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三十一章 亵渎萧皇后
    杨广闻言顿时面色一变,但面对着张百仁却也不好发作,只是道:“原来如此!张衡此人屡次违背皇命,理应杀之!却是死有余辜。”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杨广,过了一会低下头并不接杨广的话。

    “二次东征,爱卿可有准备?”杨广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道:“东征劳民伤财,百万大军尚且征讨不得高丽,更何况陛下如今大军不足百万。以下官的意思,陛下还是赶紧收手吧。如今大隋饿殍遍地,百姓苦不堪言,天数在人而非虚无缥缈的气运,只要陛下爱民如子,即便大隋气数耗尽又能如何?岂不闻天意民心?”

    杨广闻言坐下,手中把玩着一对玉球,目光炯炯有神:“爱卿应该知道,朕并非半途而废之人。东征已经死去三十万将士,几十万役夫,若就此收手,百万人马的牺牲全都白费了。”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虞世基:“虞大人,你乃天子心腹,大隋存亡于你来说也是休戚共存,你以为陛下该不该东征?”

    虞世基闻言苦笑:“都督这是为难我。”

    “如今当着天子的面,你只需说该不该东征!”张百仁瞪着虞世基。

    杨广闻言也向虞世基看去,虞世基苦笑一声,然后道:“陛下,依照老臣的想法,东征之事可以暂缓,攘外必先安内,如今大隋内部动荡不安,理应平定大隋祸患,在东征也不迟啊!”

    听了虞世基的话,杨广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大隋情况朕如何不知?不过都是一群地痞流寇罢了,想要扫灭不过弹指之间。一群流民又有何足道哉?你等总是说休养生息,朕且问尔等,那些暗中推波助澜之人,会给朕几年时间?朕还有几年时间?”

    虞世基苦笑抱拳一礼:“既然大都督在,那且容老臣说几句。陛下东征,区区高丽弹丸之国,三十万大军足以将其荡平,这次不知为何,居然出了这么大岔子,大隋三十多万将士尽数折损于高丽,陛下只斩杀于仲文,怕不能服众。长此以往,只恐陛下会失去军心。”

    杨广闻言眉头一皱,张百仁诧异的看了虞世基一眼,不曾想这老家后居然有如此胆识。如今杨广军权在握,方才压得门阀世家不得不低头,若有朝一日失去军心,便是大隋灭亡之日。

    “朕自有断绝,二位爱卿不必再议!”杨广一挥手,打断了虞世基与张百仁的话。

    张百仁闻言面色一变:“陛下当真一意孤行?”

    “非朕一意孤行,而是不得不行!”杨广面色难看,脸上满是唏嘘。

    张百仁闻言不语,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虞世基想要开口,但看着闭目不语的张百仁,也只能将话咽回肚子里。

    如今大隋有鱼俱罗、张百仁坐镇,再有百万大军支持,纵使烽火飘摇,也是稳若泰山。不然门阀世家早就开始蹦跶了,若在东征,损兵折将,杨广失去军心,只怕大隋真的危矣。

    但这话虞世基不敢说,他不信张百仁看不到这一幕。

    三人不欢而散,张百仁走出杨广寝宫,听着寝宫内传来阵阵的女子笑声,顿时面色难看了几分。

    “都督请留步!”虞世基开口喊住张百仁。

    “何事?”张百仁心情不佳,懒得敷衍。

    “陛下如今执意二次东征,都督以为如何?”虞世基走过来满面唏嘘道。

    张百仁叹了一口:“又能如何?大隋百姓不知多少饿死,我哪里还有时间去管东征的事情。”

    说完话张百仁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虞世基摇头晃脑,慢慢出了皇宫。

    张百仁一路径直来到永安宫,此时萧皇后正在绣花,花上牵引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明珠,看起来格外引人瞩目。

    “娘娘!”张百仁一路来到永安宫,却不见巧燕。

    “先生气色不佳,快坐下吧!”萧皇后瞧着张百仁,露出一抹奇异之色。

    张百仁坐下,侍女端上一碗茶水,然后退下,诺大寝宫里只剩下张百仁与萧皇后二人。

    “怎么了?”萧皇后看着张百仁。

    “陛下二征高丽,天下必亡!”张百仁斩钉截铁道。

    如今饿殍遍地,民不聊生,再加上徭役,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听闻此言,萧皇后眉头皱起,慢慢放下手中针线:“你所言是真的?”

    “八九不离十,也不知陛下东征意义何在,简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门阀世家虽有损伤,但却谈不上伤筋动骨”张百仁道:“萧家的后路娘娘可曾安排好?”

    瞧着萧皇后那张妖异的面孔,想起上次二人的亲昵,张百仁不由得目光有些火热,在萧皇后身上不断巡视。

    似乎察觉到了那附带侵略性的目光,萧皇后身子略微调整,似乎有些坐卧难安。

    “早就准备好了,萧家如今已经尽数将实力转移地下,若是乱世到来,萧家则隐遁,若天下太平,则重出世间”萧皇后话语淡然。

    张百仁点点头,萧皇后面带绯红,略带恼羞成怒道:“你这混账小子,往哪里看呢!眼睛在敢乱瞄,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

    一边说着,似乎不解气,站起身向张百仁一拳砸来。

    脚步一软,萧皇后的袍子太长,居然踩在了自己的衣袍上,然后向着张百仁跌来。

    当真可谓无巧不成书,张百仁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皇后摔倒,赶忙一步上前将萧皇后报了个满怀。

    触手处软腻温香,张百仁下意识手掌用力一抓。

    一声轻轻低吟,叫人心中火起。

    “你抓疼我了!”萧皇后瞪着张百仁,在其耳边婉转的痛呼一声:“还不快松开。”

    张百仁呆呆的站在那里,瞧着面若桃花,艳丽无比的萧皇后,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将其搂得更紧,双方上下全无空间,紧紧的贴在一起,似乎要将萧皇后揉入自己的身子里。

    “还不快松开!”瞧着张百仁富有侵略性的目光,萧皇后顿时心中一惊,这种目光他太熟悉了。

    挣扎!

    剧烈的挣扎!

    萧皇后力气如何比得过张百仁,一只手掌灵蛇般钻入了萧皇后的衣襟内,握住了一只丰满、软腻。

    “呼!”

    萧皇后轻轻一声低呼,开始使劲的挣扎,可惜这挣扎越加无力,最终瘫软在张百仁怀中,双方倒在一起。

    张百仁上下其手,不多时便扯下萧皇后的外衣,开始不断来回摸索。

    提枪上马

    只听得萧皇后微微一声痛呼,已经挤进去了半个身子。

    “嗒!嗒!嗒!”一阵阵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虽然轻微,但听在张百仁耳中却不下于惊雷,本来正打算一贯到底,却猛然惊醒,连忙拔了出来,开始迅速穿戴衣衫。

    “不对劲!不对劲!”张百仁一边穿戴衣衫,瞧着瘫软在地上,犹若一滩水般,似乎失去了骨头的萧皇后,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起来。

    “似乎又被人算计了,对方这时机掐的可是刚刚好!”张百仁醒了,没有张百仁纠缠的萧皇后也醒了。

    听着已经接近的脚步声,萧皇后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散乱在地的衣衫,钻入软塌内,盖上被子落下帷幔。

    张百仁穿戴好衣衫,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一掌挥出空气中的味道尽数消散。

    “见过娘娘!见过都督!”来人身子不断扭曲,仿佛一个影子般。是一道立体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