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杨素与红拂
    思来想去,张百仁只能无奈感慨一声:“张衡算白死了!”

    瓦岗山不远处

    虬髯客、李靖、张初尘三人围绕在火堆前,一起纵声高歌,好不自在。

    三人一路相伴,游荡红尘闯江湖,倒是逍遥快活,落下红尘三侠的美名。

    就在此时,忽然张仲坚猛然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处密林:“何方高人在此,还请出来一见!”

    泥土翻滚,一位面无表情的人影缓缓自阴暗的密林中走出来,来到了场中。

    “主公!”瞧着那张僵硬的面孔,张初尘顿时惊得魂飞天外,下意识跪倒在地。

    “杨公!”李靖眼中也满是惊骇,失神喊了一声。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你等也都长大了!红拂也练成了药王真身。犹记得当年本官初见李靖时,你还仅仅只是一个孩子。”

    李靖咽了口口水,强自镇定道:“杨公,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本官没说自己活着啊”杨素一双眼睛扫视场中,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虬髯客的身上:“好一条壮汉,就是太丑了!”。

    虬髯客面色抽搐,他自知很丑,但真的在其面前直接被人说出来,还是第一次。

    “杨公已经死了,被人炼制成金尸,不曾想杨公居然投靠了茅山”虬髯客反过来刺激杨素,将那句‘死了’咬得格外重。

    听着虬髯客的话,杨素一双眼睛看向红拂,不搭理虬髯客:“红拂,你应该知道老夫来找你的目的。”

    “还请主公开恩,红拂知错了!若非红拂盗取赤练霓裳,主公也不会身死!”红拂面带悔色:“只是红拂与李靖乃是真爱,还请主公成全。”

    “你生是我杨家的人,死亦我杨家的鬼,从你踏入我杨家大门那一日,你的命运便已经注定了”杨素面无表情,声音阴冷道:“走吧,你有你自己的使命。”

    红拂跪倒在地,却是不语。

    “你若不走,休怪老夫杀了你的小情郎!”杨素一双眼睛看向李靖。

    “不要,我跟你走!”红拂连忙出声。

    “不可!”李靖一把抓住红拂:“我便是死了,也绝对不会叫你进入狼巢虎穴。”。

    虬髯客此时一步上前,挡在杨素身前:“素闻杨公南征北战,战力盖世,不知还有生前的几分本事?虬髯客不才,欲要与杨公讨教。”

    “你这丑八怪也要蹚浑水?”杨素一双眼睛打量虬髯客,一声丑八怪叫虬髯客面容扭曲了一下。

    杨素死后嘴上却不积德,说话叫人恨不能将其一脚踹死。

    虬髯客面色凝重的摆开架势:“区区不才,欲要试试杨公本事。”

    杨素闻言点点头,猛然一掌挥出,卷起道道罡风。

    “砰!”虬髯客猛然后退三步,眼中满是震惊之色:“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杨素不紧不慢道。

    一边李靖、红拂也俱都是瞳孔紧缩,杨素的手段简直超乎众人预料,完全没有僵尸的那种笨重僵滞之感,似乎与生人无异。

    “茅山道什么时候炼尸术这般厉害了?”虬髯客转了转脑袋。

    “茅山道?”杨素怪异一笑,没有解释,再次一拳向虬髯客打来。

    双方接连交手,碰撞了十几个回合后,虬髯客再次后退三步。

    “你虽然在见神中也算是好手,但想要与我争锋却未免太过于自不量力”杨素淡淡的道。

    化作金尸,练成了不坏之体,虽然失去了气血的力量,但却有不坏之体为之加持,杨素修为简直不可思议。

    比人类见神武者高一些,但却及不上那些踏入至道门槛的武者。

    而且僵尸虽然不修气血,但却有术法神通为之加持,见神武者根本就无发破开其金身。

    虬髯客眼中杀机流转,猛然一掌推出,卷起层层波澜,向杨素周身百窍打去:“我就不信你没有什么破绽。”

    破绽?

    金尸确实没有什么破绽。

    金尸的身体比之佛家金刚不坏之身更上一层楼,更何况杨素乃武道大家,一身修为、本事简直无可估量,自家化作金尸后,自然要琢磨出一套锤炼身体的法门。可以说与寻常金尸相比,杨素强大的太多。

    寻常金尸顶多与见神武者抗衡不落下风,毕竟僵尸手脚僵硬,及不上生人灵活,双方打斗在在一起,自然要落入下风。

    “砰!”

    “砰!”

    “砰!”

    一阵阵罡风卷动,周边大树纷纷化作齑粉。

    一边李靖与红拂咬牙切齿,惊心动魄,却无法插手战局。

    这是属于见神武者的战场,就算易骨大成武者也绝对无法插手其中。

    杨素眼中杀机缭绕,一拳打在虬髯客的胸口。

    这一拳虬髯客终究是防备不住,撞断了几棵大树,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嘴角逸散出一丝丝血渍。

    “念你见神不宜,老天有好生之德所以留你一命,你还是速速退去吧!”杨素看着虬髯客,露出一抹感慨。

    “路见不平,自然出手相助”虬髯客咬着牙齿。

    “路见不平?”杨素笑了,一双眼睛瞧着虬髯客:“何为路见不平?红拂自幼被我收养,若非本公,怕早已饿死,在其身上本官花费无数天才地宝,数不尽的灵药,自从他入我杨府的那一日,便已经是是我杨府的人了,身上烙印着我杨府的印记,本公将其带回去,哪里有什么不平?”

    虬髯客无语,死死挡在红拂与李靖身前:“只是不能叫你将红拂带走!杨公已死,身前之事何必眷顾,还是安心修炼,早日证就旱魃大道,免得被道家之人发现踪迹,斩妖除魔了。”

    “牙尖嘴利!”杨素冷冷一哼,也不多说,瞬间一拳轰出,再次向虬髯客拿去。

    “砰!”

    “砰!”

    “砰!”

    空气不断炸开,十几招后虬髯客一掌打在杨素胸口,却见杨素面无表情,身子摇了摇,然后一拳落在虬髯客心口。

    “砰!”

    杨素毫发无伤,虬髯客却被杨素打散心头气血,躺在地上提聚不得力气。

    “若非看在你几次相助大都督,老夫定然要取你性命!”杨素自虬髯客身前走过,来到了红拂身前:“红拂,随我走吧!”

    “还请杨公开恩!”李靖战出一步挡在红拂的身前。

    “看在贺若弼与韩擒虎的面子上,老夫不与你计较,还不速速让开!”杨素瞧着李靖,眼中闪过一抹恼火。

    李靖闻言只是苦苦哀求:“杨公!求你……。”

    “砰!”

    话未说完,已经被杨素一脚踹飞。

    “李靖!”红拂一声惊呼,翻身来到李靖身前,连忙将其扶住。

    “你没事吧?”红拂面带焦急之色。

    “咳咳咳”李靖一阵剧烈咳嗽,不断有鲜血呕出。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传来,此时杨素来到了二人身前。

    “还请主公手下留情!”红拂瞧着杨素,苦苦哀求跪倒在地。

    “本公在等你选择,你若不随我走,我便斩了这小子,拿去炼成僵尸!”杨素冷然一咧嘴,皮肉一笑。

    “奴婢愿意随主公走!”红拂看着口中喷血的李靖,倒地不起的虬髯客,赶忙上前行了一礼,应了杨素的话。

    “走吧!”杨素点点头,转身向着黑暗处走去:“你与李靖本身便是错误。”

    “红拂,你不能走!”李靖努力的伸出手欲要抓住红拂的衣袖。

    红拂盯着李靖,两行清泪滑落,然后猛然一甩手,随着杨素走入密林内。

    她不走,李靖与虬髯客只能死!

    张百仁绝对不知道,历史在这一刻为之改写。