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东海缟素,此恨绵绵无绝期
    张百仁虽然炼化了先天神胎,可以催动先天神祗施展先天神通,但是那并不是属于自己的。

    就像一只苹果,大家都知道是树上长出来的,但具体过程呢?有谁知道?

    吃苹果不够,还要明白苹果的生长过程,明白苹果的属性,才能种植出硕大的苹果。

    张百仁不单单要会用那个神通,而且还要将神通的本质推演解析出来。

    神祗的神通终究只是神祗的,而并非自己的。只要找到造化之水,便可与息壤化作造化泥土,重补先天神胎缝隙,这样一来张百仁极有可能趁机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先天神通。

    这般大机缘近在眼前,你说张百仁如何肯浪费。

    若有人此时在看张百仁,就会发现张百仁变成了无魂之人,虽然与生人无异,但三魂七魄却不知所踪。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至此闭关已经结束,不过是三日间罢了。

    转眼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天气越加的寒冷,朝廷关于众位将军的处罚已经通传天下。

    宇文述素来有宠于帝,而且其子宇文士及取了南阳公主,故帝不忍诛。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甲申,宇文述与于仲文等皆除名为民,斩刘士龙以谢天下。

    唯有薛世雄得以豁免。

    萨水之败,高丽追围薛世雄于白石山,世雄奋击,破之,由是独得免官。

    以卫文昇金为紫光禄大夫。

    众位大将门阀世家之人也不傻,众将士将所有罪责都推到了于仲文的身上。

    张百仁不知道于仲文是谁的人,说天子的人?不太像。说门阀世家的人,门阀世家的做法看起来也不太像。

    若非于仲文放走了乙支文德,后面也不会发生那么多幺蛾子。

    所以诸将皆委罪于于仲文,杨广释放众位大将,唯有于仲文依旧不得赦免,据说于仲文因此忧恚死于家中。

    张百仁看着手中情报,有些无语。众位大将都活着,就于仲文死了。

    杨广借机废掉一众大臣,斩了门阀世家不少抓牙,图穷匕见的时机越发接近。

    东海龙宫

    此时一片缟素

    三军悸动具缟素,此时东海一片哀鸿遍野。

    无数尸体漂浮于水面,有鲸鱼、有螃蟹、有龙虾,无数龙子龙孙战死。

    东海龙王就那般面色阴沉的站在祭台上,瞧着殷红色的海水,眼中杀机流转,两行血泪划过。

    “大王,九太子战死!”

    “十七太子战死!”

    “四公主不见了踪迹!”

    “花语王妃不知所踪!”

    “珊瑚王妃也不见了踪迹!”

    “……”

    一连串的回报,叫东海龙王脑子嗡鸣作响。

    在东海龙王下方,乃是悸动的海族大军,一望无际的海族大军俱都身披缟素。

    这次东海的损失太大了,自从新龙王继任以来,第一次这般损失。

    “自从本王继位以来,一只兢兢业业壮大我东海水族”东海龙王开口,话语中满是阴沉,压抑到极致的声嘶力竭的低吼,整个东海随之震动、沸腾、咆哮。

    “人族势大,独得天数,本王一心委曲求全,对人族处处忍让,为何?为何会这般?我东海龙族忍让数百年,数百年休养生息,处处忍让,为何会遭此横祸?为何!”东海龙王似乎在控诉。

    东海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东海龙王的话。

    “这是种族之战!这是生存之战!”东海龙王话语压抑到了极点:“隐忍退让,换来的只有肆无忌惮的欺压,既然如此我龙族为何隐忍?”

    “你们告诉我,退让无效,我们为何隐忍?为什么?”东海龙王声如雷霆,整个东海都沉寂了下来。

    “种族之争!这是种族之争!我东海与人族是种族之争,种族之争不容留情,唯有你死我活!今日人族可以第一次,那便可以还有下一次侵入我东海龙宫!”东海龙王咆哮着道。

    “你们愿意引颈就戮,成为人类口中的干粮吗?愿意吗!”东海龙王喝问,声嘶力竭。

    “不愿!”

    “不愿!”

    “不愿!”

    杀机阵阵冲天而起,瞧着那无数惨死的同袍,无数虾兵蟹将怒喝咆哮。

    东海龙王一只手指向了马祖阵营的海族部落:“看到没有?马祖是人类神灵,马祖是人类,人类早就开始侵袭大海,我等在不反抗,马祖大军过处,我海族安能有还手之力?马祖已经扎根于四海,有人背叛了我四海,背叛了龙族、背叛了妖族,居然去投靠人类,然后来欺压我妖族同袍,告诉本王,对于叛徒、对于背叛种族的叛徒,我们该怎么做?”

    龙海龙王话语一转,矛头对准了马祖。

    “杀!”

    “杀!”

    “杀!”

    三个杀字东海震动,杀机冲天而起,马祖神国渲染了一层血色。

    只见马祖面色一变,一双眼睛瞬间将东海一切收之于眼底。

    瞧着那无尽缟素,面容悲切的海族大军,悲哀的气息弥漫其中。

    “士气可用,东海龙王打算玩真的不成?”马祖顿时面色严肃起来。

    “区区人类,居然在我东海兴风作浪,此乃我东海耻辱,妖族的耻辱!我等对不起妖族历代祖宗啊!”东海龙王居然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杀机:“诛杀叛党!驱逐妈祖!”

    “诛杀叛党,驱逐马祖!”

    “诛杀叛党,驱逐马祖!”

    “诛杀叛党,驱逐马祖!”

    阵阵喊杀震动乾坤,无尽杀机自东海冲天而起,中土各路大能俱都尽数骇然失色,东海居然调动这么大的杀机,为了什么啊?难道要趁着人族内乱打上陆地不成?

    “东海杀机冲天,这是要做什么?”张百仁刚刚出关,便猛然惊悚的走出门外,一双眼睛看向东海方向,面**骨悚然之色。

    “怕是东海龙王将矛头指向了马祖”袁天罡自外面走进来。

    “这话怎么说?”张百仁愣了愣。

    “敢问都督,对于龙族来说,威胁最大的是谁?”袁天罡道。

    “人族!”张百仁道。

    “错了,是马祖!”袁天罡道:“马祖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分裂了海族,使得龙族不能一统,不断陷入内战消耗。有马祖牵制,龙族永远都不可能登临中土一步。而且马祖不断侵袭着龙族部落,使得龙族部落倒戈一击,乃是东海的毒瘤。若除掉马祖,东海龙王便可趁人族大乱发动侵袭,而非被马祖牵制住。”

    “而且这次若非马祖法力无边,压制住了四海龙王,咱们贸然进入海水中,未必能讨得便宜,甚至于死伤惨重,会留下一部分尸体”袁天罡道。

    张百仁闻言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才道:“我要去东海走一遭。”

    “莫要去了,马祖在东海的势力经过这么些年经营并不弱,能压得四海龙王落入下风,便可知马祖手段如何,简直通天彻地,都督如今做的便是静观其变,可以趁机出手救助一番!或者给东海添堵”袁天罡阴冷一笑。

    张百仁点点头,背负双手静静的观察着东海变局。

    “诛杀叛党,驱逐马祖!”

    “……。”

    喊杀阵阵,直冲云霄。

    “杀!大家随我一起荡平马祖,斩杀叛党!”东海龙王借助哀兵气势,直接悍然向马祖宣战。

    “如今人族即将陷入内乱,这是我龙族入主中原的最佳时机。而挡在我等面前的屏障便是马祖,斩杀马祖我龙族方可横行无忌,杀入内陆!”南海龙王一声咆哮,率领手下向马祖部落杀去。

    东南西北四海,同时誓师。

    三军悸动具缟素,东海龙王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