚取代,杨坚被你李家取代,说来说去都是一脉血统。”

    李世民闻言默然不语,话是这么说,但李秀宁与张百仁结婚,就是外戚。不得李家正统,李家人岂能将大好江山拱手相让?

    “你如今吞噬凤血,有几千年寿命,怕什么张百仁啊!几千年过去,时代变迁,说不定又出了什么新花样!”春归君不以为然。

    ps:感谢“睡觉顺其自然醒”同学的万赏,今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