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废功
    瞧着眼前披麻戴孝,俊俏的小寡妇,张百仁脸上满是无语。

    瞧你这身打扮,貌似老公才死吧,怎么就这般着急将自己嫁出去?

    张百仁没有多说,那小寡妇正要多说,却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张斐身形逐渐靠近,那小寡妇面色一变,立即钻入了路边密林内不见了踪迹。

    “之前是谁?”

    张斐好奇道。

    “一个讨账的寡妇、一个要命的老爷子,还有一群打算揍我一顿的青年,金顶观看来也不安全啊!”张百仁眼中满是嘲讽,

    张斐闻言顿时面色一变,眼中杀机缭绕:“这逆子,真是该死!合该碎尸万段。”

    “那就将他碎尸万段好了,省得脏了我的手脚”张百仁话语冰冷。

    张斐顿时面容僵滞在哪里,然后干干一笑:“我就是一时气话,咱们上山!上山!”

    张百仁不语,随着张斐向山中走去,往来的弟子对张斐敬而远之,那各路长老干脆黑着脸直接无视了张斐,径直自张斐身前走过。张斐却不得发作,反而要不断陪好露笑,不断行礼。

    “真不知道你这观主是怎么当的!”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众位长老,面无表情的跟着张斐走在后面。

    没办法,自家儿子理亏在先,张斐又能如何?

    张斐默然却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向山中走去。

    随着一路走过,张百仁将众位长老、门人弟子的表情收之于眼底,心中对于张斐在金顶观的处境有所猜测。若非纯阳三老在上面压着,只怕张斐屁股下的位子早就挪窝了。

    金顶观是张家的金顶观,纯阳道观也是张家的纯阳道观。

    从古至今纯阳道观掌门唯有一个姓氏,那便是‘张氏’。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一路来到金顶观大殿,然后进入后山,在一座偏僻的凉亭中,张斐请张百仁坐下。

    “你且稍后,那孽子下山了,我已经差人将其拿回来?”张斐无奈道。

    张百仁默然不语,张斐给张百仁倒上热茶,然后道:“你如今有先天神祗化身,长生在望,至道阳神也不过指日可待,听人说你之前得了四滴凤血……。”

    张百仁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斐,然后露出好奇之色:“怎么,你也想打凤血的注意?”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你一个人也用不掉四滴凤血,我金顶观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购买你一滴凤血!”张斐道。

    瞧着张斐,张百仁笑了,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凭你金顶观也配?你金顶观也配享用凤血?”

    张百仁毫不掩饰自己内心中的嘲讽、蔑视,霎时间张斐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不敢开口反击。

    下方

    凉亭内

    七八个论道的青年此时唉声叹气的坐在凉亭内,其中一人道:“该死的,张百义修为何时这般高绝,放倒咱们兄弟一招都没用上。”

    “若非有个好父亲,只怕早就被人剁碎喂狗了”丁不二骂骂咧咧道。

    “咦,不二兄,你快看山下,张百义不是刚刚上山吗?何时又下山了?”其中一人疑惑道。

    听闻此言,众位纷纷向山脚下看去,瞧着一袭道袍,面色苍白,脚步轻浮的男子走上来,大伙俱都是一愣。

    虽然面孔一样,但气势却两个人般。

    丁不二面色微变:“听人说张百义有个大哥,乃当今世上最绝顶的高手,堪称天下第一人,最有希望长生久视之人。”

    “是谁?这厮还有大哥?”众人俱都是愣了愣。

    丁不二面色凝重道:“张百仁这个名字,诸君都该听说过吧!”

    “嘶~~~”

    此言落下,众人俱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张百仁啊,对于众人来说,已经等同于传说中的仙人了,不是可望不可及能描述的,就连望都望不到。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惹出这般大祸,却迟迟没有人敢于真的将其斩杀了?真以为掌教能弹压得住众位长老?还不是看在大都督的面子上”丁不二面色灰白。

    “可是这张百义烂泥扶不上墙,而张百仁却犹若神话传说中的人物,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差距未免太大了是也不是!”一位弟子露出疑惑之色。

    “谁说不是呢,与其兄长比起来,这厮连烂泥都算不上!”众人议论纷纷,却没有继续出手,倒是让张百义躲过一劫。

    大都督张百仁就在山上呢,此时那个人敢放肆?

    张百义远远瞧见众人就是面色一变,本以为要被人刁难一番,只是就这般走过去了,众人那诡异的目光叫其颇为不爽。

    怜悯?可悲?

    这种目光叫人忍不住为之发狂。

    不敢多说,省去了一顿皮肉之苦,张百义快步走上山,然后瞧着众位面色诧异的长老,更是低下脑袋,来到金顶观后山庭院内。

    “爹!张百仁————!”张百义瞧着山中的两道人影,眼中满是震惊,然后面色狂变,对着张百仁怒叱一声:“你来作甚?”

    “竖子,安敢对你大哥无礼,还不速速上前见礼!”张斐猛地一拍桌子,溅起道道茶水。

    张百义梗着脖子,却不得不上前行礼,待要开口却听张百仁道:“慢着!这般弟弟我可承受不起。”

    听闻此言,张百义面色涨红,还要开口却被张斐提前怒斥住:“你住口!”

    张斐闭上嘴巴,脸上的那股不服气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到。

    瞧着张斐,张百仁也懒得废话,直接站起身二话不说一步上前将张百义摄拿住,封锁其周身百窍,化作一团烂泥跌倒在地。

    “你下手小心一些,出手轻点!”张斐有些心疼。

    “待我废掉其道功,你们父子有的是时间慢慢啰嗦!”张百仁声音冷酷,张百义眼中露出一抹惊恐:“废我道功?他要废我道功?”

    瞧着张百义眼中择人而噬的火光,张百仁也不多说,直接一掌拍在其头顶百会,摧毁着对方体内的真气。

    废掉道功,必然大病一场,甚至于伤及本源。张斐请张百仁出手,当然不希望张百义伤及本源。对于别人来说,真气等同于性命,但对于练成道胎魔种**的张百仁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甚至于只要张百仁传授张百义道胎魔种**,张百义根本就不用废掉道功,便可化解体内危机。

    只是张百仁会这么做吗?

    道胎魔种乃张百仁自身的根本**,岂会外泄出去?

    张百仁眯起眼睛,感知着张百义体内乱七八糟的气机,顿时摇摇头。

    在其真气内,张百仁感知至少二十股女子的元阴,而且这股气机已经深入骨髓,融入了其三魂七魄,无法剥离。

    在张百义绝望的目光中,自家真气被寸寸瓦解,然后轰然炸开,阳神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震散,化作三魂七魄回归体内。

    “砰!”

    张百仁收回手掌,深吸一口长气:“道功已废,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话也不看张斐,直接走出大门,向着山下而去。

    “张—百—仁,你敢废我道功,坏我修行,我必然与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张百义咬牙切齿,眼中猩红之光流转。

    “啪!”张斐一个耳光抽在了张百义脸上:“你现在就去给我闭关,莫要再练邪功,别逼我抹去你的记忆。”

    “爹——你,你居然和大哥是一伙的!”张百义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啪!”

    张斐又是一耳光抽下去:“还不速去闭关修炼,一切都重头开始。”

    ps:修道第一便是孝,然后便是忠君爱国。自古忠孝两难,民族大义的选择最令人为难!

    大家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